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开出首方!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症又有创新药

近日,来自广州的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症(PNH)患者李先生(化名)终于用上了他期待已久的新处方盐酸伊普可泮胶囊。他高兴地表示:“我很幸运成为第一个用药患者,非常期待它能帮我改善病情。”
PNH创新口服单药疗法盐酸伊普可泮胶囊是由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开出的广东省首张处方,标志着这款全面控制血管内外溶血的突破性创新口服治疗药物正式在珠三角地区实现供药,切实惠及了更多成人PNH患者,开创了口服补体抑制剂治疗PNH的新方法。
易误诊、难治疗,青壮年人群终身陷入疾病困境
此次填补了PNH靶向治疗口服用药空白的广东首方由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血液科梁钊医生开出。来自广州的PNH患者李先生已顺利用上盐酸伊普可泮胶囊。“今年以来我经常头晕、气短、疲劳,有时候爬一两层楼梯都觉得费劲,因为血细胞减少,我跑了几家医院、但始终没有很好地解决问题,不得不往返医院输血治疗。”他表示,“今年来到珠江医院就诊,并很快确诊了PNH,既往环孢素+雄性激素治疗没法改善我的贫血,需要经常回医院输血。听到珠三角的PNH患者可以用上创新口服药伊普可泮了,我很幸运成为第一个用药患者,非常期待它能帮我改善病情,过上高质量的生活。”
PNH是由于患者造血干细胞PIG-A基因发生突变而导致的一种“罕见病”,年发病率大约为百万分之1.5-2。“由于疲劳、腹痛、背痛、肾功能不全、静脉和动脉血栓形成等非特异性症状,PNH患者很容易被误诊、漏诊。”梁钊医生表示,“由于医患对PNH缺乏了解,很多患者可能在发病后辗转多个医院才最终确诊,有的患者甚至出现延迟诊断数年的情况。”
图片
作为一种慢性、多系统、进行性的血液系统疾病,PNH对患者的伤害是终身的,可能造成一系列威胁生命的并发症。“PNH导致的死亡率在5年内高达30%,患者的10年生存期显著低于正常人群。”梁钊医生指出,“除了贫血、溶血、骨髓造血功能衰竭等典型的临床症状,患者也面临着数倍于常人的血栓和慢性肾病风险,部分患者还会出现如肺动脉高压、肾功能不全甚至衰竭等严重的并发症。”
梁钊医生介绍道:“我国PNH白皮书数据显示,PNH患者大多为20-40岁的青壮年人群,出现PNH相关症状的中位年龄仅25岁,他们往往处于事业上升期,是家庭的顶梁柱,有着美好的前途憧憬。只因患上PNH,他们的生活、经济、社会关系都会受到严重冲击,甚至失业,令人非常痛心。治疗上超过90%的患者采用对症支持治疗为主的治疗,难以脱离输血,而今年以来输血困难为PNH患者的治疗带来了更大的困扰。目前针对PNH的新药研发为解决这一疾病提供了新的武器。更加安全、有效的新疗法的应用不仅是患者的希望,也同样是我们医生努力的目标。”
创新疗法直击现有困境,重塑PNH治疗格局
记者获悉,目前使用较为广泛的PNH治疗方式为糖皮质激素、钙调蛋白抑制剂、输血等对症治疗,部分患者可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等进一步治疗,但整体治疗效果并不理想。虽然近年来抗补体C5疗法的出现使患者的血管内溶血得到控制,但其无法有效抑制血管外溶血,部分患者在接受治疗后,仍然残留贫血、疲乏和输血依赖。一旦补体抑制剂供给不足,患者也可能面临突破性溶血的风险。因此,患者需要终身、频繁地到医疗机构注射治疗,正常生活大受影响。如何进一步提升PNH的治疗结局和管理模式仍是临床亟需满足的需求之一。
盐酸伊普可泮胶囊是全球首个且目前唯一的特异性补体B因子口服抑制剂。其与远端补体抑制剂不同,作用于免疫系统的补体旁路途径中的近端通路,可全面控制血管内和血管外溶血,弥补了现有抗补体C5疗法的缺陷,开创PNH口服靶向治疗的全新时代。此外,作为PNH首个口服单药疗法,盐酸伊普可泮胶囊对于提升患者依从性、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图片
盐酸伊普可泮胶囊
2024年欧洲血液与骨髓移植协会年会(EBMT)上最新公布的关键III期APPOINT-PNH临床研究的扩展期结果显示,大多数患者持续接受伊普可泮治疗48周后,能够使血红蛋白水平持续升高至正常或接近正常,几乎所有患者保持无输血,患者报告的疲乏也显著改善。今年4月,盐酸伊普可泮胶囊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补体抑制剂治疗的PNH成人患者,该药物已获得了FDA的PNH突破性疗法资格认定和CDE的突破性治疗药物认定。
采写:南都记者 曾文琼
实习生:韩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