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子套餐16.88万起,连亏三年的圣贝拉拟赴港上市

全文2114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最大的月子中心圣贝拉集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联席保荐人为瑞银集团、中信证券。

02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集团营业收入分别达到2.59亿元、4.72亿元和5.6亿元,但净利润连续三年出现亏损。

03由于月子中心处于业绩爬坡阶段,公司大量月子中心带来巨大的开支,导致盈利能力不足。

04然而,圣贝拉集团早早布局养老行业,随着养老护理服务需求的增加,公司准备将其应用到其他领域。

05IPO募集所得资金将用于开设新的月子中心、推出新服务和产品,以及开发养老护理业务、零售业务等。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文/解红娟 编辑/马媛媛)中国最大的月子中心要IPO了。
近日,SAINT BELLA(下称“圣贝拉集团”)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联席保荐人为瑞银集团、中信证券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3年超高端月子中心产生的收入计,圣贝拉集团是最大的产后护理及修复集团;按2021年至2023年收入增长率计,圣贝拉集团亦是增长最快的规模化产后护理及修复集团。
业绩增速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圣贝拉集团于2017年11月在杭州开设首家圣贝拉月子中心,现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家庭护理品牌集团,主要业务涵盖月子中心(包括产后护理服务及产后修复服务)、家庭护理服务及女性健康功能性食品三大业务线。
据Ifind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2.59亿元、4.72亿元和5.6亿元,后两年分别同比增长82.22%和18.75%,2023年的增速相较于2022年快速下滑。
与此同时,圣贝拉集团至今未实现盈利。据Ifind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4.07亿元、-2.39亿元,连续三年出现亏损。
对此,圣贝拉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的大量月子中心正处于业绩爬坡阶段,月子中心网络的快速扩张给公司带来巨大的开支。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截至2024年6月16日,公司在国内拥有54家高端月子中心,包括46家自有中心(公司全资或控股的中心)、8家管理中心(第三方全资或控股、由圣贝拉管理的中心)。于2023年按收入计,圣贝拉在杭州、上海月子中心市场份额分别为14.0%、5.1%。
此外,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圣贝拉是中国内地首家扩展至内地以为地区的月子中心运营商,截至2024年6月16日,公司在香港拥有3家管理中心、在新加坡拥有1家自有中心、大洛杉矶地区拥有1家管理中心。
观察者网了解到,圣贝拉集团月子中心主要针对高消费人群,分别布局了定位旗舰超高端月子中心品牌的圣贝拉、侧重心理健康的高端月子中心品牌Bella Isla、高端月子中心品牌的小贝拉。
由于定位高端,月子中心的选址多为一二线城市中心地段。以圣贝拉上海宝丽嘉店举例,该月子中心位于黄浦江畔,是附近少有的露台江景房,可以一览上海CBD外白渡桥、黄浦江与浦东楼宇的全套景色。
这无疑会抬高圣贝拉月子中心的运营成本。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月子中心租赁及相关成本分别为7120万元、1.23亿元和1.26亿元。
当然,这代价最后还是由消费者买单。数据显示,在假设入住28天的基础上,圣贝拉、Bella Isla、小贝拉的月子中心套餐价格分别为 16.8万元起、9.88万元起和6.8万元起。
按此计算,圣贝拉、Bella Isla、小贝拉每间房每晚的平均价格分别为6028.57元起、3528.57元起、2428.57元起。
即使如此,月子中心还是没有显现出应有的潜力。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圣贝拉集团月子中心业务贡献了2.33亿元、4.07亿元和4.68亿元的收入,后两年分别同比增长74.68%和14.99%,2023年增速放缓明显。
另需指出的是,圣贝拉集团家庭护理服务的收费标准也不低。招股书显示,圣贝拉集团会安排具备相应技能的育婴师,为客户提供所需的家庭护理服务,提供三个月至36个月的家庭护理服务套餐,价格范围为每年约17.28万元至38.4万元。
布局养老赛道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圣贝拉在招股书中表示中国家庭护理行业市场规模将持续上升,但事实上,适龄人士已经生不动了。
以圣贝拉月子中心主要阵地之一的上海举例。据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官方网站发布《2023年上海市人口监测统计资料主要数据汇编》,上海户籍人口生育率与生育年龄情况数据显示,2023年全市总和生育率为0.6(总和生育率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位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
另外,根据最新的生育分析数据显示,2023年上海市常住人口的一孩率为66.24%,二孩率为29.10 %,三孩率为4.21%;上海市户籍人口的一孩率为74.03%,二孩率为24.02%,三孩率为1.84%。
换言之,“三孩政策”并没有起到圣贝拉预期中的作用。
另需要注意的是,圣贝拉月子中心并非医疗机构,没有相应的行医资格,这也导致其与私立医院旗下月子中心竞争时矮了一头。
有消费者在小红书上发帖称,“圣贝拉在地段和服务上确实没有对手,但和睦家是医疗型月子中心,楼下生娃部,楼上月子中心,专业技能不用质疑,对于宝妈来说更放心,所以最后定了和睦家。”
事实上,圣贝拉就曾因为无证行医被处罚。据新快报报道,圣贝拉北京的一家月子中心经营实体“北京贝康泽恩”分别于2021年9月及2022年6月因从事无证行医而受到主管部门的两项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分别为3000元及15万元。
圣贝拉在招股书中表示,整改行动已完成,但其无法保证医生或护士提供的服务不会被视为非法行医而受到处罚,也就是说,其服务仍有可能涉及法律合规风险。
不过,圣贝拉早早就在给自己准备第二赛道——养老行业。
中国正在步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60岁以上)不断增加,2023年达297百万人,占该年总人口约21.1%。因此,中国养老服务需求不断增加,养老护理服务行业规模由2018年的人民币2,214亿元增至2023年的人民币4,13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3.3%,且预计2030年将达到人民币8,61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0.8%。
圣贝拉在招股书中表示,随著不断改进护理模式并将其广泛应用于产后护理,公司准备将其应用到其他领域,如家庭护理及养老护理服务。且其还在招股书中表示,IPO募集所得资金将用于开设新的月子中心、推出新服务和产品,以及开发养老护理业务、零售业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