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首富的黄粱一梦

最近,曾经风头一度盖过万达的红星美凯龙陷入债务危机,申请破产重整。
不少人都说,红星美凯龙要倒闭了。
不过此红星美凯龙非彼红星美凯龙,这次申请破产的,是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的二股东,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红星控股)和红星美凯龙的创始人,曾经的家居首富车建新。
图片
红星控股之所以成为二股东,是因为去年6月,车建新把红星控股持有的红星美凯龙29.95%的股份,以62.86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国企厦门建发股份,车建新也因此失去了红星美凯龙的控制权。
现在申请破产重整,已经是车建新和红星控股的最后一搏。
借着风口曾经飞得有多高,风停了摔得就会有多惨,这个道理自古以来都没有变过。
放眼未来,这样的故事,也仍会不断发生。
01神话破灭
车建新最为出名的故事,大概是从借钱600块,变成身家400亿的家居首富。
1986年,年仅20岁的车建新借了600块钱,开了自己的家具店,取名红星木器。
1991年,车建新投资100多万元创办常州及周边的第一家大型家具专营商场,命名为“红星家具城“,红星美凯龙的雏形开始逐渐显现。
16年后的2007年,红星控股成立,车建新持股92%,妹妹车建芳持股8%。
此后,车建新以及红星控股开始一路膨胀。
红星控股的业务也不再局限于红星美凯龙,2009年前后,车建新开始投入房地产开发,分为红星地产和红星置业两个部分。
2011年,红星美凯龙变成中外合资股份有限公司,改名为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红星美凯龙港股上市,2018年,A股上市。
也是在这一年,红星美凯龙达到了自己的顶峰,A股股价最高达到20.96元。
红星美凯龙商场数量达到256家,甚至超过彼时的万达,总资产达到千亿规模,被称为全球“MALL王”。
图片
图源:图虫创意
红星地产也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巅峰期甚至一度进入过全国房企排名前60,加上红星置业,最高年销售额曾达到700多亿元。
2019年,车建新创办房地产中介平台美凯龙爱家,一年多就招了快一万名员工,开了500多家店。
在这年的年末,美凯龙爱家就宣布业绩破亿,还扬言在2022年的时候做到全国第二,仅次于链家。
也是在2019年,阿里全额认购了红星美凯龙一笔可转换债券,金额达到43.594亿元。
然而,多点投资的红星控股没能迎来全面开花,却迎来了房地产的调整下行。
2019年,23号文印发,房地产融资开始收紧,地产企业四处找钱。
百强房企在这一年开始陆续倒下,房企市场开始洗牌。
2020年,疫情来袭,上半年多家房企爆出债务违约等一系列丑闻,下半年“三条红线”融资监管出台。
房地产陷入“至暗时刻”。
红星控股的负债也在这一年达到了巅峰。
经历了2017至2020年多个板块的同时扩张,红星控股的负债在这一年达到了最高的1966亿元。
其中,流动负债高达1256亿元,非流动负债总额也高达710亿元。
图片
图源:红星控股2020年审计报告
这一年以430亿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的车建新,也终于从虚假的繁荣中回过味来,开始断臂求生。
2021年7月,车建新将红星地产70%的股权以40亿的价格卖给了远洋集团
10月,车建新再次将美凯龙物业80%的股权以6.96亿元的价格卖给了旭辉永升服务。
2022年,原本应该是美凯龙爱家的“登第二”之年,然而在这一年,美凯龙爱家大面积关店,还被爆大量欠薪。
也是在这一年的上半年,家居相关企业吊销了47767家,平均一天就有200多家居公司被吊销。
2023年1月13日,红星控股向建发股份出售所持美凯龙29.95%股份,红星美凯龙的控制权旁落。
此后,建发股份成为美凯龙控股股东,车建兴也辞去董事长职务。
图片
资产能卖就卖,甚至连红星美凯龙也卖了,车建新借此套现140亿元。
但这样的卖卖卖只能是饮鸩止渴。
红星控股的财务危机不仅没能解决,反而越来越大。
2023年,红星控股一年内到期的借款本金和逾期利息已经超过60亿,但账上的货币资金只剩下1.1亿元。
图片
图源:红星控股2023年审计报告
目前,红星控股目前逾期未偿还债务规模已达37.71亿元,总负债超过325亿元。
图片
就在半个月前,红星控股持有的1.73%美凯龙股份也因为债务纠纷被司法过户,用来抵偿红星控股欠下的债务。
2023年初,建发即将入主红星美凯龙之前,车建新曾经在红星美凯龙“目标责任大会”上反思,公司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总共有四点:
一是来自疫情的影响,二是房地产调控,三是不少企业债务暴雷导致债务市场的信用危机,四是融资成本高。
说是四个原因,但归纳下来其实只有两点,一是下行的大环境,二是自身的大扩张。
按照零售额来看,红星美凯龙在全国连锁家居品牌中,还能占到近20%的的份额,算不上垄断,但绝对不算凋敝。
会造成红星控股如今的情况,主要是之前摊子铺得太大,现在借不到钱,还不上债,收不了场了。
但是在上行期,每个人都在告诉你,快去借钱多投资,能赚更多钱。
没人告诉你,这种繁荣也会结束。
02坠落不止于红星
前段时间有个新闻,河南洛阳的孟津国资文旅集团被法院裁定破产。
裁定书显示,孟津国资文旅集团负债9036万元,实物资产价值3334万元,仅为负债的1/3,无法清偿全部债权,也没有重整和和解的可能性,因此裁定破产。
这样的新闻在近几年的房地产行业里并不罕见,区别在于,孟津国资文旅集团是一家纯国有开发商。
这或许是一件小事,但也可能是一个信号。
近几年来,房地产行业持续爆雷,被伤害最深的,除了业主,就是供应商。
在恒大的债务排序里,排名第一的,是各大供应商,其次是金融机构,再次才是恒大的小业主们。
在恒大的两万亿欠款里,藏着无数因此倒闭的供应商。
根据统计,自2023年以来,有1300多家建筑类企业破产重整,还有更多的企业还在垂死挣扎。
一家大型房企,拖垮几百家公司,并不是虚言。
无论是家居、设计公司,还是建材、水泥公司,都在房地产企业的上下游链条里,无法避免影响。
在房地产的繁荣期,整个房地产上下游行业,三角债非常常见。
开发商先拖欠供应商货款,供应商又拖欠材料商和劳务公司货款,但只要房子能卖出去,一交付一回款,开发商还了供应商钱,供应商就能还材料商钱,还劳务公司钱,大家也都能从套子中解开。
然而,当房地产企业暴雷,开发商卖不出去房子,供应商成为了被欠钱的第一线,在供应商后面,是无数的材料商和劳务公司。
图片
而更远处看,房地产影响的不止是这些深度绑定的行业,还有不少消费品——
租房,大多不会购置家电,更不用说彩电和空调这种大件家具。但一旦买了新房,彩电、冰箱、空调都必须跟上。
所谓“房地产业打个喷嚏家电业就感冒”,当房地产缠绵病榻,家电行业也难逃低迷。
中信二级行业指近十年的走势图中,房地产指数和家电指数一直有着不低的相关性,在2019年以前,家电指数可以说是跟着房地产指数一起,亦步亦趋。
图片
在2017年以前,房地产新房交付量迅速发展,新房家电装修在整个家装大盘中占到了17%的份额。
在此之后,新用户越来越少,大多数新买家电的,都是老用户复购。
早在疫情到来以前,2019年,家电整体的大盘已经开始下滑,2019年下滑3%,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下降了10%。
而“房住不炒”这一概念,恰好是在2017年,被写入十九大报告。
尽管现在家电行业开始缓慢恢复,但不得不承认,大盘仍旧低迷。
脱离了地产的助力,家电企业们不得不开始探索新的方向,出海、智能化等等。
这些行业没有覆灭,但脱离了轰隆运转的建筑工地,曾经的造富泡沫,正一点点沦为泡影。
03尾声
换个角度看,红星美凯龙或许就是万达的对照组。
万达的幸运在于,资产够多,王健林也足够长袖善舞和果敢,所以能在很早就以轻资产的模式从大船变成一叶扁舟,比别人快一步逃离越陷越深的漩涡。
红星美凯龙的不幸则在于,车建新未能及时从时势变局中清醒反应,同时家族企业带来的贪腐问题让船体被一一啃食,想要断臂求生,但也动弹不得。
他有过错吗?说没有的话,供应商和业主第一个不答应。
但,他也是犯了很多老板都会犯的错误。
地产泡沫的破碎没有征兆吗?绝对不是。
毕竟2017年底“房住不炒”被写入十九大报告,此后楼市调控政策频出,金融监管愈加严格。还有此后的中美关系转变、国内资本反垄断等大变局出现,这些是即使普通人都可以观感到的变化。
而在那些关键窗口期,正处于高光时刻的车建新没有选择急流勇退,反而还想着大举扩张。
或许这是因为在浪潮的裹挟下,船越大越难掉头,企业想要独善其身都很难。
但过于沉浸在过去高速发展的成就中迷失自己,从而对时势变化认知变得迟钝,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主观原因。
这样迷失的首富们,数量并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