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都农牧股价低迷锁定面值退市   姜照柏入主10年扣非8亏债务33亿

全文2070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鹏都农牧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票停牌1天,面临退市风险。

02公司2023年营业收入超过174亿元,净利润亏损9.35亿元,扣非净利润连续8个年度亏损。

03由于牛羊肉价格下跌和融资成本上升,鹏都农牧出现大额亏损。

04然而,大股东近亿元增持未能挽救股价下跌,公司财务压力明显。

05目前,鹏都农牧已成为“鹏欣系”旗下四家上市公司中资产规模最大的公司。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曾经豪掷34亿元买20万头牛的鹏都农牧(002505.SZ)深陷经营亏损困境,公司股票已被锁定退市。
7月3日,因为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鹏都农牧股票停牌1天。公司公告称,其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
10年前,姜照柏入主,实施了系列动作,推动鹏都农牧转型,一路走来,备受市场争议。如今,公司走到了退市的悬崖边。
与退市风险来袭相关的是,鹏都农牧的经营业绩惨淡。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超过174亿元,归属于母股东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亏损9.35亿元。
时隔四年再现亏损,公司解释称,牛羊肉价格下跌,导致业务亏损、资产减值,融资成本上升,使得公司出现大额亏损。
拉长时间来看,易主10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净利润”)有8个年度亏损。
鹏都农牧还存在财务压力。截至2023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为65.87%,连续三年攀升。当年,公司财务费用超过4亿元。
近亿元增持救不了股价
如果不出意外,鹏都农牧将锁定退市。
近年来,在二级市场上,鹏都农牧表现较为糟糕。
K线图显示,2021年12月23日,鹏都农牧的股价盘中曾达到4.44元/股,此后2年多,股价持续震荡下跌。202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其股价报1.60元/股。
今年以来,公司股价表现持续萎靡,6月3日,收盘价为1.01元/股,盘中跌破1元;6月4日,加速下跌,收报0.91元/股;6月24日,跌幅为9.46%;6月25日至7月2日,这6个交易日,股价天天跌停。
7月2日,鹏都农牧收盘价为0.36元/股。从6月4日至7月2日,20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已经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
7月2日晚间,鹏都农牧发布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暨停牌的风险提示公告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4年修订)》的相关规定,在深交所仅发行A股股票或者仅发行B股股票的公司,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1元,深交所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公告称,公司股票因触及交易类强制退市情形后续被深交所终止上市交易,公司股票将不进入退市整理期。
根据上述信息判断,鹏都农牧的股票基本锁定了退市。
今年5月23日,鹏都农牧的股价首次低于1元,公司大股东曾试图救市。
5月28日,鹏都农牧披露,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长期价值的认可,同时为提振投资者信心,公司控股股东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欣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鹏欣农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欣农投”)、西藏厚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厚康”)、西藏和汇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和汇”)拟在未来5个月内,以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增持股份总额不低于公司总股份的1%,不高于公司总股份的2%。
6月24日晚间,鹏都农牧披露增持计划进展,鹏欣集团的一致行动人西藏和汇累计增持公司股份约9961.03万股,占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的1.56%,增持金额为9407.46万元(不含手续费)。增持完成后,鹏欣集团的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鹏都农牧41.76%的股份。
但大股东近亿元增持,并未阻止股价下跌挽救退市风险。
经营承压首季亏损过亿
股票跌跌不休,锁定退市,与鹏都农牧的基本面直接相关。
鹏都农牧前身为大康牧业,2010年11月上市,2012年,公司陷入亏损,前实控人陈黎明萌生退意。2014年,通过定向增发,鹏欣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取得控股权。如今,鹏都牧业已成为“鹏欣系”旗下四家上市公司中资产规模最大的公司。
姜照柏入主后,立即调整鹏都农牧的主营业务,由养猪变为肉羊的养殖和销售、牛肉的贸易分销、乳制品贸易销售以及大宗商品贸易。
2021年6月,鹏都农牧曾公告,公司与相关方面签署框架协议,拟出资约34亿元购买约20.05万头肉牛,其中,能繁母牛20万头、公牛545头,肉牛进口国家为新西兰、乌拉圭、澳大利亚、智利。
当时,公司解释称,此举是为推动公司肉牛产业快速发展,扩大优质肉牛来源。
此前的2020年5月,鹏都农牧实施定增募资16亿元,用于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
不过,这些大动作,并未改善鹏都农牧的基本面。2014年至2020年,公司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
2021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43.04亿元、1.17亿元,同比增长6.38%、533.70%,扣非净利润为1.20亿元,同比增长444.58%。
这是姜照柏入主以来,鹏都农牧年度扣非净利润首次盈利。当时,公司解释称,肉羊、乳业业务利润稳步提升;粮食农资贸易业务加强了利润较高的农资销售,盈利能力得到改善;公司从海外引入优质进口牛,为肉牛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肉牛业务持续向好。
但是,好景不长,2022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至194.20亿元,而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85.39%、81.46%。2023年,公司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9.35亿元、-8.67亿元,再现亏损。
公司的解释为,牛羊肉价格下跌,玉米等饲料价格上涨,肉牛、肉羊业务产生亏损;受巴西央行上调基础利率影响,公司融资成本大幅升高。此外,受牛羊肉价格下跌影响,公司对存栏肉牛、肉羊等资产进行减值。
2023年,公司资产减值(含信用减值)4.74亿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为-1.16亿元,同比增亏194.66%。
鹏都农牧的财务压力明显。截至2023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为65.87%,已经连续三年上升;期末,公司有息负债33.43亿元,当年的财务费用为4.1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年亏加季亏,鹏都农牧曾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因“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和负债”、部分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及“关联方资金拆借”披露存在错误,公司及相关责任人收到了监管函。
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