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法国在挑战中迎接“等了一个世纪的盛会”

全文3661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7月26日,法国将迎来等待了一个世纪的盛会——巴黎奥运会,然而国民议会选举的第二轮投票将于7月7日举行,极右翼政党可能引发骚乱。

02法国政府采取多项措施强化安全保障和提升公共服务质量,与多国情报机构加强合作,以应对恐怖活动和防止公众骚乱。

03与此同时,巴以冲突和俄乌冲突的阴霾笼罩着奥运会,法国政府需采取适当措施谨慎应对。

04尽管面临挑战,法国各界对成功举办奥运会和残奥会仍充满期待,认为这将是一场“愉快的盛会”。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派记者 于超凡 环球时报记者 陈子帅 李萌】编者的话:7月26日,法国将迎来“等待了一个世纪的盛会”——巴黎奥运会。《巴黎人报》日前报道称,在未来一个月,法国民众的“心脏将随着奥运会的节奏而跳动”。然而,在巴黎奥运会开幕前19天,也就是7月7日,法国将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的第二轮投票,极右翼政党如果大胜可能引发骚乱,这些问题叠加法国部分民众对举办奥运会的不满,或令法国国内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与此同时,笼罩在此次奥运会上空的还有巴以冲突以及俄乌冲突的阴霾,各国民众对相关冲突立场不一,这需要法国政府采取适当措施谨慎应对。虽然挑战重重,法国各界对成功举办奥运会和残奥会仍充满期待,认为这将是一场“愉快的盛会”。
图片
法国巴黎,装饰着奥运五环的埃菲尔铁塔(IC Photo)
“主要风险是公众骚乱”
法国正努力以最好的面貌迎接八方来客,给多个地标建筑换上了“奥运限定装饰”。6月28日,残奥会的三色标志被悬挂在巴黎地标性建筑凯旋门面向香榭丽舍大街的一侧。6月上旬,一座重达30吨的巨型奥运五环标志被稳稳吊装在埃菲尔铁塔的一层和二层之间。奥运五环夜晚会与埃菲尔铁塔一同被点亮,成为巴黎最亮眼的视觉中心和国际游客“不可错过”的打卡地点。巴黎奥组委主席埃斯坦盖表示,法国是第一个同时突出展示残奥会标志和奥运五环标志的东道国,“每个人都可以在巴黎中心看到它们”。
法国官方表示,奥运场馆建设正按计划进行,法国将在近期做好迎接上千万观众和游客的准备。《环球时报》特派记者发现,从法兰西体育场到王子公园球场,从特罗卡德罗广场到阿迪达斯竞技场,大部分赛事场地和观众看台搭建正处于收尾阶段,部分场地仍用栅栏围拢,并挂着写有“工地:公众禁入”字样的指示牌。
《环球时报》特派记者还看到了巴黎在迎接奥运过程中的巧思。在巴黎地铁内的站牌上,原有的站名旁用贴纸标注了该站附近的奥运场馆,甚至配上了场馆的图片,观众可以轻松地找到观看赛事的目的地。在法国国民议会所在的波旁宫的石阶上,艺术家佩尔博斯为奥运专门制作的6尊维纳斯雕像创意十足,古罗马神话中的女神在这里化身篮球、拳击等运动的爱好者。
不过,就在法国积极准备迎接各国宾朋的喜庆氛围中,也存在一些担忧。巴黎奥运会开幕式将于当地时间7月26日举行,而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二轮投票将在7月7日举行。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及其盟友在第一轮投票中大胜,这在法国数地引发了抗议活动。在里昂,部分抗议者打砸店铺、焚烧垃圾桶,并与警察发生冲突。
“笼罩法国的政治不确定性给巴黎奥运会带来的主要风险是公众骚乱,这可能会影响本已捉襟见肘的安全服务。”国际奥委会(IOC)前营销主管佩恩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在奥运会火炬的传递过程中,法国政界和各地的支持程度表明“奥运会本身不会陷入任何政治交火”,但如果一部分选民对国民议会选举结果不满,那就另当别论了。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法国发生了多起安全事故。3月中下旬,法国多所中小学受到恐袭威胁。5月14日,押运毒贩的囚车在法国北部遭持枪袭击,造成两名狱警身亡。甚至在巴黎市中心,也出现了持枪闯入商铺抢劫的恶性事件。此外,并非所有法国人都对这一体育盛事持欢迎态度。5月21日,法兰西岛大区的轨道交通和短途火车临时停摆,法国国家铁路公司等企业职工举行罢工,抗议巴黎奥运会期间的奖金水平低于预期。同一天,在巴黎机场的部分员工也响应罢工号召,机场员工工会声称“当前员工数量不足以应对旅客数量的增长和服务质量要求的提升”。巴黎市民对奥运期间公交地铁的大幅涨价也是抱怨声不绝。
北京外国语大学欧盟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崔洪建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国民众对巴黎承办奥运会有着不同的反应。一些人可能会批评政府没有将资源和精力投入到更应关注的领域。随着不确定性的增加,国民议会选举结果和民众反应可能会相互影响。如果选举确实对奥运会举办的环境和服务产生了负面影响,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民众的不满,形成一种负面循环,可能会导致抗议的发生。这些抗议可能由有特定目标的群体发起,但之后可能会吸引越来越多具有不同目的的人参与。
不过,IOC另一名前营销主管伯恩斯表示,虽然法国国内的政治动荡确实会给奥运会的安全规划增加难题,但政府对此应该有预案。他对法国安全部门有信心,“法国当局在处理公众骚乱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对于即将到来的奥运会,法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多项措施以强化安全保障和提升公共服务质量。从技术角度来说,内政部在巴黎部署了先进的监控系统和数据分析系统,确保实时发现各种安全威胁。此外,奥运村及比赛场馆周边区域已增设了多个检查点,以严格控制人员和车辆进出。法国政府还与多国情报机构加强合作,以交换信息和协调对恐怖活动的预防措施。
至于可能发生的政府换届,伯恩斯和佩恩都认为,会有新部长上台,但这不会对奥运会产生影响。佩恩强调,奥运会中所有涉及政治家的重大决定,如基本建设、场地选址、环境规划等,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了,现在已经到了奥组委等发挥主要作用的时候。
“30多年来最复杂、最敏感的国际局势”
法国人顾拜旦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起人。现代奥运会出现以来,法国已顺利举办五届奥运会,包括1900年巴黎夏季奥运会、19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等。可以说,法国有着丰富的奥运承办经验。不过,在许多法国民众看来,法国因举办奥运会而面临的挑战远超以往,其中之一就是国际地缘政治冲突。 “从俄乌冲突到巴以局势,奥运会之前的地缘政治局势,构成了30多年来最复杂、最敏感的国际局势。”佩恩这样说。据“德国之声”6月24日报道,巴勒斯坦奥委会主席拉朱卜希望禁止以色列参加奥运会。他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第一次明确提出这一要求,强调以色列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在新一轮巴以冲突中在加沙地带杀害了大约300名运动员和体育官员。拉朱卜还表示,加沙的所有体育设施都被摧毁,一些体育场馆被用作“逮捕和调查的中心,以及以可耻的方式羞辱人民的中心”。以色列奥委会主席阿拉德拒绝了“德国之声”的采访请求。
据媒体报道,阿拉德此前透露,该国计划派大约85人参加巴黎奥运会,而巴勒斯坦预计将有6至8人参加。法国政府支持以色列参加奥运会,但一些亲巴勒斯坦的抗议者近期聚集在巴黎奥组委总部附近,要求禁止以色列参加比赛,紧张局势继续升级。《耶路撒冷邮报》7月2日称,随着巴黎奥运会的临近,包括NBA前球星阿卜杜勒·瓦哈德等在内的一些人士认为,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以及白俄罗斯都被禁止参加奥运会,但以色列没有被“一视同仁”。
国际奥委会此前宣布,俄罗斯、白俄罗斯运动员必须以“中立”身份参赛,并被禁止参加于7月26日举办的开幕式运动员游行,奥运会比赛现场也将不会奏响两国国歌。据俄媒4月报道,由于各类限制,最多有55名俄罗斯运动员能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尽管俄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但仍未宣布抵制本届奥运会。不过,俄罗斯柔道联合会在6月底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宣布决定抵制此次赛事。乌克兰《基辅独立报》报道称,乌体育部及奥委会建议该国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与俄罗斯、白俄罗斯运动员保持距离。这说明双方在奥运会举行之前就已经出现剑拔弩张的态势。
为缓和紧张氛围,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提出在奥运会期间实现“奥林匹克休战”的构想,赢得了包括中国和国际奥委会在内的多方支持。奥运停火愿望能否达成尚不明朗。俄方此前表示,基于俄运动员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莫斯科将不会响应上述停火呼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李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奥运会作为展现人类团结和国际合作的契机与平台,理应保持其中立性、公益性,但正因其巨大的全球影响力,也屡屡被用作政治博弈的工具。无论是将政治恩怨施加于运动员身上,还是借奥运会制造事端以达成某种政治诉求,都不符合奥林匹克精神,也应受到谴责和反对。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赵永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巴黎奥运会被政治化可能很难避免,但马克龙政府会尽可能将这一政治化程度降到最低。法国在外交方面的能力突出,能够把握好国与国关系的分寸,相信法国有能力处理这些问题。
“将是一场愉快的盛会”
“我有责任让奥运会成为所有法国人民庆祝和团结的时刻。”埃斯坦盖表示,虽然一切尚未完全准备好,但奥运会正变得越来越具体,法国民众对此感到兴奋。这位法国体育官员认为,法国有能力应对各种挑战,巴黎将利用奥运契机向世界展示法国最美丽的面貌。他否认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结果或潜在的政府更迭会影响奥运会的举办,认为奥运会采用的“国家、大区、市、奥组委以及社会”的共同治理模式能够有效应对政治变动的干扰。
奥运会有望为巴黎地区带来积极经济影响。巴黎一家酒店的经营者奥利维尔对《环球时报》特派记者表示,巴黎市区奥运会期间的酒店“一房难求”。5月以来,他经营的酒店预订量达到去年同期两倍,“奥运让法国经济重现活力”。
法国利摩日大学体育法律和经济中心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从中长期来看,奥运会将为法兰西岛大区带来近90亿欧元的经济效益,建筑和旅游行业将成为最大受益者。巴黎工商会主席马琳鲍姆认为,奥运会将留给法国长远的经济遗产,促进中小企业的发展,为巴黎地区带来大量就业机会。作为巴黎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文化娱乐业也将从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受益。
“这将是一场愉快的盛会。”伯恩斯对法新社表示,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和国家知道,世界各地的游客都来这里参观,这种程度和强度即使对巴黎这样的全球旅游城市来说也是不同的。他以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为例说,当时举办国整个国家突然停止了对奥运会的抱怨,在整个奥运会期间成为奥运的宣传者,就连出租车司机、服务员和记者这三类“舆论晴雨表”人群也不例外。“大联欢的派对不会被破坏,派对还会很美丽。我会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说:‘来吧,因为巴黎是一座永远自由的城市。’”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对奥运会的顺利举行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