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侯先光:翻开远古生命演化证据的40年

40年前的7月1日,随着侯先光在澄江帽天山西坡敲下的“惊天一锤”,一扇洞察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大门被从此叩开;12年前的7月1日,澄江化石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首个且亚洲唯一的化石类世界自然遗产。
云南网记者专访了这位年过古稀的教授,当他谈起40年前的点点滴滴,仍然记忆犹新。展望澄江化石地未来的保护和发展,侯先光也有了新的看法。
40年前:在澄江帽天山的“一锤定音”
“那是个礼拜天早上,天空下着小雨……”1984年7月1日,侯先光登上云南玉溪市澄江县(今澄江市)境内的帽天山,在不知敲开了多少块石头后,忽然,一枚栩栩如生的纳罗虫化石出现。
“那一刹那,空气似乎静止了,我呆呆地看着标本,手在抖。”至此,生物界5.18亿年前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秘密呈现在世人面前。
记者:作为发现者,回顾这40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侯先光:非常激动。我的激动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科学意义,也包括发现之后许多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比如说2012年,澄江化石地被评为中国乃至亚洲唯一的化石类世界自然遗产,并建起了澄江化石地世界遗产自然博物馆,这一发现给许多人创造了就业机会,也给地方上带来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深远影响。
记者:从发现化石到正式对外公布的近3年的时间里,您做了哪些工作和努力?
侯先光:准确来讲,这三年是我在从事古生物研究工作中最繁忙的三年。因为这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喜悦的同时也感到压力很大,需要我尽快拿出成果。成果如何高质量高水平地发表,如何向外界显示出它的科学意义也很重要。在这三年间,我不停地在野外采集化石,采完化石就回去研究,大年三十、初一,每个礼拜天都是在加班加点工作。直到1987年,围绕这一重大发现已经发表了6篇文章,我们才正式对外宣布发现澄江化石群。现在回想起来,正是这三年的压力和成果,奠定了我沿着科研之路走下去的坚实基础。
记者:在这40年里,澄江化石地的发现对世界生物学界的研究方向产生了哪些影响?
侯先光: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国际上科学家就已经在报刊中作出了明确的评价,澄江化石地的发现改变了科学家对于早期生命演化的传统观点和认识。随着科学的时代发展,年轻一代科学家通过对先进仪器、先进技术的利用,在我们奠定的基础上取得了更多重大成果,做到了不少我们以前没有做到的事。相信未来,研究会不断取得突破。
40年间:攀登“科学的大厦”不停歇
科学路上从不平坦,只有勇者不畏崎岖。
虽然把自己的工作称为“敲石头、找化石”,但侯先光从未觉得日复一日地从事这项研究是枯燥的。“我每天都抱着希望去发现重要的化石,所以每天工作都非常紧张、非常累,也每天都精神焕发地投入工作中。”
在全世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澄江化石地已发现了20余个门类、300余种寒武纪珍稀动植物化石,且80%属于新种,几乎所有的现生动物的祖先都能够在这里找到。
记者:对澄江化石地的研究在您看来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侯先光:化石是被压扁的,我们只能看到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对于它完整构造的认识非常困难,到现在为止发现的300余个物种,绝大部分连50%都认识不到。有科学家评价澄江生物化石群“永远是科学的大厦”,对于它的研究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这样地研究会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因此只能以标本为依据,通过大量的采集来推动研究。
记者:未来对于澄江生物化石群的研究,您有什么展望?
侯先光:对澄江生物化石群的研究不仅产生了成果,也带来了不少争论和杂音。如何通过不同的思路以及对新技术、新仪器的利用,来更加深入地进行研究,从而减少消除这些杂音,我想这是未来努力的一个方向。
记者: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该学科前沿的一些技术?
侯先光:比如说原来只是用在医学上的CT,如今应用到了化石研究上。因为化石是掩埋在石头里边,通过CT就可以使得化石里的构造,无论深浅,用立体的形式揭示出来,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记者:您觉得澄江化石地的发现对云南有什么意义?
侯先光:澄江化石地的发现为我们国家,特别为云南增加了一个世界自然遗产。同时随着不断地深入研究和重新认识,它将会对当地经济、社会和科研都带来越来越大的积极影响。
记者:澄江化石地的发现对您个人带来了哪些改变?
侯先光:它改变了我的人生,改变了我的研究方向,形成了一个新的学科。同时依托这座科普的基地,我相信也会给所有人带来影响和变化。
记者:您对想要从事,或是正在从事古生物研究相关工作的年轻人有什么样的建议?
侯先光:我最想说的建议就是要奋发图强、戒骄戒躁。首先你心里要立下一个目标,然后分出途径来达到这个目标,在进行的过程中肯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问题和不如意,所以要有较强的心理素质来承担这些。遇到困难了也不要太气馁,不要就忘掉定下目标,取得成绩的时候也不要得意忘形。
记者手记
40年后:因化石而带来的改变
在美丽的抚仙湖畔,坐落着中国首个、亚洲唯一的古生物化石类世界自然遗产——澄江化石地。澄江化石地世界自然遗产博物馆就建在澄江化石地遗址上。
2020年8月,历时6年打造,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开馆。馆内收藏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珍稀古生物化石标本和现生动物标本6万余件,通过VR、智能体感互动、4D影院等前沿科技,用时间线串联以及情景再现的手法生动呈现了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大格局和大景观。
这里的每一块化石都是一本沉睡的历史书,它们是时光的见证者,是历史的记录者。
 (记者:李洁 胡津滔 孙寅翔 海报:李佳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