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圈最严厉新规发布,好日子走到头,两位大导演恐遭封杀

全文1307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电影局发布通知,要求影片赴境外参加电影节(展)前须履行备案,这意味着参赛和放映都需要备案。

02通知强调双重审核,首先拿到公映许可证,然后赴境外参展需再次备案审核,提供备案申请及公映许可证复印件。

03境外参展须得到有关部门许可,这是若干年前就有的规定,此次通知旨在规范行业行为,警示有关人员。

04由于此前王小帅导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和娄烨导演的《颐和园》因参加电影节引发争议,此次通知引发对两位导演未来作品上映的担忧。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电影圈最严厉新规来了,好日子走到头,两位大导演恐遭封杀
图片
7月4日,靴子终于落地,电影局发布“影片赴境外参加电影节(展)前须履行备案”的通知,我愿称之为电影行业的最严厉新规。
通知有三个值得注意的重点。
1,通知从标题到内容,共出现七次“电影节(展)”,这意味着,“出海”的电影不仅参赛需要备案,即便是不参赛仅参加各种形式的放映,同样需要备案。
2、想要参加境外电影节、电影展,其实是需要双重审核,第一道是先拿到公映许可证,也就是俗称的龙标,到了这一步可以定档在国内上映,而赴境外参展,则需要再次备案审核,提供备案申请及公映许可证复印件。
3、境外参展须得到有关部门许可,是若干年前就有的规定,这次发这条通知,是在规范什么、警示谁?自己琢磨。
之所以说“靴子终于落地”,是因为早在上个月,就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图片
图片
当时分管电影的领导到任,召开业内座谈会,强调“电影人要恪守正道、自珍自爱,不能突破公序良俗和法律法规的基本底线,决不允许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问题再发生。”同时他还说“电影人队伍中,某些人身上依然存在家国情怀缺失,媚洋媚俗等不良习气,某些人缺乏自知之明和敬畏之心,结果第一粒扣子就扣歪了,非常可惜。”
没过多久,影片赴境外参加电影节(展)前须履行备案的通知就来了,很难不让人联系到上半年赴境外参展的两部电影。
图片
图片
一部是王小帅导演的二字新片,是“家园三部曲”的第二部,王小帅导演希望表现农村家庭的故事,是一部起源于城市,又回归到农村的故事。“家园三部曲”的第一部《地久天长》拍得非常好,历史有厚度、故事有深度,咏梅也凭借这部电影拿到柏林影后。
有这样的基础,第二部怎能不令人期待?
然而,王小帅在电影没有过审的情况下,今年2月份带着这部作品参加柏林电影节,并高调公开坎坷经历,电影进行了50多次删减,但经过15个月的谈判未果。
另一部是导演娄烨拍的片名七个字的电影,这部电影百分百“殁了”,目前豆瓣词条都已经被抹的一干二净。前阵子娄烨带着这部电影和几位主演到戛纳电影节放映,当时现场的视频看上去观众反应热烈,但据传被评委打了零分。
图片
娄烨近年来的电影口碑都很不错,出品相对稳定,2012年的《浮城谜事》,之后的《推拿》《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兰心大剧院》等作品在豆瓣都是七分以上。他擅长人物的深入刻画,在肩扛、手持摄影的影像风格运用上也非常独到,在国内导演阵营中是很难得的存在。
图片
但是,王小帅的柏林、娄烨的戛纳,两个人两部作品的题材、聚焦的议题,在引发反响后就已经相当危险,如今电影局针对赴境外参展发布通知,更让人替他们捏了一把汗,王小帅和娄烨,后面还会有拍国产电影的机会吗?易烊千玺主演的《三个字》,还能顺利上映吗?
这不是危言耸听、无端猜测。在领导说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严厉措辞之前,因参加电影节、影展惹来麻烦的例子就不少。
图片
原谅我在这里模糊片名。导演田壮壮在1992年拍摄了《某种颜色的风筝》,本来题材就很敏感,结果还荣获东京电影节大奖,最终田壮壮被禁止拍摄电影10年。
图片
2012年,陆川导演的《王的盛宴》入围第37届多伦多电影节,当时电影尚未过审,陆川被质疑“违规参赛”,当时片方负责人的回应是“电影确实入围了,但是现在是否过审还在等投资方的消息,所以还不能确定多伦多之旅能否成行,哪几位主创能去。”而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则表示“未过审的影片确实不能送到国外参赛,那是肯定的。”
相比而言,陆川比较听话,态度也很端正,所以《王的盛宴》在同年11月份顺利上映。
再说回娄烨,他其实是有“前科”的。差不多20年前,他执导的《颐和园》因为参加戛纳电影节,被判定5年内不得从事相关电影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