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首唐诗、4首宋词,巅峰对决。8首离愁苦恨闺怨诗,谁更胜一筹?

图片
有道是“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个飘零在外头?”
在古代,有几家夫妇在屋檐下同床共枕,又有几家漂泊无依的游子浪荡在外头?
古代社会,男女有别,各司其职,男主外,女主内。女子留守家中,养儿育女,奉养公婆,操持家务,里里外外一肩挑,忙忙碌碌不停歇。
男人多数外出求学建业,远走他乡,滞留天涯。他们离家千里万里,留下女子独守空房,留给女子无限相思。
每一个失眠的夜晚,都会激起女人们内心的惆怅和痛苦。她们用心,用情,用意抒写无数的苦恨离愁,情意凄恻,感人肺腑。
4首唐诗VS首宋词,巅峰对决。8首苦恨离愁闺怨诗,谁更胜一筹?
图片
【唐诗闺怨】
——01——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
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不信妾断肠,归来看取明镜前。
——唐·李白《长相思·其二》
这是一首乐府诗,写一位闺中思妇从日落黄昏到明月当空,独自在庭院中抚琴,寄托相思。
夕阳西下暮色朦胧,花蕊笼罩轻烟,月华如练,我思念着情郎终夜不眠。柱上雕饰凤凰的赵瑟,我刚刚停奏,心想再弹奏蜀琴,又怕触动鸳鸯弦。
这饱含情意的曲调,可惜无人传递,但愿它随着春风,送到遥远的燕然。忆情郎呵、情郎他迢迢隔在天那边,当年递送秋波的双眼,而今成了流泪的源泉。您若不信贱妾怀思肝肠欲断,请归来看看明镜前我的容颜!
诗人虽不是女子,却能刻画如此生动、细腻的女子形象,就好像曹雪芹不是女人,却能读懂天下形形色色的女人一样。我想,世间无论男女,也许不必太多的在意付出,只要能真正的读懂对方,此生足矣!
图片
——02——
独上小楼春欲暮,愁望玉关芳草路。
消息断,不逢人,却敛细眉归绣户。
坐看落花空叹息,罗袂湿班红泪滴。
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
——唐·韦庄《木兰花·独上小楼春欲暮》
这首词写思妇对远征人的怀念。
春天将尽,柳絮飘绵,独守空闺的少妇春愁缭乱。提着倦慵的步履独自走上小楼,双眉不展,痴痴地望着蜿蜒曲折地通向玉关的小路,路边萋萋芳草益发引动了她念远的情思。古诗云:“春草兮萋萋,王孙兮不归”;“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芳草天涯正是离恨的象征、盼归的媒介。
然而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远方的消息仍是杳如黄鹤,于是她的希望又变成泡影,只好锁着眉头,又悻悻怅然回到闺房之中,尽管是锦帐绣帘也令人难耐难栖
她寂寞地坐看着庭院中的落花,眼泪不觉又流了下来,沾湿了衣袖,滴湿了衣襟。从此地到玉关中间隔着万水千山,白天未曾走过的路,即使入睡后梦魂想去寻找他,也因不识去路而不知该怎样去寻觅。
诗人故意以这种带有很大或必然性的推理来表现人物思远的无可奈何的心情。她在梦中也不能与良人相会,这就更表现出她的孤独和寂寞。
图片
——03——
莺啼燕语报新年,马邑龙堆路几千。
家住层城临汉苑,心随明月到胡天。
机中锦字论长恨,楼上花枝笑独眠。
为问元戎窦车骑,何时返旆勒燕然。
——唐·皇甫冉《春思》
这首诗题为《春思》,写了一位出征军人,在家独守的妻子。在明媚的春日里对丈夫梦绕魂牵的思念,以及对反侵略战争早日胜利的盼望。
莺歌燕语预报了临近新年新年佳节,这是亲人团聚的时辰。在那遥远的边关,从征的亲人却不能享受这宁静,无法得到这温情。
良辰美景,未必便能带来欢乐;温柔乡里,最易惹动离情。诗中的女主人公虽然目睹京畿的繁华与和平,却是“心随明月到胡天”,早巳飞到丈夫的身边。
关河万里,能隔断人的形体,却隔不断心灵的呼唤,而作为心灵交通媒介的,大概只有那普照万方的明月了。
为了寄托无穷的思念,女主人公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仿照古人故事,为远方的夫君织一幅锦字回文诗。回文诗循环可读,无始无终,思妇的离恨也缠绵不尽,地久天长。
楼上花枝本无情,然而在诗人眼中。那花团锦簇的样子,很像是在嘲笑独眠之人。
不问别人而问元戎,因为他是军中主帅:你什么时候才能得胜班师,勒石而还?女主人公对亲人的思念是痛苦而深挚的,然而她也深明大义。她当然懂得,只有彻底战胜了敌人,才会有不光自己,同时也包括普天之下所有离散家庭的重新团聚。
诗中女主人公将自己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统一起来,赋予了这首诗以比较积极的社会意义。
图片
——04——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莫。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飞来,陌上相逢否?
撩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
——五代十国·冯延巳《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
这是以女子口气写的一首闺怨词,写一位痴情女子对冶游不归的男子既怀怨望又难割舍的缠绵感情,游子就如流云一样游荡忘了归来,在百草千花的寒食节气,处处情人成双成对,就连燕子也知道双双归来,而游子却不知何处。望着满天纷飞的柳絮,不禁愁情交织,乃至梦中也梦不到游子。
遥想着那位出门冶游、乐不思归的男子,她泪眼倚楼,喃喃自语,发出一连串的疑问:多日不见影踪,你究竟飘荡到了何处?春色将暮,你难道还不想归家?
在这百草千花斗艳的游春路上,你的香车又系在了谁家的树上……当然,薄情郎是不会回答的。因此她只能转问穿帘的双燕:你们飞来飞去,路上有否见到过他?双燕不理,翩然远飞,只剩下一片蒙蒙飞舞的柳絮。乱纷纷的柳絮撩动她的春愁,并把她带入悠悠荡荡的梦中,让她在飘忽的春梦中继续追寻他的行踪。
全词语言清丽婉约,悱恻感人,塑造了一个情怨交织内心的闺中思妇形象,也似乎概况了更广泛的人生体验。
图片
【宋词闺怨】
——01——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宋·欧阳修《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
分别之后不知你的行踪,心中惆怅不安,触目所及满目尽是凄凉。你离家的日子越久寄回的书信就越少,渐渐杳无音讯。没有家书,我该怎么才能打听到你的消息,该向何人问讯?
深夜里大风吹着竹林发出沙沙的响声,正是那深秋的音韵。在我眼中,千万片竹叶之上写满了愁思,在我耳中,千万种声响充满了哀怨。风吹过,竹叶碰撞之声好似敲打在我心上一般,一下下,一声声,让人痛断肝肠。既然收不到你的家书,只好斜靠孤枕在梦中寻觅,可恨即使是在梦中也找不到你的身影。不知不觉,油灯已尽,天色已经微微发亮。收不到你的家书倒也罢了,为何连梦中相遇都不可得呢?
图片
——02——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
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单栖情绪。
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宋·柳永《甘草子·秋暮》闺怨
 这首《甘草子》是一篇绝妙的闺情词,属小令词。描写的是一位女子孤独寂寞,相思愁苦。
一个秋天的傍晚,冷雨敲打着枯黄的荷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冷风吹过荷塘,吹得女子肌肤冰冷,心神寒凉。以前,夫君相伴身边的时候,她或许会相约夫君,观赏残荷,聆听秋雨。颗颗雨滴落在即将枯萎的荷叶上,溅起美妙的水花,也平添了小两口恩爱生活的浪漫色彩。可是今天,夫君远去,天地暗淡,风景衰败,她没有丝毫兴致听雨观荷。雨滴如泪,滴滴溅落在心坎上。冷风似剑,阵阵切割面庞。这个凄冷的秋夜,她孤苦无奈,度日如年。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夜深几许,雨已经停止,风已经平静,女子仍然凭栏凝望,忧心忡忡。天空之下,峰峦之上,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清辉朗照,天地空明。明月和秋雨一样冰冷,清辉和秋风一样凄清,女子却没有心思欣赏眼前美景。不远处的水边沙洲之上,成双成对的鸳鸯自由戏水,欢欢畅畅。她们太幸福了,相依相伴,相亲相爱,不离不弃,不孤不单。可是女子呢,茕茕子立,形影相吊。鸳鸯戏水,深深刺痛她的心,人不如鸟,情何以堪?看到眼前欢乐甜美的场景,她的心头涌起一股凄冷,凉透全身!是啊,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
可怜的女子,她无依无伴,孤身一人,她有气无力,心神憔悴。她忍受不了巨大的孤独和无边的寂寞,她感觉到心很累很苦。干脆,回转身子,步入闺房,一睡入梦,或许会忘记这冷彻心扉的孤寂。可是,一走进屋内,她就看见了笼子里那只鹦鹉,整天陪伴她的那只同样孤独的鹦鹉。
鹦鹉在身边,昔日的话语在耳畔,夫君却在远方。此时这拿腔拿调的鹦鹉学舌,岂不深深刺痛她的内心?岂不让她更感觉到凄凉寂寞?
屋子里什么也没有,除了她和那只鹦鹉,她们惺惺相惜。秋夜漫漫,如何是好?女子无奈,天地无语。
图片
——03——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宋·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柳絮飞扬,乍看起来如同纷飞的花儿一样,但是仔细一看,却又不是花朵,因,此并没有什么人怜惜飘落的柳絮,只是任由它们散落满地。柳絮离开柳树枝头,离开自己生长的“根”,是多么无情啊。然而,那飘起的柳絮又仿佛有千般不舍,依傍着道路低低飞舞,不忍心离去。那飘忽不定的柳絮,如同飘荡在词人的心头,让词人的柔肠百转千回,思绪万千。
柳絮像极了一个困倦了的美娇娘,想要等待心上人归来却又忍不住合上双眼。睡梦中,自己才能换来自由身,可以随着清风飘扬万里,飘到心上人所在的地方,正欲向心上人述说相思之苦的时候,不料被窗外的黄莺唤醒,怎能不让思妇心生恼恨。
她恼恨的并不是眼前这飘飞的柳絮,只恨那花园中的遍地落英,无法拾掇,正如思妇自己,如花美眷,也抵不过逝水流年,自己的容貌在等待的煎熬中,日复一日地衰老了。看着满地的落花,思妇心中有无限怜惜。
清晨的一阵急雨,将落花、柳絮全都带走了,不留一点踪迹,只剩下满地细碎的浮萍。但是,落红并非无情物,一部分化作春泥,一部分随逐流水,细细想来,这哪里是飘零的柳絮,分明是分别之人的相思眼泪。
图片
——04——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宋·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居住在庭院深处闺阁中的少妇,在暮春时节,孤寂难遣、百无聊赖,凭窗而望,满眼是早晨杨柳枝上的层层雾气,一眼望不到边的是那数不尽的帘幕和幽深没有尽头的庭院。
生活在这种内外隔绝的阴森、幽邃环境中,可怜的少妇身心备受压抑,形同囚居禁锢。情人薄幸,冶游于章台路而忘归;可叹自己就像这春光一般,韶华易逝,红颜易老。
三月的暮春,狂风暴雨摧残着那些即将凋败的花儿,催送着残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换留住春天,但风雨无情,留春不住。无奈之下,她只好掩门而叹,把感情寄托到命运同她一样的花儿之上。女主人公望着残败的花儿,联想到自己的命运,不禁伤心泪下,干是她向着花儿痴情地发问,可花儿不但保持默,无言以对,还故意抛舍她似的纷纷飞过秋千而去。
人儿走马章台,花儿飞过秋千,有情之人、无情之物对她都报以冷漠,怎能不让人伤心断肠。
图片
【免责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内容!特别说明,本站分享的文章不属于商业类别宣传。
更多诗词类文章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花间一壶酒诗词赋
创作不易,喜欢的话,请关注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