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编”的锅包肉和吉林的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