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博物馆的新文创!“文博戏剧”有哪些玩法?

全文3947字,阅读约需12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随着博物馆热的持续升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衷“打卡”博物馆并分享体验。

02除了常规展览外,北京的许多博物馆内陆续开展了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互动工作坊、讲座等活动。

03“文博戏剧”作为一种沉浸式导览形式,将博物馆的藏品、展览或相关历史文化元素与戏剧艺术相结合,创作出具有教育意义和艺术价值的戏剧作品。

04其中,《盛世欢歌》、《俑立千年》、《进入雪景寒林之境》等作品受到了观众的关注和好评。

05另一方面,博物馆与戏剧相互借力,将传统戏剧艺术、非遗艺术与现代博物馆展示技术相结合,创造出更为新颖的观展(演)形式。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博物馆是征集、典藏、陈列和研究代表自然、人类文化遗产的实物场所,每一座博物馆都承载着自身独有的历史记忆。今年5月18日“世界博物馆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博物馆举办展览4万个以上,吸引观众12.9亿人次,创历史新高。
据《抖音2023博物馆数据报告》数据显示,“爱看博物馆内容的00后群体比例,相较其他年龄段同类占比最大。”中国国家博物馆发布的2023年数据报告显示,面对博物馆热持续升温的新形势,国家博物馆全年累计接待观众6757067人次,同比增加314%。而35岁以下的观众占比超过60%。伴随着“博物馆热”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衷“打卡”博物馆并分享体验,“到博物馆去”已成为当下年轻人最常见的社交与生活方式。
“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目前这两大目标已经在学界和业界达成共识。除了常规展览外,北京的许多博物馆内,不仅陆续开展了年轻人喜闻乐见的互动工作坊、讲座等活动,“文博戏剧”也以一种沉浸式导览的形式悄然出现,它将博物馆(文博)的藏品、展览或相关历史文化元素与戏剧艺术相结合,创作出具有教育意义和艺术价值的戏剧作品。本期《大戏看北京》特别策划,新京报记者结合案例,科普不同类型文博戏剧的特色,专访从业者和文化产业专家解读新形式。
1、主题创作
——院史、馆藏文物“活”化
畅游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之中,让很多人感触最深的便是,在其中能看到许多曾经出现在历史课本中的文物,尤其在“古代中国”基本陈列秦汉单元中,有着“汉代第一俑”之称的“击鼓说唱俑”,虽无名无姓,却是国家博物馆里万人朝觐的明星展品之一。作为中国国家博物馆首次尝试将馆藏文物活化为舞台剧的实践,去年五月,一部名为《盛世欢歌》的舞台作品横空出世。让这个头上戴帻,袒胸露腹,着裤赤足,左臂环抱一扁鼓,右手举槌欲击的明星文物,穿越两千年,“活”在国博的剧场之上。
图片
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中国传媒大学影视学院合作制作《盛世欢歌》。
全剧以静静流淌的五千多年文明为底色,以汉代的击鼓说唱俑为切入点,通过三个单元故事、四个场景、数十年光景,生动再现生活在汉代社会底层的俳优人的生命起伏,于跌宕境遇和悲欢离合中讴歌卑微却乐观的灵魂。该剧活态创演的特色,在于“融”和“趣”。既有古老与年轻的交融,传统与现代的交融,也有文博与教育的交融,以及各种艺术手法的交融。
在这部作品中,中国国家博物馆文物活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与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充分发挥双一流科研和学科力量,将“90后”甚至“Z世代”的年轻群体对文物的热爱与专业相结合,依据考古发现与文献资料反映的宫廷劝谏、市井杂耍、庭院表演等多个场景,还原藏品所处时代背景、生活风貌和艺术样式。通过剧目创演,将观众对陈列在国家最高历史文化艺术殿堂展厅的东汉陶俑的“凝视”,活态转化为当代大众与历史上芸芸众生的人生“对白”和精神“对话”。
《盛世欢歌》成功演出数月后,在国家博物馆内沉睡千年的静态“俑”则再度醒来,并借用时间的维度,活化成“人”,一时间舞台上犹如历史的画卷,在世人面前徐徐展开。伏睡的唐代少女苏醒后不断发问,兵马俑诉说内心独白,击鼓说唱俑诙谐表演,向往大唐的西域商人远眺长安……而这些情景正是出现在去年十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中国煤矿文工团联合出品的原创肢体戏剧《俑立千年》中所展现出的精彩瞬间。
图片
《俑立千年》以国博馆藏精品陶俑为创作灵感。 塔苏 摄
该剧以国博馆藏精品陶俑为创作灵感,一尊尊来自不同朝代、不同行业、造型各异的陶俑焕发出生命,通过语言和舞蹈向观众倾诉他们的所见与所思。创作团队在文博、戏剧等领域专家的学术支撑下,打破常规创作模式,采用“话剧+舞蹈”的表演形式,融合“科技+影像”技术手段,带着当代的目光,让陶俑从时、气、材、工与时光中显现,从历史中醒来。
除了上述两部国博以“陶俑”为创作灵感的文博戏剧作品外,相隔北京不远的天津博物馆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推出了该馆首部委约表演作品实验戏剧《进入雪景寒林之境》。天博馆藏《雪景寒林图》被视为中国绘画史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也是理解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精神的重要入口。该剧由青年编剧、导演闫小平创作,作品用独角戏的形式构建出一片雪和一个人相遇的故事。剧情从“雪”的视角出发,探究当代青年的情感世界,传递在对未来充满不确定的今天更加需要彼此,具有独特的洞察力。该剧以博物馆为舞台,以戏剧为介质,从年轻的、当代的视角出发,在当代观众和宋代绘画之间建立了独特联系,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打开”国宝,让文物“活”起来。
除以馆藏文物为主题创作文博戏剧作品外,较早之前也有以博物院史为主题创作的作品,其中最为人所知的便是根据故宫院史改编、记录故宫文物南迁历程的原创话剧《海棠依旧》。该剧由故宫博物院青年戏剧社团——“海棠社”的年轻“故宫人”自编自演,全剧以1933年至1948年间故宫博物院古物南迁、西迁、迁台过程中,故宫人守护国宝的真实故事为主线,表现了老一辈“故宫人”对国宝典守珍护的情怀,以及融在血液中的责任感与使命感。这部戏剧作品不仅在北京、上海等多地上演,更是成为故宫文化传承的一种独特形式。
2、互动沉浸
——观众深度“参与”历史
相约博物馆感受沉浸式互动演出,也正逐渐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社交新方式。博物馆邀请观众参与剧情进行共创,进一步构成了观众的感知体验矩阵,从而使观众进入一种深度的沉浸体验状态。
图片
沉浸式戏剧《湖光洄梦》将舞台拓展到湖广会馆庭院。图/北京西城官方账号
国家典籍博物馆第九展厅,从去年开始便推出国内首个以沉浸式戏剧方式演绎典籍文化主题的作品——“国风科幻沉浸式戏剧《永乐长思》”,该剧结合国家典籍博物馆《永乐大典》主题系列展览,通过新颖的沉浸式观演方式,全方位缩短观众与文物的距离。该剧通过戏剧的形式,依据《永乐大典》的辗转历史,生动再现《永乐大典》的编纂过程和其中蕴含的丰富而宝贵的知识体系、思想观念、人文精神和道德规范,还原明、清乃至民国的衣冠风貌,通过光影、声画、表演艺术,佐以演员的精彩演绎,为观众讲述一段惊心动魄的国宝传承故事。随着《永乐长思》,观众可以回到1933年,跟随北平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完成文物南迁,体验在火车站躲避军警特务盘查的惊险,也可以穿越回清朝的翰林院,看看那次意外的大火有没有烧毁“大典”。
《永乐长思》包含六条不同观剧线路,形成网状的叙事结构,并提供了四个可由观众共同选择的故事结局。剧本故事引入科幻设定,通过对DNA技术、脑机接口技术、平行宇宙概念等科学内容的合理延伸与想象,构建了宏大的世界观,并以此为依托将不同时空的场景内容连贯地融入主线剧情当中。
除重新打造的互动剧外,坐落在西城区文华胡同24号的李大钊故居里,一部名为《守常先生》的沉浸式导览解说,每周都在固定的时间进行演出。这是一座质朴、静谧的三合院,李大钊和家人曾在这里生活了近四年,也正是在这里,李大钊为传播马克思主义、创建中国共产党作出了巨大贡献。该剧结合李大钊和家人在石驸马后宅三十五号居住生活的史料编排,以李大钊简朴生活作风和对子女在生活点滴之中的教育为主,通过移步换景、实地讲解、参与互动的方式,让参观者“身临其境”地穿梭在院内、堂屋等空间,感受李大钊先生光明磊落之人格,真实简朴之生活,为人父、为人夫和为人师长的鲜活形象及高尚道德情操。
图片
《守常先生》演出中,演员和游客零距离。
而一部名为《宣南往士》的沉浸式导览剧,也在经过三年多文物修缮和展陈提升后,于去年五月,宣南文化博物馆重新向公众开放的同期亮相。宣南是北京建城和建都的肇始之地,宣南文化被誉为北京文化源头、缩影与精华。在《宣南往士》演员的引领下,观众和演员可共同栖息于400年的古树之下,深情地诵读《论语》名句,让这座从四百多年历史的明代古刹长椿寺修缮而来的博物馆再度焕发生机。《宣南往士》作为一条“探索沉浸式戏剧导览”为特色的全新展陈活化路径,演出打破了演员与观众之间的空间界限,更多角度、多元化、多层次地满足观展需求。演出的精妙之处在于,一改传统博物馆讲解“你讲我听”的参观模式,把墙上的展览内容用戏剧体验的表现形式,让观众身临其境感受宣南变迁。
今年初,随着北京戏曲博物馆(湖广会馆)的重张,专为这处文化空间打造的沉浸式戏剧《湖光洄梦》也正式亮相。观众来欣赏这部作品时,从进入大门起就沉浸在戏剧氛围中。每位观众领取一盏迷你小灯笼,跟着小花旦的提示“随灯而行”,整个沉浸表演在短短一小时内用活了北京戏曲博物馆的各处空间——窗棂、过道、连廊、户外院子、文昌阁、老戏楼、后台等。在仪式感、历史感、跨界感和参与感的多重交融下,身为物质文化遗产的戏曲博物馆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京剧,在这一刻不仅碰撞出崭新的火花,也探索出一条文化传播与传承的新路径。
3、创意融合
——博物馆、戏剧相互“借力”
数千年来,皮影是广泛流传于中国民间的一种古老而独具特色的民间戏曲艺术,但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逐渐呈现出衰落的趋势。本世纪初,成都博物馆的前身——成都博物院着力于抢救性征集、保护和研究这一重要的珍贵文化遗产。国务院办公厅也于2006年正式批复,全国唯一一家冠名为“中国”的皮影专题博物馆落地成都博物馆。2016年,博物馆策展团队精选极具代表性与独特性的2140件/套展览,推出“影舞万象偶戏大千——中国皮影木偶展”,首次在国内以展览的方式对中国皮影木偶进行系统梳理和全面展示。
此次展览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充分考虑到以影偶作为舞台戏剧艺术的属性,采用了舞台照明的中控台技术,用前置光源塑造展品的艺术质感,以后置光源营造舞台效果,让观众可以随意切换于“观展”和“看剧”的不同感受中。此外,策展团队对展品组合进行艺术化处理、将场景复原融入故事性、在展厅中陈设22个自主创作的故事、2760分钟的剧目和40处多媒体,中和了展品和信息繁多可能会给观众带来的疲惫感。该展于2021年荣获第十八届“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推介精品奖”。
在北京,2023年10月,中轴线以西的文物古建金石博物馆·庆云寺上演了一出游园戏剧《归元2023——遗落的明珠》。参与活动的观众跟随着剧情,扮国风角色、逛枫叶雅集、赏戏剧表演、品非遗风韵,观众感受到戏剧与非遗的美妙融合。演出在那两天中的每日16时30分正式开演,每场次时长约3小时。整个演出包含了多个非遗项目呈现,观众不仅体验非遗的魅力,更是在古建内成为沉浸式戏剧中的主角,随着剧情中寻找遗落明珠的“任务”,恍然发现原来“明珠”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
让传统戏剧艺术、非遗艺术与现代博物馆展示技术相结合,创造出更为新颖的观展(演)形式,近年来已经成为国内众多博物馆不断探索的新课题。只有文化创意不断更新,才能进一步拉近博物馆与年轻一代观众的距离,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走近”博物馆,进而“走进”博物馆,最终“爱上”博物馆。
新京报记者 刘臻
首席编辑 田偲妮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