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人在印度踩踏事件中死亡,组织活动的“大师”被曝光

全文1369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印度北方邦哈特拉斯区Phulrai Mugalgadhi村发生踩踏事件,造成121人死亡,其中大部分为女性和儿童。

02事发地为高速公路旁边的露天场所,当地一位灵性大师Narayan Sakaar Hari主持了一场印度教集会活动。

03警方初步调查显示,活动临近结束时信众涌进庙内,试图近距离接触大师,导致场面混乱和踩踏发生。

04由于活动参加人数远超当局允许的范围,组织者将面临严惩。

05印度总理莫迪对遇难者表示哀悼,并为死者的第一直系亲属提供20万卢比抚恤金,受伤者得到5万卢比补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界面新闻记者 | 陈升龙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据印度当地媒体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024年7月3日,北方邦哈特拉斯区Phulrai Mugalgadhi村的踩踏事件造成121人死亡,其中大部分为女性和儿童,最终数字有待进一步确认。这是近20年来最严重的此类悲剧。邦政府已就此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
一天之前,一场印度教的集会活动由当地一位灵性大师Narayan Sakaar Hari在这里主持。事发地是一个高速公路旁边的露天场所,位于首都新德里东南方向约200公里处。
警方公布的初步调查显示,活动临近结束时信众们涌进庙内,试图近距离接触大师。附近临时搭建的帐篷两侧为倾斜的排水沟,场面混乱之际不断有人跌入沟里,最终酿成惨剧。2022年“万圣节”期间韩国商业区也发生过类似事故,漏斗状的下坡路触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154人死亡。
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视频片段显示,悲伤的家属们在医院里痛哭,旁边躺着几具裹着白布的尸体。
活动参加人数远超当局允许的范围,被认为是踩踏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CNN援引北方邦政府首席秘书辛格(Manoj Kumar Singh)的话称,组织方报备的人数为“8万左右”,但警察反映实际规模可能达到25万。辛格表示责任全在组织者一方,他们将面临严惩。
地方治安官阿希什·库马尔(Ashish Kumar)透露,当时有约40名警察在外部维持秩序,场所内则由组织者自行负责。
当天傍晚,总理莫迪在议会会议上对遇难者表示哀悼。“总理全国救助基金”将为死者的第一直系亲属提供2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7412元)的抚恤金,受伤者则可以得到5万卢比(约合人民币4353元)补助。而反对党国大党领袖帕万·赫拉(Pawan Khera)则指责印度人民党领导的北方邦政府没有做好预案,以及提供充分的医疗支持。
印度许多宗教场所年久失修,周围空间狭窄,由私人组织的大型集会更容易发生踩踏等惨剧。2005年,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曼达德维神庙(Mandhardevi temple)踩踏事件就造成了340多人死亡。
图片
(资料图)此次活动主持人Narayan Sakaar Hari大师往往以西式形象示人。
与此同时,警方正在寻找事发后迅速离开现场的Narayan Sakaar Hari。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等当地媒体报道,这位大师是北方邦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在当地警察局从事情报工作,服务17年之后转而投身于布道事业,坚持每周二举行活动,每次至少都有数千人参加。期间,部份信众充当志愿者,组织方还会发放食物和饮料。
根据信众的说法,Narayan Sakaar Hari是自我开悟,没有导师指引,他在全印度拥有数百万信众,主要集中在北方邦西部、北阿坎德邦、哈里亚纳邦、拉贾斯坦邦和德里的贫困地区。印度总人口超过14亿,其中印度教教徒占80.5%。
与其他印度教大师不同,Narayan Sakaar Hari远离社交媒体,在网络上的公开资料甚少。在进行宗教仪式期间其本人不穿传统长袍,而是以西装、领带、墨镜的西式形象示人。他没有子女,每次出席活动时都会带着妻子。
另外,Narayan Sakaar Hari还和政府官员维持着良好的关系。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封控期间,Narayan Sakaar Hari曾因坚持举行大型集会而被受到起诉。
印度社会发展基金会创始人拉瓦特(Vidya Bhushan Rawat)于7月3日撰文提醒,过去30年里“这种带有政治目的的大师”越来越多。他还举了宗教组织头目古尔米特·拉希姆·辛格(Gurmeet Ram Rahim Singh)为例。2017年,这位“社会福利和精神组织”的领导人被判强奸罪成立而引发骚乱,造成31人死亡、300多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