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压力大、士官仍缺乏…台湾兵役延长执行半年弊端不断

全文2160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台湾自2024年起实施一年期义务役制度,但士兵逃营、军纪丑闻等问题频发,凸显出延长义务役的弊端。

02民间智库指出,征兵制的隐忧在于义务役加入后,部队素质与部队管理问题将日益严峻。

03为配合役期延长,台湾陆军新增5个步兵旅,预计2024年底之前全部编成,共需增加约2900个志愿役人力。

04然而,义务役延长将带来经费预算的攀升,影响台军现行21.5万的总员额、人员维持经费与作业维持经费等。

05专家建议台军审慎思考调整因应,避免影响军事战略与兵力规划逻辑。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自2024年开始,台军执行一年期义务役制度,虽仅实施半年,但在台海不稳定的情势下,士兵逃营、军纪丑闻、霸凌案等频发,凸显出延长义务役的弊端。民间智库更首度对台军义务役期延长1年进行影响分析报告,指出征兵制的隐忧。
图片
▲台军演习 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由董事长黄煌雄、台军前“参谋总长”李喜明担任执行长的台北政经学院基金会近日发布“2024防务评估报告”指出,民进党当局宣布恢复征兵,问题却未必迎刃而解。未来虽有大量义务役加入,但要管理、训练这些人员,仍需长期服役的志愿役干部,在台军待遇平均比例、社会地位皆不及欧美军人下,期待高比例民众志愿从军,将难以达成,这是征兵制的隐忧。
部队素质与部队管理问题将日益严峻
图片
▲台军要扩编到怎样的规模,应提出有力的论述。图为新兵入伍训练。(台湾《中国时报》资料照片)
此外,重新征召义务役,以及大量擢升低阶志愿役人员,除了预算上升问题之外,对于部队素质与部队管理问题亦将日益严峻。
该报告指出,义务役军人的组成,大部分当然是士兵,少数通过考试者可担任少尉、下士。但以台军2022年底人力结构来看,官、士、兵的编现比,分别为83%、80%、88%。换言之,义务役重返部队,对军官与士官的补实效果有限,反而是最不缺的士兵,会大量涌入。
该报告指出,为配合役期延长,台湾陆军近年新增5个以新训或守备为任务的步兵旅,各辖5个步兵营与1个炮兵营;换言之,为了迎接义务役生力军,得先设法多招3500至4000名志愿役人员。
其次,为强化后备战力,全台18个县市级后备旅,预计于2024年底之前全部编成,共需增加约2900个志愿役人力。另将增编如岸置反舰导弹等新兴兵力,估计志愿役人数必须再增加近1万人,造成供给不断下降,需求却持续增加,未来适足人力补充的挑战将更形艰巨。
报告指出,近年台军招收女性比例愈来愈高,依据台防务部门最新数字,女性官兵占比已超过六分之一,其中空军突破近2成。上校以上的高阶干部,女性也将近全军6%;招收女性有助解决人力不足,然而军队是团体生活,成员长期处于互动密切的高压力环境,和家庭距离相对遥远,这些情境须留意,并应有配合措施。
一味要求招募数量基层“业绩”压力大
图片
图为台军方发宣传单,希望吸引台青当兵。\资料图片
另外据台湾《中国时报》此前报道,台军主战部队编现比长年不足,尤其志愿役招募成效逐年降低,更让军中人力吃紧。新训旅基层透露,过往指挥部要求每梯募兵须达一定数量,否则就得开会检讨,不过一年期义务役上路致训练加重,招募时间遭压缩,只能在训练课程结束后才得以招募,让基层“业绩”压力变大。
有新训旅基层指出,在招募率要求上,指挥部要求每梯10%、旅部则要求每梯15%至20%,若没有达成,单位会被要求检讨,这已行之有年,通常在招募时间妥适分配下,都能达成。
一年期义务役上路后,训练量上升,每日天亮多要施训,招募时间只能被排在晚上,若依过往规定安排,会影响到官兵休息时间,招募时间只能大量压缩,让基层逐渐感受到招募压力。
该基层人员指出,目前建制班长不足,接训多半仰赖各营相互支援,在此情况下,还得支援诸多繁琐业务,扩大人力缺口。他举例,除了旅部拉人支援,还会被要求投入舞狮等额外表演,有官兵就在训练过程中受伤,这类损失就不必要,且官兵受伤后,随即就要再找人补上,下午、晚上都要挪用时间练习,等同放弃自身勤务,做不相关的事情,这令不少基层都纳闷。
基层认为,人力不足的问题长年难解,已经形成一定的恶性循环,也就是在此情况下支援勤务广,引发基层抱怨,甚而萌生退伍念头,进而影响留营率、招募成效。
他举例,有教育班长接受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回营后,每梯兵入伍都得支援,勤务量明显提升,马上降低基层受训意愿。
有基层认为,部队需要的是与时俱进的改革,而不是一味要求招募人力达到一定数量,如果不相干的业务量不减,根本问题永远不会解决。
经费势必攀升更影响台军防务战略
另外,义务役的延长势必会带来经费预算的攀升。台北政经学院基金会董事长黄煌雄指出,预期造成三方面影响,包括直接冲击台军现行21.5万的总员额、造成人员维持经费与作业维持经费攀升、影响台军战略及兵力规划逻辑。黄煌雄说,台军一直精简的兵力目标今后势必增胖,甚至恢复到以往精进案27.5万人,但台当局防务部门却不谈兵力目标,也不宣布,着实令人不解。
图片
图为台军演练强化战备。(中时电子报资料照)
报告指出,1年期义务役制度直接冲击台军现行21.5万的总员额;台防务部门现有军事人员的编制员额18.8万人。根据台防务部门2023年预算书计算,年度预算员额现约17.1万人,编制员额与预算员额之间约有1.67万人的差距,恐无法容纳5万多名的义务役役男,恐需扩增台军现有21.5万的总员额。
第二个冲击是造成人员维持经费与作业维持经费攀升,排挤军事投资经费。2023年人员维持经费为1786亿(新台币,下同),2029年以后可能要额外增加168亿元,如再加上台防务部门承诺的相关训练项目,包括每人实弹射击800发、使用仿真器及新型武器操作(如红隼火箭弹、刺针导弹、标枪导弹及无人机等),若防务预算规模无法扩增,将进一步排挤军事投资经费,陷入军事投资与特别预算纠结的恶性循环。
该报告指出,1年役期将影响台军战略及兵力规划逻辑,军事战略与兵力规划,是依据敌情威胁、防务资源与未来战争型态等因素订定,由于施行1年义务役,现行以志愿役为主的兵力结构及规模亦将随之扩大,此种人力资源的变化,除造成财力资源的重分配之外,亦将影响军事战略与兵力结构的设计程序,台军必须审慎思考调整因应。
此外,尽管民进党当局信誓旦旦宣称1年期义务役只分发守备旅,不会上战场,但台军主战部队恐怕将回到志愿役与义务役人员混编状况。因为志愿役缺员问题严重,因此未来极可能发生1年期义务役人员,将大量分发至主战部队,以补足作战单位缺额。【来源:华夏经纬网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