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茨瓦纳的“钻石红利”咋样了

博茨瓦纳的“钻石红利”咋样了
半月谈记者 滕军伟
在非洲南部,有这样一个人口仅230多万的内陆国家。它在独立后的50多年里,经济长期保持高速增长,从一穷二白发展成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8000多美元的中等收入国家,政治稳定、治安较好、国民幸福指数颇高,被誉为非洲“小康之国”。
摘掉“最穷国家”帽子
1966年9月30日,博茨瓦纳宣布独立,当时是全球最贫穷的26个国家之一。在英国长达80年的殖民统治期间,这片土地因自然环境恶劣、缺乏资源市场而被英国长期忽视。英国人无心在此投资建设基础设施。独立之初,博茨瓦纳全国只有12公里公路,工业、电信等基础设施几乎为零,医疗、教育依赖传教士提供,绝大多数人靠农业为生。
不过,随着1967年钻石矿藏的发现,博茨瓦纳的命运开始改变。1971年,奥拉帕钻石矿建成投产,博茨瓦纳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钻石原产国之一。钻石产业取代传统的畜牧业,成为政府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一度占到政府财政收入的60%。钻石产业收入也开始被用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国民经济发展。
图片
2023年9月7日在博茨瓦纳奥拉帕钻石博物馆内拍摄的矿石 策基索·特巴洛摄
依靠“钻石经济”,博茨瓦纳于1974年摘掉“最贫穷国家”的帽子。20世纪90年代初,该国人均GDP跃居非洲国家前列,跨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被誉为非洲“小康之国”。时至今日,钻石业仍是博茨瓦纳的经济支柱,产值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2006年,人均GDP达到7000美元,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2022年,人均GDP再上台阶,达到8082美元。如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博茨瓦纳人均GDP已达1.9万美元。
博茨瓦纳的快速发展固然离不开钻石资源,同时也得益于有力的国家治理体系和经济政策。博茨瓦纳历届政府立足本国历史文化传统,重视法治和廉政建设,“善治”成效突出,被誉为非洲“腐败最少和透明度最高”的国家。在开国总统塞雷茨·卡马及继任者领导下,博茨瓦纳政府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采取优惠措施吸引外资和国外先进技术,先后制定了11个国家级发展计划,实现了经济快速、持续发展。
“钻石红利”惠及普通人
博茨瓦纳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高级讲师洛茨瓦奥认为,钻石的发现、开采和出口对博茨瓦纳实现经济独立至关重要,堪称这个国家的“第二次独立”。“除了钻石,博茨瓦纳还幸运地拥有富有远见的领导人。没有他们,钻石收益可能不会被用来改变普通人的生活。”洛茨瓦奥说。
图片
2023年9月7日拍摄的博茨瓦纳奥拉帕钻石矿矿坑。策基索·特巴洛摄
戴比斯瓦纳公司是博茨瓦纳主要钻石开采企业,成立于1969年,是世界上产出价值最高、产量最多的钻石生产商之一。由博茨瓦纳政府与钻石巨头戴比尔斯集团各持50%股份合资成立。随着戴比尔斯集团2013年将钻石交易公司总部迁至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博茨瓦纳已成为世界重要的钻石产业中心。
根据与戴比尔斯集团达成的协议,戴比斯瓦纳公司将其在博茨瓦纳境内钻石原矿产量的75%出售给戴比尔斯集团,剩余产量分给博茨瓦纳国营企业奥卡万戈钻石公司。目前,博茨瓦纳政府仍在通过谈判,寻求进一步增加政府配额比重,进而提升在钻石产业的话语权以及钻石产业链的附加值。
通过牢牢控制钻石产业抓手,博茨瓦纳政府将大量财政支出投向教育、医疗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在博茨瓦纳,中小学实行免费教育,个人只需负担校服等少量费用;公民可到公立医院接受免费治疗,只需支付少量挂号费。
致力于转型发展
博茨瓦纳政府在其2036年愿景中提出到2036年带领博茨瓦纳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目标。然而,该国正面临经济结构单一、贫富差距加大、失业率高企、艾滋病多发等新老问题,要实现这一目标并非易事。
为改变经济发展主要依赖钻石出口状况,增强抵御国际经济危机的能力,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博茨瓦纳政府开始推行经济多元化政策。穆库维齐·马西西2018年接任总统后,将促进经济多元化、增加就业和改善民生作为施政首要目标,将钻石业、旅游业、畜牧业、采矿业和金融服务业确定为重点产业。
博茨瓦纳政府还致力于从矿业经济向知识型经济转型,建立了博茨瓦纳创新中心,主要负责创新基金管理。由于缺少高水平国家级研究机构,部分大学虽有提供硕士和博士教育的资质,但在全球高校中排名较低,研发资金不足,科研水平尚待提高。
处于南部非洲艾滋病感染重灾区,博茨瓦纳也未能幸免。博茨瓦纳政府长期免费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2019年,博茨瓦纳政府宣布实现艾滋病发现率、治疗率、治疗有效率“三个90%”防治目标。
在追求新愿景的道路上,博茨瓦纳直面挑战,从多方面着手补齐短板、发展优势产业。从极差的初始条件艰难起步至今,博茨瓦纳过去几十年在维持政治稳定的基础上利用丰富的矿业和旅游业资源,追求实现经济繁荣,被视为非洲国家的“发展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