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故事》:所有人都认为白晓荷的儿子是领养的,只有突然出手给黄振华公司投资的白父知晓女儿背后的真相

如果你有情感方面的问题,可以关注我找我倾诉哦
让我来做你暖心的倾听者,聆听你内心真实的声音
图片
作者:花语迟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原著与电视剧有出入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把假的当作真的,当的时间久了假的就被认为是真的了,而真的反而成为假的了。
很多时候,人是会自我欺骗的,骗着骗着,就连自己都信了。
图片
人的劣根性
黄振华在回家的路上迎上了白晓荷,久别重逢,两人多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只是当他想上前跟对方打招呼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对方的旁边有一个孩子。
图片
而那个孩子无论是相貌还是年级来看,与自己都是如此地相似,而回想起自己与苏更生争吵完后去找白晓荷的那个晚上时,那一刻,黄振华无比心虚。
也正是那一刻,观众都意识到,那晚黄振华并没有对黄亦玫和苏更生说实话。
而当初黄亦玫质问的自己话言犹在耳:
“你是什么都没做,但你没有跟白晓荷说你有女朋友,更没有跟苏苏说白晓荷的存在啊。”
人毕竟有劣根性。
是人就都有私心,而他也不例外。
图片
当初面对苏更生的提议和不断试探,其实他自己内心也有所摇摆,他嘴上对苏更生的不信任和不愿意让他介入自己的生活而感到烦闷,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不了解对方,只顾自己的心意一步步地逼近,将她往外推呢?
当初面对白晓荷的邀约,黄振华之所以应承,是因为他不愿坦诚面对自己的内容,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给自己留退路。
面对黄亦玫电话那头的质问,其实黄振华自己也心虚——那晚去白晓荷家里赴约,听到白晓荷提起喜欢小孩儿的时候,其实他不是没动过心思的。
而那晚的自己,真的喝醉了吗?又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图片
其实这件事在黄振华这儿,其实一直都心存疑虑,只是年岁渐深,他自己也忘却了而已。
个人的需求
而另一边,白晓荷对待感情和婚姻的态度,也能不由得让人怀疑那晚的真相。
图片
白晓荷跟第一任男友爱情长跑了五年,对方却以自己配不上对方为借口离开了北京,选择回到家乡,率先甩掉了她。
自此,白晓荷在情感上空缺了多年,直至黄振华的到来,才稍微有些好转。
与黄振华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感觉很轻松,但同时,她也明白,对方只能做朋友,若论做恋人,做夫妻,其实两个人根本不合适。
对于她而言,黄振华是个好朋友,是个好人,却未必会是个好的恋人。
尤其是在知晓对方有女朋友后,他还是选择跟自己聊天吃饭的时候,其实白晓荷就已经做出盘算了。
图片
往往对待计划周密的人,对任何事都周密。
作为新知女性,尤其还是一个拥有雄厚资本的人,她已经体会过了生命过程中所需的感情需求,与其再费尽心力地再找一个人恋爱结婚,倒不如选择一劳永逸,直接跳过这个步骤,一步到位。
而黄振华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却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反正自己有资本有能力也有优势,这个时候做出决定,孩子可以陪着自己,自己也可以免于不如以后的困境,又何乐而不为呢?
图片
而面对这样合适的一个人,又为什么不能直接省略过程,直达结果呢?
突如其来的资本
而当黄振华再次遇到白晓荷牵着孩子的手,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表情,还有欲盖弥彰的回答,其实答案一目了然。
图片
尤其是后来,当黄振华从白晓荷的口中听到了他“想听到”的答案后,面上浮现出了那副了然,且如释重负的神情,其实也说明了一切。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到:
人将天生,并将永远是自私的动物。
只是,目前对于黄振华来说,孩子无论是不是他的,其实都不再重要了。
而当初为什么白父会突然来找自己喝茶来聊投资的事情,他也总算是在这一刻明白了。
图片
仅仅只是因为在白晓荷介绍自己到家里之后,他欣赏自己对艺术品鉴的能力和工作能力吗?
其实黄振华自己也心知肚明,设计院的人才那么多,白家在那个年代资产就已经超出很多人了,要想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投资,或者找一个比自己还优秀的人来继续投资,又何尝找不到?
更何况,对方做出这个决定的时间点也很奇怪。偏偏是那晚自己在白晓荷家里喝醉之后的几个月里,就算是傻子,也该察觉出不对劲来。
归根结底,还是白父当初看到了某种可能性,也可能是在“补偿”自己。
图片
只是有时候很多事情说出来摆在台面上,其实就不那么好看了。
而另一方面,对于白晓荷的说法,其实黄振华心里也清楚。
“但是我想到,我想要一个孩子,我还得先和男人恋爱结婚,就感觉挺麻烦的,也不知道过个几年我是会遗憾,还是会向现实妥协。”
而那一刻,黄振华就真的没有心动吗?
那晚留白的境况,在番外展现出来,却并未全部展现,真正的答案,或许他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不肯承认罢了。
图片
亲爱的读者们,你的点赞,在看,评论,转发,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哦。
作者:花语迟,自由撰稿人,兼具浪漫主义与理性主义,专注女性成长与情感方面的写作,励志做一个努力写作,热爱阅读的女子。
热爱文字之美,卖字为生,相信有一天能成就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