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百亿级规模权益类基金几乎全军覆没,这两位基金经理为何能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