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

青岛新世纪市北学校  真溶镁
妈妈让我喊懒虫哥哥起床,我会“喔喔喔”地打鸣叫早。
妈妈问我猫头鹰为什么站着睡觉,我会调皮地说“它的发型重要“。
妈妈考我双层盆间的棉线作用,我会开心地说“小花的吸管好好”。
妈妈想让我擦掉唇边的巧克力,我会耍赖地说“口水已经刷过了”。
妈妈的笑容真好,于是,我想把童言编成歌谣,让她一直笑。
来源: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