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司登老板,一把拿走17亿

全文3330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通过信托间接全资拥有的盈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以每股4.31港元的价格出售公司4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约3.64%。

02此次交易后,高德康及家族的持股比例将继续下降至63.93%,但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仍是公司控股股东。

03由于此次减持,波司登股价在7月3日开盘后一度跌幅超过17%,截至收盘每股报价为4.01港元,较上日跌去了15.93%。

04然而,波司登在2024财年的业绩创下历史新高,营收首次突破200亿元,达到232.1亿元,同比增幅38.4%。

05未来波司登的业绩增长空间将取决于国潮红利、战略转型、品牌升级等多方面因素。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1、一把进账17亿港元
中国羽绒服老大波司登的老板高德康,在这个夏天给自己发了一个大红包。
7月3日,波司登发布公告称,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及控股股东高德康设立的信托,间接全资拥有的盈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已与配售代理签订大宗交易协议。配售代理同意按每股4.31港元的价格,向买方配售公司4亿股股份,出售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约3.64%。
配售完成后,盈新国际持股比例将减少至11.96%,但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仍是公司控股股东。根据公告,配售事项所得款项,主要用于卖方资金需求及慈善事业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4.31港元的交易价与波司登7月2日4.77港元的收盘价相比,有明显的折价,但考虑到这是大单交易,又在情理之中。本次交易将在7月5日落实完成,按照交易单价计算,高德康一把将进账超17亿港元。
事实上,这并不是高氏家族第一次减持股份了。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近几年,高德康在波司登的持股比例在逐渐下降,已经从2018年的71.69%下降到了2023年9月底的68.12%。而此次出售完成,高德康及家族的持股比例将继续下降至63.93%。
除了本次外,高德康最大的一次减持发生在2022年9月,根据波司登的公告,盈新国际当时以每股3.94港元的价格出售了2.3亿股波司登的股份,占波司登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12%。这次出售所得近9亿港元,用于赎回优先股、支付股息和相关款项。
高德康是江苏常熟人,今年72岁,1976年以8台缝纫机起家创业,后不断将波司登做大做强,成为全球知名羽绒服品牌。凭此,高德康也成了财富榜的常客,《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高德康以34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690位。
图片
但高德康可能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减持公告会直接带崩波司登股价。
就在减持公告发出后,波司登的股价来了个闪崩,7月3日开盘后跌幅一度超过17%,截至收盘每股报价为4.01港元,较上日跌去了15.93%,市值在一日之间蒸发了超过80亿港元。此外,6.7亿股的成交量,28.14亿港元的成交额也创下了今年以来的新高。
有波司登员工向「市界」感慨,本来以为是一次常规的资本市场动作,没承想引发强烈反应。
情绪最不满的是高位接盘的股民。一些股民言辞激烈地在雪球上评论称:“大股东连续多年折价10%左右大手笔减持,考虑到股权密集程度可以理解,但确实不是什么好事”“老板减持的钱够买多少个湾流了”“本来股价涨得好好的,没想到老板一个动作直接泼了盆冷水”。
确实,不久前,波司登刚披露业绩大涨的2024财年年报,创历史新高的利润表现拉动了股价两日连增,多家投行机构还上调了买入评级,摩根大通上调目标价至6.6港元,中金公司则将目标价进一步上调至5.63港元。
而上一次高德康的减持也一度引起资本市场的恐慌,让其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幅都超过了20%,直到小半年后,才又逐渐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2、市场过度反应了
“在业绩好的时候套现没啥,前些年,和波司登体量相当的盘子,套现比波司登老板这次多多了,也没见这么大反应的。”懒熊体育创始人韩牧向「市界」感慨,资本市场是过度反应了,高德康仅套现了3个点,高氏家族持股还有60多个点。
对于本次减持的原因,波司登方面回应「市界」称:“此次配售主要是为了优化公司股东结构、释放公司股份市场流动性,并引入更多优质的境内外投资者,其实也是在向二级市场释放流动性,有利于投资者。”
有理解的股民在投资平台表示,交易后,高氏家族持股仍然占大头,股份相对还是集中,不算太大一回事。也有股民强调:“创始人拿的还是大头,他没必要把自家股票搞崩。”
富贵永远险中求,7月3日敢于抄底波司登的人应该乐开了花。7月4日,波司登开盘就上涨,最终每股报收4.16港元,涨3.74%,总市值为457亿港元。
虽然高德康的减持计划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在意料之中,目的在于优化公司的股权结构,逐步解决家族企业股权结构过于集中的问题,但同时,也让波司登的接班人选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图片
特步、美特斯邦威等家族企业一样,波司登此前也明摆着要由高德康之子高晓东接任,直到现在,高晓东和父亲一样也持有公司股票,并且还是公司的执行董事、副总裁。但与始终在一线奋斗的高德康相比,高晓东显得有些缺乏存在感。
早在2002年,在美国森坦纳瑞大学拿到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高晓东就迅速入职了波司登,此后一直在波司登集团负责男装业务,将男装业务定义为国际化品牌,尝试以此成为波司登在海外业务的触角。
2012年,在高晓东的操刀下,波司登还以2005万英镑的高价,买下了位于伦敦最贵商业地段南莫尔顿街的一栋物业,改造成为了波司登的首个海外旗舰店。不过后来,随着波司登营收、利润的下滑,多元化举措的接连失败,波司登决定聚焦主品牌,收缩多元化,在2017年关闭了这家旗舰店,并退出了英国市场。
就在同一年,41岁的高晓东被任命为集团执行董事,被看作是波司登的接班人选。当外界普遍认为高晓东将是板上钉钉的接班人时,2018年,高德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在没找到合适人选之前,我先坚持下来,一定要把企业的流程做好,让谁来都可以做,那我就下来。”
从网络上搜集到的信息来看,高晓东在上任执行董事后并没有大展身手,与他有关的大多数新闻,也都停留在了2017年。
高晓东的表现似乎还未能让父亲彻底满意,相比之下,高德康显然更倚重比高晓东大两岁,以职业经理人身份加入波司登的芮劲松。
这位2004加入波司登的老员工,如今是波司登的执行董事兼高级副总裁,同时还是主力品牌波司登的总经理。目前,波司登品牌占据着集团超过70%的营收,而高晓东负责的多元化业务只占到了集团营收的0.9%。
芮劲松也一直被称为是“服装界的打工皇帝”。根据最新披露的年报显示,芮劲松的薪酬为波司登高管之首,加上股权的薪酬为3041.9万元,反观高晓东,薪酬则只有177.7万元。
3、业绩刚创新高
虽然老板一个动作短暂带崩了波司登股价,但2024年以来,波司登股价总体呈上涨趋势,截至7月4日收盘累计涨了18.52%,算是比较亮眼的。
6月26日,披露23/24财年业绩后,波司登股价更是连续上涨,每股一度触及4.88港元,创了过去几年来的新高。按照不少人的设想,如果不是创始人减持引发市场恐慌,这份“炸裂”的财报,还得再带动几个大涨。
的确,波司登前不久刚披露的业绩,堪称“历史最佳”:营收首次突破200亿元,达到232.1亿元,同比增幅38.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3.7%至30.7亿元,增幅高于收入增长,且创下近5年新高。
如若再拆解财报,波司登的荣光,又主要是羽绒服给的。同期,其羽绒服收入同比增长43.8%至195.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达到84.1%。其中,波司登品牌收入同比增长42.7%至167.85亿元,主打高性价比的雪中飞品牌,收入增长65.3%至20.19亿元。
“命好,选对了赛道。”曾在波司登工作过的林晨告诉「市界」,过去一年,东北旅游火爆,叠加上冰雪运动的兴起,客观上推高了波司登的营收,“羽绒服毕竟得靠天吃饭”。
图片
从业者陈琳也告诉「市界」,波司登的业绩新高,是囊括在“整个羽绒服行业上行”的叙事里的。据陈琳介绍,近年来,羽绒服一方面在撕掉“臃肿”“土气”的标签,被更多年轻人穿上身,客群在扩大;另一方面,玩家们相继推出马甲、轻薄等多种款式,延长羽绒服的穿着周期,也因此拉高了购买频次。
当然,波司登之所以能在“行业上行”趋势里分得一大杯羹,也有自己的本事。
“波司登属于抓住国潮红利的品牌之一。有‘国潮’概念,再加上科技突破,营销端才有故事可讲。”韩牧向「市界」坦言,这也算是波司登高端化、卖得贵的一个前提。零售业独立评论人马岗同样表示,波司登如今业绩新高,是战略转型、品牌升级和抓住国潮红利的综合结果。
而在其最新披露的23/24财年财报里,波司登则用不少篇幅,解释了渠道变革对业绩的拉动作用。根据波司登的说法,过去一年,公司做了两件事:其一,加大对加盟商的扶持力度,包括销售返利与装修补贴等;其二,深耕以抖音为首的新兴内容平台。
反映在数据上,23/24财年,波司登羽绒服业务的第三方经销商零售网点净增57家,来自该渠道的收入同比增长67.9%,增幅高于其来自自营渠道的收入。此外,财年内,波司登旗下全品牌在线销售收入达到69.3亿元,同比上升40.6%。
未来,波司登业绩还有多大上涨空间?
马岗告诉「市界」,从某些方面看,波司登有些类似比亚迪,既做代工,也做自己的产品和品牌。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具备成本优势,受供应链波动的影响小,算是波司登的底层根基。至于能走多远,大概率和“国货崛起”的趋势同频。
也有从业者站在“高端化”的角度看问题,坦言波司登“既要大众市场保营收,又要高端产品保毛利,最后会导致产品价格带越拉越广”,极其考验品牌本身。
一个小细节是,财报后的业绩说明会上,波司登执行总裁梅东透露,公司的防晒服装业务有所突破:2022至2024财年,该业务销售额从1亿元增至10亿元规模。算是侧面回应了外界对于波司登第二增长曲线、增长空间的关切。
至于未来波司登能登多高,会不会重复“业绩上涨,大股东减持,股价闪崩”的故事,也只能留待下回分解了。
(文中林晨、陈琳为化名)
作者 |张继康 李丹
编辑 |陈芳
运营 |刘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