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十五的校园

青岛第二实验初中侯沛岑
指导老师:张冬梅
一色崭新的戎装乍来盛夏的操场,
英姿般的豆蔻记住飒爽样的舞夕。
或许是因为,
教官脱口一句方言:么儿?
站军姿的舞夕不知所措地摸向裤袋,
感觉不妥地收手却又一次摸了摸;
或许正因为,
教官又连续重复了两遍。
豆蔻偷着笑憋到脸通红,
知道不是命令而是批评:
你在干什么?不许动!
十三岁的校园脸上洒满了阳光灿烂。
又一年的课堂背书声朗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
倒背如流的舞夕找到课代表检查,
洪亮的第一句,闪烁着下一句。
豆蔻说他没过,他坚持非要过了。
她情急之下一句:你非君子!
他不紧不慢回道:你不淑女。
她暗暗地听到他清晰流利地背过,
非要听到他清楚地背出才算数。
他明明知道她有意为难却就是不说。
十四岁的校园满载青春的气息正鲜花烂漫。
后一年的辩论赛场上攻守双方难分伯仲,
豆蔻唇枪舌战,
言谈间从春秋五霸到康乾盛世旁征博引。
舞夕力压群雄,
激辩中由孔孟老庄至古罗马西塞罗顺手拈来。
分庭抗礼,平分秋色,
上演着刀马旦对打双截棍难解难分。
最终豆蔻讲和舞夕:
针对每个问题的认识有度的不同,
而思考探索的过程没有对错。
刚刚台上争强好斗台下立马握手言和。
十五岁的校园通天文晓地理不知服输。
这一年,他和她都离开了校园,
她从此叫他志学,
他往后称她及笄,
留下美好记忆的这个校园永远都是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