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成都水月雨创始人:音浪市场的“卷王”,实现别人没有实现过的东西

全文2519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成都水月雨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专注于音频领域的文化科技领域企业,已在耳机发烧友圈子里小有名气。

02水月雨创始人郑瀚鹏,被称为“水老板”,他的创业起步期就在成都的大学地方。

03公司产品包括真无线耳机、开放式耳机等,其中真无线耳机市场份额逐渐增长,有爆款产品。

04水月雨采取轻资产、重研发、重设计、重品牌的策略,以差异化竞争为核心。

05除此之外,水月雨还计划进一步拓展欧洲市场,尝试做更高端的产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每经记者:石普宁    每经编辑:唐元
“你觉得我们这里的人,‘班味’是不是没有那么重?我们其实一点都不松弛,只是不故作紧张。”
走进成都水月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月雨”),水月雨创始人郑瀚鹏坐在一块曲面带鱼屏的电脑前,他的工位与相邻几位同事的工位并无太大的不同。
他没有专门的办公室,平日依旧会做设计等一线工作。同事有事需要找他商量时,直接到他工位即可。
这家文化科技领域企业,并未坐落在科技企业扎堆的成都高新区,而是在西边的温江区。原因很简单——这里是郑瀚鹏创业起步期,也就是上大学的地方。
如今,这家企业在耳机发烧友的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水月雨被称为“水司”,郑瀚鹏则被称为“水老板”。
两个多月前,以音频厂商的身份,水月雨发布了一款手机。有人称为“外星科技”,是对HiFi圈产品的一次“降维打击”;有人则认为其组装的不过是一台“古董”。
“虽然产品争议很大,有的人很喜欢,不理解的人嗤之以鼻,但总比把同样的钱(指研发手机的费用)拿去做广告,要更有意义。”郑瀚鹏说。
于是,本期《创史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目光对准了这样一个专注于产品,并给音频行业带来小小震撼的成都本土企业,去探讨一家极力去除“班味”的文化科技领域企业,如何倚仗行业专业度,“厮杀”于市场。
图片
“大胆又胆小”
与许多创业者的经历类似,耳机首先是郑瀚鹏的爱好。初中时“入坑”耳机圈,读大学时,他基本把零花钱都花在了鼓捣这项爱好上。
水月雨创立于2015年,那时候智能手机正飞速发展。买一部手机的标配是一副有线耳机。在此背景下,市场上涌现出大量做有线耳机配塞的代工企业。
“做代工更容易挣钱,但我们一开始想的就是自己的品牌,”还在单纯做“烧友”时,郑瀚鹏就观察到,给海外品牌做代工的企业在营收上与品牌方相比差距巨大,“代工厂规模做得大,在面临行业洗牌的格局时,反而是越大越脆弱。”
图片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洗牌则意味着,牌桌上将有更多的“新玩家”。
水月雨在成立的短短几年内,经历了耳机市场内海啸级别的变动。真无线耳机(TWS)取代有线耳机,成为市场上的绝对主流。近两年,开放式耳机(OWS)又异军突起。
对于在有线耳机市场已经小有名气的水月雨而言,无线耳机更是一次机遇。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全球真无线耳机(TWS)市场规模达到700亿元。
“在保持有线耳机市场份额的同时,我们无线耳机的市场份额也慢慢增长,有了一些所谓的‘爆款产品’。”郑瀚鹏说。
例如,在水月雨官方旗舰店,销量最好的一款产品,就是去年推出的百元级别TWS。其性价比几乎收获了各类测评视频以及网友的认可。
除了性价比,水月雨更为核心的策略在于“轻资产,重研发,重设计,重品牌”,郑瀚鹏总结为“大胆又胆小”——
大胆的点在于,水月雨会做一些在业界看来冒险的事。
例如,前文提到的手机产品,“其实有‘翻车’的风险,但同时它的增长潜力也很大。”水月雨的“醉翁之意”在于看到了流媒体时代,HiFi播放器革新的可能性。
大胆之举的背后,实际上都有托底,而这也是其“胆小”之处。
还是以手机为例,据郑瀚鹏透露,公司层面上,已经将做手机的前期投入全部算作亏损来处理,“但是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的资金链非常健康。”
图片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差异化的竞争力
耳机市场也和大多数消费电子产品一样,成为各大厂商“内卷”之下,价格战厮杀的激烈战场。以TWS为例,IDC的数据显示,200元及以下价位段TWS耳机出货量已经占据整个市场的59.6%。这也意味着,消费者的心态是“低价高质”。
水月雨将公司推出的TWS新品表述为“超人气(卷王)新品”,主打“这个价位里的NO.1”。为何有底气称自己的产品为第一名?用郑瀚鹏的话来讲——水月雨尝试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地去做,尽量地去冒险。在他看来,水月雨差异化竞争的核心,是“实现别人没有实现过的东西”。
天眼查数据显示,水月雨在去年一共申请了16项专利,涉及到外观设计以及工程处理等类型。
在一定程度上,结合这些专利以及技术所打造的产品,足以让水月雨摆脱“价格战”环境下,依靠规模以及资金取胜的掣肘。
“我们虽然是品牌方,但设计、硬件、软件、算法等都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郑瀚鹏说。而这也从侧面解释出,为何在OWS异军突起之时,“赶不了风口”的水月雨还没有相关的产品正式发布。这时,郑瀚鹏顺手拿出了其正在开发的一款OWS样机,“我们正在尝试解决的,是现有的OWS还未解决的问题。”
 “只要需求一直在,而我们又能够实现对品类的代偿或迭代,就不会担心。或许我们会少赚一点,但选择的路径是更加持久的。”
图片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事实上,如果以销售额来看,海外市场才是水月雨的“核心”,而这也被其视为在国内市场价格战的背景之下,稳定且持续的增长来源。
郑瀚鹏表示,在今年除了保持对美国以及日本的投入之外,水月雨还会进一步拓展欧洲市场,“这两年出海比较成功的品牌,都偏向高端一些。而我们也会通过进一步的创新,去做一些更高端的产品。”
更少“班味”,更多活力
大奥、BHSE、DMP-Z1、西电300B……这是一串外行人看来觉得莫名其妙,但是“烧友”一撇便眼前一亮的名字。
直白一点来讲,上面的东西都很贵。
比如西电300B,外观看起来和普通的灯泡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但一对耳机的价格通常都在1万元以上。而这样被“烧友”视作珍宝一样的物件,在水月雨却四处可寻,有些甚至还被随意放在某些角落中。
“如果我们认为是有用的设备,‘咬着牙’也要买。你在这里可以找到开发耳机,以及相关调试所需要的所有设备,而且基本上是市面上最好的。”
据郑瀚鹏介绍,除了研发部的实验室之外,水月雨在温江同时也有一间专注于生产“加工难度高,但生产数量并不多”的自有工厂,作用在于——让技术更好地响应市场需求。
图片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目前,有了明确的经营策略和配套的硬件设施之外,水月雨要回答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公司的团队管理。
郑瀚鹏没有直接切入主题,反而告诉记者,水月雨目前实行的是每天8小时工作制,并且避开写字楼的电梯高峰期。换句话说,水月雨不是传统的“996”公司,而是在尝试让员工如何尽量在每周工作40个小时的情况下,用好每一分钟。一个例子是,公司内部沟通除非必要,禁止使用PPT;同时,开会时间被规定在1个半小时以内。
郑瀚鹏认为,创新与活力,这是企业竞争力之本。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能够将个人的爱好和专业结合在一起,是一种理想的情况。
比如,自己或某位同事是某个综艺或是游戏的爱好者,出于兴趣,公司也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发起联名合作,“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其中,联名的既有“阴阳师”“三体”等大IP,也有ACG领域里的生老面孔。而作为一家成都的本土企业,水月雨同样也把“太阳神鸟”放在了其高端产品上。
采取高压的管理方式,并不具有可持续性。
他反问道:“你觉得我们这里的人,‘班味’是不是没有那么重?我们其实一点都不松弛,只是不故作紧张。”
他告诉记者,面对近日某个设计上的瓶颈,昨天晚上自己突然又有了新的灵感,今天准备再尝试一下是否可行。话及此处,郑瀚鹏又把重心转移到曲面带鱼屏上,再次鼓捣起来……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