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草原的黄花菜

图片
黄花菜。
□文\摄 陈杰
故乡的草原叫红色草原,位于松嫩平原上,当年是以萨尔图为中心的大型国营牧场,曾经是国家重要的牧业生产基地,现在已融入大庆市的版图中。
记忆中,故乡的草原从春到秋总是开满了鲜花,不同季节有不同的鲜花在开放。在浩瀚的花海中,亭亭玉立的黄花菜早年一直默默无闻,花开花落,无人问津。后来,黄花菜却成了餐桌上的珍品。黄花菜,也被称为望忧草、金针菜、仙草花、健脑菜、安神菜、绿葱花等,是一种多年生的草本植物。
黄花菜在故乡引起人们的注意,是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数千名城市知识青年下乡,来到故乡草原之后。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些来自大城市的青年对黄花菜情有独钟。每逢六七月份黄花菜盛开的季节,一些知青便会走进草原采摘。他们把采摘下来的黄花菜晒干,像珍品一样带回城里。黄花菜的价值一下子被抬高了,人们才知道这种花还是一道美食。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乡亲们也开始采摘黄花菜了。如今,到饭店吃饭也有人开始点黄花菜了。
近几年我回大庆探亲,家里的饭桌上也出现了黄花菜,是家人们到草原采的。家人们把采来的新鲜黄花菜用开水焯一下,然后放到冰箱里冷冻起来,想吃的时候随时可以拿出来做一盘菜。听家人讲述采摘黄花菜的情景,让我好不羡慕。我欣慰家乡的草原还有黄花菜,一次次萌生去草原采摘黄花菜的愿望。只是采黄花菜的季节性强,而且路途遥远,我只能把渴望埋在心里了。
今年夏天,回大庆参加初中同学毕业50年纪念活动。在三天的纪念活动中,有一天是同学一起到草原去采黄花菜,这是让我最感兴趣的活动。
那天,我们的车队穿过大庆高新开发区,穿过萨尔图、让胡路城区,一路疾行。一个多小时后,当车子再次停稳,我面前终于出现了一片久违的草原。
蓝天、白云和绿毯般的草原让我忘记了行程的颠簸劳顿,顾不上还有同学在几公里之外没有赶到,便和几个先到的同学向草原深处跑去。
那一刻,我被眼前的草原惊呆了。由一棵棵小草汇聚而成的草原是那样宽广、那样蓬勃、那样碧绿、那样柔软、那样厚实、那样灿烂。我感觉双脚踩在草原上,如同踩在厚重的纯羊毛地毯上一样,舒适而富有弹性。
我屏住呼吸,放慢脚步,陶醉于故乡的草原上。当然我没有忘记此行采黄花菜的目的,很快把目光锁定在一朵朵金灿灿的黄花菜上。一簇簇狭长叶子的萱草,像少女美丽的发丝一样,披散在一片碧绿的草丛中。萱草中亭亭玉立着一枝枝光洁坚挺的花茎,像少女的玉臂,把金黄的花朵高高托起。或一枝独秀,或数朵争芳。在和煦的微风中,花朵随风摇曳,向每一个走进草原的人招手致意。越走向草原的纵深处,黄花菜越多,开得也越灿烂。
我把采摘黄花菜的过程,当作是一次精神的回归。每隔一会儿,就停下来看看周围的景色,寻找一下儿时的记忆。几十年过去,家乡的草原还是充满着生机:色彩斑斓的野鸡在不远处的草丛中时隐时现,几只身姿矫健的水鸟在空中来回盘旋,还有围在黄花菜周围嗡嗡嘤嘤的蜜蜂、花盖昆虫、巨型蚂蚁……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象让我仿佛置身在梦幻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嗡嗡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我停下手抬起头,原来这几天一直跟随我们活动的无人机过来为我们拍照了。我和身边的几个同学举起手中的黄花菜,向无人机挥手致意,让无人机录下我们在草原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