曼联女足陷入崩溃边缘,主力纷纷离队,新老板轻视女足恐噩梦重临

全文2749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曼联女足近期面临主力球员纷纷离队,新老板拉特克利夫对女足部门的轻视引发争议。

02一年内失去半队主力的曼联女足,再次陷入危机,新老板的话尽显对女足部门的轻视。

03然而,英格兰女足在2022年夺得欧洲杯后,发展呈飞跃式进步,但仍欠缺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架构。

04雷丁女足自降戊组,再次迎来发展分水岭,球队内部问题导致女足成为牺牲品。

05专家呼吁女足从男足中独立出来,成立新监管和管理机构,以脱离国际足协管辖。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曼联女足自从2018年重新成立,曾一步步向顶级联赛冠军之路迈进。当英格兰赢得2022女子欧洲杯,表现出色的曼联女足门神玛丽·厄普斯(Mary Earps)、前锋阿莱西亚·拉索(Alessia Russo)、中场艾拉·图恩(Ella Toone)一起成为国家新英雄。
2022/23赛季三人领曼联女足力争女子英超(WSL)锦标,到最后阶段才被切尔西赶过,仍夺得球队史上最佳的WSL亚军。球队看似蓬勃发展,去年夏天毫无预兆下放走阿莱西亚·拉索,联赛只得第五,失落欧冠资格,今年夏天不止连玛丽·厄普斯也离队,队长凯蒂·泽勒姆(Katie Zelem)、西班牙国脚卢西娅·加西亚(Lucía García)亦确定告别曼联,有传首席射手尼基塔·帕里斯(Nikita Parris)也将随三人之后离开。
曼联女足一年内由争冠球队打回原型,新老板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一句话尽显对女足部门的轻视,情况一如近二十年前格雷泽入主曼联时的一席话。主力星散,曼联女足再次陷入危机。
图片
门神玛丽·厄普斯告别曼联,话中藏玄机?
玛丽·厄普斯被公认为现役女足最佳门将,她多次盛传离队,跟曼联的续约谈判足足持续两年仍无果,终在周六宣布离队。她在Instagram写下长文告别效力5年的曼联,当中一句“球队正在经历转型期,不幸地,时机上未能跟我当下生涯发展同步,因此我认为现在是正确时间作出转变,迎接新挑战”,令外界猜测曼联女足会迎来什么转变。
图片
上季阿森纳曾开出破世界纪录转会费企图撬走玛丽·厄普斯,曼联拒绝出让,今次她转投法国球队巴黎圣日耳曼(PSG),保证会有欧冠踢。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指,曼联向她开出的续约条件,甚至比PSG更理想,因此玛丽·厄普斯是基于足球理由而离开。
一年内流失半队主力,曼联女足陷危机?
由去年夏天的阿莱西亚·拉索、安娜·巴耶(On Batlle),到今年夏天的队长凯蒂·泽勒姆、卢西娅·加西亚和玛丽·厄普斯,加上尼基塔·帕里斯预料亦会走,曼联女足一年内已失去半队主力。阿莱西亚·拉索2021/22、2022/23连续两季是曼联首席射手,阿森纳曾以破纪录转会费求售,被曼联拒绝后,去年夏天恢复自由身,免费加盟阿森纳这支争冠对手,玛丽·厄普斯也是获阿森纳报价遭拒,继而约满离队,分别只是目的地不是阿森纳而是PSG。
尼基塔·帕里斯是2023/24赛季的首席射手,如果连她也离开,阵中最大牌球星只余下自小已是红魔球迷的艾拉·图恩。女足球员薪资远低于男子足球员,合约年期亦偏短,因此每到赛季完结便大换血,并非匪夷所思的事,可是像曼联女足这样的顶级球队短时间内失去这么多主力,情况仍是较罕见,而入主曼联足球部门的新老板拉特克利夫,日前受访竟指曼联女足未来计划“有待确认”,以及卡灵顿基地因装修所作出的场地安排,均反映球队如何轻视女足。
曼联新老板一句话激怒全世界
拉特克利夫接受彭博社(Bloomberg)访问,大谈曼联未来发展,对于男足方面滔滔不绝,当记者问到他会为曼联女足做什么,他的回应竟是:“嗯他们刚赢得足总杯”,记者随即再追问,曼联是否会仿效切尔西,为女足引入新投资者,拉特克利夫说:“我们暂时未为女子足球队(的未来发展计划)去到这个程度的细节”(We haven't really got into that level of detail with the women's football team yet)。
图片
他之后说出一句:“我们目前颇为集中解决一队(当然他所指的是男足)的问题……这是(入主)头六个月以来的全职工作。”记者再问他,女足发展计划是否“有待确认”(TBC),拉特克利夫仅回答:“正确”。
拉特克利夫早前已因5月缺席女子足总杯决赛,而饱受批评,那是曼联女足2018年正式再度成立以来,首个主要冠军。当日他选择提早4小时到老特拉福德,入场见证男足0-1不敌阿森纳,也不前往支持女足捧杯。今次他在访问中开口讲到明未为女足作任何计划,尤其言谈间都以“一队(first team)”为重,而“一队”自动等如曼联男足,可见他完全无视女足,再次惹怒球迷。
红魔训练基地大装修女足成牺牲品
拉特克利夫不止言谈间轻视曼联女足,球队卡灵顿训练基地大装修,首当其冲的又是女足。事缘曼联投资1000万英镑兴建的女足及青年军大楼去年落成启用,不过2024/25赛季由于卡灵顿内的男足室内设施大翻新,男子队会获得大楼优先使用权,女足将被迫迁入一座临时大楼。
图片
曼联斥5000万英镑为男子一队大楼换上“世界级足球设施”,工程料横跨整个2024/25赛季,女足部门再次成为牺牲品。女足和青年军大楼让出给男子一队使用,女足迁入卡灵顿一座临时大楼,引来部分职球员不满,英国《卫报》引述一位接近曼联女足大军消息人士称,这个决定加深曼联越来越不重视女足的感觉。
格雷泽入主后曾解散女足
为什么上文对曼联女足成为牺牲品,前面添上“再次”?事关红魔新老板拉特克利夫对女足的轻视,不禁令人想起美国商人格雷泽(Malcolm Glazer)2005年完成收购曼联后,认定女足“并非核心业务”和“无法获得营利”,2001年以曼联官方伙伴( official partnership )形式成立的曼联女足,正是在2005年解散。
图片
直到2018年曼联女足才重新成立,好不容易熬到今时今日,赢得足总杯这项成立以来首项重要冠军,却再次遇上毫不重视女足的另一位新老板。明显地,球队内部对女足的轻视,一定程度上是主力相继离队的原因。
雷丁女足自降戊组,再迎发展分水岭
英格兰女足2022年捧起欧洲杯之后,当地女足发展呈飞跃式进步,无论是投放的资金和资源,社会大众和商业品牌对女足和相关球员的关注程度,各级女足赛事入场人数,以至球员的收入,均获得相当幅度提升,可是至今仍欠缺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架构-女足球队往往跟男足挂勾甚至挂单,坏处就是一旦球队内部有任何变动,惯常会率先拿女足来开刀,曾多年在顶级联赛作战的雷丁女足,就是近期最佳例子。
图片
雷丁是英格兰其中一支有相当历史的女足球队,2006年成立,2016年升上顶级联赛WSL,此后连续多年是WSL中坚份子,2017/18赛季获得四名,之后两季得第五,直到2023/24赛季才降至女子英冠作赛。可是随着球队近年陷入财困,女足在降级至英冠后改以“兼职模式”(part-time model)营运以节省开支。她们在英冠成功保级,依然难逃再次被牺牲的噩运。
盼独立于男足免受“男足因素”影响
雷丁男子队仅在第三级别的英甲挣扎,女子队就算降至英冠,对比下仍较男足高一级。为进一步节省开支,雷丁日前突然解散女子队,并向英格兰足总申请降级至第5级别,以最低成本由零开始。雷丁这样做,当然源于球队本身陷入严重财困,同时也是因为女足资源完全来自球队,没有一盘跟男足独立的帐目与预算,事态去到一个关口,必定先求保住男足,女足便会成为牺牲品。这宗显然是个别例子,不过就算是曼联,也曾有过格雷泽入主后解散女足的事例,而拉特克利夫对女足的轻视,或再次成为曼联女足陷落的分水岭。
图片
女足与男足由踢法、风格、观赏角度以至意识形态均截然不同,不少声音均希望女足从男足中独立过来,甚至成立新监管和管理机构,以脱离国际足协管辖。英格兰率先踏出这一步,成立全新女足营运机构NewCo,并在2024/25赛季开始负责营运女子英超及英冠两级别女足联赛,不再由英格兰足总负责。这会是个好开始,然而个人认为,球队层面也应当如此,女足球队才可按照各自成长步伐和需要发展下去,不用再受球队内部问题以至老板喜恶那样荒谬的“男足因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