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成为英国首相的斯塔默爵士,出身普通但绝非普通人

全文2984字,阅读约需9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英国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在7月4日的英国下院选举中遥遥领先,有望成为英国新首相。

02斯塔默曾做过杂志编辑,当过左翼人权律师,奉行无政府主义、反对君主制,但现在却代表英国王室起诉过恐怖分子,被英国王室授予“爵士”身份。

03他的形象颇具模糊性,既非普通工人,也非精英阶层,背后有亲以色列的犹太商人和机构的支持。

04尽管如此,斯塔默在竞选活动中强调英国仍是北约的重要成员,仍将支持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抵抗,仍将支持以色列对哈马斯抵抗的权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一向较少被外界关注的英国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 (Keir Starmer) ,仿佛一夜之间成为全球备受瞩目的政客明星。
据英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4日,现年61岁的斯塔默领导的英国工党在英国下院选举中,遥遥领先。
因决定着英国首相与英国内阁,所以英国下院的选举可被视为“英国大选”之戏。
图片
全部选票结果在当地时间7月5日公布,但已公布的大部分结果基本宣示了英国工党的胜利。
这将意味着,时隔14年,英国工党将重返英国执政党之位,而该党的领袖斯塔默也会顺理成章地成为英国新首相。
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大陆国家、阿拉伯等亚非国家,都不免好奇:斯塔默这人,谁啊?
用斯塔默传记作者的话来形容此人,那就是这个人“难以琢磨”,极具模糊性。
你说他出身普通吧,但人家被英国王室授予了“爵士”的身份。
你说他洞悉英国普通民众的困境“接地气”吧,但背后却有一堆犹太大金主。
你说他有人权律师的背景,在乎乌干达的死囚们吧,却对巴勒斯坦人的生死与人权毫不在意。
你说他区别于英国保守党的领袖们吧,但又与他们一样,谨遵美国之外交导向。
其实呢,他的形象,根本就也没什么模糊。
图片
斯塔默曾做过杂志编辑,当过左翼人权律师,曾经奉行无政府主义、反对君主制。
然而,斯塔默却代表英国王室起诉过恐怖分子,还被英国王室授予“爵士”颇具英国“君主制度”的封号。
现在,斯塔默每周都要与英王查尔斯三世会面一次。
图片
这会是什么滋味呢?应该与英国在任时间最短(40余天)的女首相特拉斯(Liz Truss)的滋味大致相同吧。
别看特拉斯来自英国保守党,这位性格过于直率的女士曾是英国愤青,与斯塔默一样,对英国王室和相关礼节也是颇为反感,曾公开呼吁终结英国的君主制。
然而,在当选英国首相之后,她照样得按照英国传统,向当时还在世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继任的英王查尔斯三世行屈膝礼,照样得对英国王室表现出恭敬。
无论是特拉斯,还是斯塔默,他们那亦真亦假的理想,都要让位于他们对权力的向往,而为此他们当然得支持英国君主体制。
更何况,尽管理想不能当饭吃,但能成为自己的标签和广告,最后成为登顶英国政坛之巅的垫脚石。
图片
无论是在传记中,还是竞选活动中,斯塔默谈起自己的出身颇为自豪,可视作草根翻身的励志鸡汤——出身普通工人阶级但逆境翻盘后,一步步走向其人生巅峰。
尽管来自普通家庭,但斯塔默并未自暴自弃,凭借优异成绩,考进英国的精英高中,成为家中首位考上大学的人,从利兹大学到牛津大学,斯塔默成绩斐然。
在竞选活动中,斯塔默颇煽情地对他的英国选民讲述着普通甚刻意被粉饰成“贫寒”的成长经历,给人一种“接地气”的幻觉。
比如,斯塔默说,他的母亲是一名护士,他的父亲是一名工匠。年轻时,他的家境拮据,全家从未出国旅行过,意大利面就算他家的“外国食物了”。
显然,斯塔默成功营造了自己与英国首相苏纳克截然不同的形象。
图片
娶了印度富豪的女儿、精英阶层出身、曾在采访时公开表示不愿与普通阶层人交朋友的苏纳克与英国众多非精英的普通选民很有距离感。
最近这两年,英国普通民众的“生活危机”一直没得到有效解决,否则英国各地也不会重现一轮接一轮的多行业罢工抗议潮,宛如重回上世纪70年代陷入经济危机的英国。
然而,苏纳克对抗议的英国普通工作者们回应相当“强硬”,不愿让步,就连煽情地安抚也不屑表演一下。
懂得何为“拮据”的斯塔默至少让众多英国普通选民感受道:这人应该懂我们才是,他苏纳克与我们不是同路人。
准确来说,斯塔默是懂他们想听什么的。
图片
斯塔默说,他的母亲患病在身时,多亏了英国医疗体系,他的母亲得到了不错的护理,故而他对英国国民健康服务(NHS)体系产生了“崇敬之情”。
NHS最近这些年对英国保守党的政策颇为不满,怨念很重,在过去两年英国各地一轮接一轮的多行业罢工抗议潮中,NHS体系下的医护人员可是主力之一。
对于斯塔默而言,如此对英国工党利好的局面不利用起来,那就是他这英国工党领袖的无能了,NHS这个大票仓必须拿下。
自己的故事宣传到位,自己的情感演绎到位,拉近其与厌倦了英国保守党之NHS的关系,水到渠成。
图片
斯塔默说,他的妻子在NHS机构工作,而他妻子的工作让他“洞察”到了NHS的资金不足与工作积压的困境。
解决资金不足与工作积压的困境恰好是NHS对英国政府的诉求,但这个诉求,在英国保守党政府执政的几年里——无论是胖金毛约翰逊,还是他的继任者特拉斯与苏纳克——却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斯塔默短短的一席话,似要让自己成为NHS的知心人、可托付之人,毕竟他老婆也算是NHS自己人呢。
斯塔默与NHS的关系,又拉近了一步。
图片
斯塔默说,尽管自己是无神论者,但他经常与妻子孩子们一起吃安息日晚餐,保持妻子的犹太传统。
听起来,好像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家庭温馨画面,好似他与犹太人的联系,也仅限于妻子这层关系。
实则不然。
在曾经发过的一篇文章中,介绍了“以色列之友”在英国政坛遍地开花的情况,亲以色列的犹太势力在英国政坛,不次于其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力。
出身普通却能在英国政坛有所建树的斯塔默自然是“以色列之友”的一分子。
图片
52岁从律师转型进入英国政坛的斯塔默,背后当然有很多赞助者(本质为“投资商/大金主”)的支持,而其中亲以色列的犹太商人、亲以色列的犹太机构才是大金主。
与美国政坛类似,要想在英国政坛上混得风生水起,自然也要有赞助者的鼎力相助。
在7月4日英国选举之前,亲以色列的犹太商人们纷纷赞助斯塔默领导的英国工党,赞助金从数万英镑到数百万英镑不等。
拿人钱财,自然要替人出头。所以,在这轮巴以冲突中,斯塔默对以色列的支持立场,实则要比苏纳克领导的英国保守党更为坚定,曾坚定地反对以色列停火。
图片
去年11月斯塔默发出警告,如果英国工党议员在议会投票中,同意支持以色列停火的立场,那么这些人会被开除,剔除英国工党。
当月,50多名反对以色列在加沙暴行的英国工党议员纷纷宣布辞职,表达对斯塔默的不满。
然而,已经盖不住的以色列暴行在英国掀起了反对以色列的抗议潮,就连苏纳克政府都开始软化支持以色列的态度,所以去年12月斯塔默才略改说辞,在支持以色列拥有所谓的“自卫”权的前提下,呼吁“可持续停火”。
讽刺的是,对以色列糟蹋巴勒斯坦人生命与人权视而不见的斯塔默,曾算是英国比较出名的“人权”律师。
图片
把自己包装成“人权”卫士的斯塔默曾为杀害婴儿的杀人犯提供免于死刑的辩护服务,还曾促使乌干达法院撤销400余名死刑犯的裁决。
斯塔默进入政坛后曾吹嘘自己因“在全球范围内为废除死刑贡献了20年之久的诉讼策略”而获得了英国的爵位。
斯塔默当律师时还无偿为“环保”人士与麦当劳打过官司,而他律师生涯中最高光的应该是他代表英国王室起诉恐怖分子了。
总而言之,在律师职业生涯中,斯塔默处理的大案子都非常符合西式“政治正确”,为他进入英国政坛积累了政治资本。
正如斯塔默的前合伙人所说,斯塔默的野心不会止步于法律。
图片
斯塔默2015年当选英国反对党的“影子大臣”,2020年当选英国工党领袖,并开始改造英国工党,他把所有党左翼政客赶走、挤走,开始向中间路线靠拢。
所谓的“中间”路线,本质就是比较务实的左右摇摆,而斯塔默务实的方向是造福普通阶层的英国民众吗?
图片
英国亿万富翁、曾是保守党的大金主的约翰·考德威尔 (John Caudwell,上图左) 总结得挺到位:斯塔默提出的发展路线与“我作为商业资本家的观点完全一致”。
最近一直呼吁英国选民投票给英国工党的考德威尔,摇身一变,现在已成了英国工党的大金主之一。
他或许出身普通,但从成为人权律师的那刻起,他就已然不再脱离了普通群体,而从迈入英国政坛的一刻起,他就只能代表英国的精英阶层,否则他无法走到英国大选胜利的舞台上。
图片
无论是现在苏纳克领导的英国保守党,还是现在斯塔默领导的英国,他们代表都是那一小撮人,只是一个惰于伪装,一个善于表演。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政治专家指出,即便英国工党执政,英国的外交政策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
斯塔默在竞选时强调,英国仍是北约的重要成员,仍将支持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抵抗,仍将支持以色列对哈马斯抵抗的权利,当然他也以色列与哈马斯能呼吁停火。
简言之,斯塔默将如约翰逊、特拉斯、苏纳克以及近六十多年的历届英国首相一样,继续当美国的贴身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