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文学》这样的刊物,是一股清流,应该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