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纳斯达克的中国人,群嘲巴菲特

现在,大家对海外尤其是美股,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
这种亢奋有对美股长牛、慢牛的羡慕;更有对A股“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怒。
当你的前任,疯狂爱上新朋友,并使劲秀恩爱的时候,不只是因为TA遇见了真爱。
还因为,TA要和现任,把和你在一起时,浪费的感情、青春、金钱,一起补偿回来。
这就是当前,中国投资者拥抱美股的真实写照(图一)。
有朋友说,对一个要翻倍的指数,就算有10%的溢价又能怎样?
因为赚钱体验属实太好,大家开始理解老巴说的“卵巢彩票”究竟是什么意思,并嘲笑他,20年跑不赢指数,不过如此。(图二、三)
老巴这些年的投资确实乏善可陈,庞大的规模限制住了手脚,低估值风格制约了他追高,离开芒格的股东会更是枯燥了很多,对他祛魅很正常。
但作为1962年开始搞合伙制公司做投资的老头子,曾经一起投美股的这么多基金经理,为什么没几个和他一样,能穿越周期,被世人熟知呢?
这件事,比“跑不跑得赢指数”,更值得大家思考。
昨天听了“海外对冲”公号,讲的美国投资者现状。
有几点比较打动我——
比如,相较于中国投资者对英伟达或OpenAI的信心爆棚,高举高打;美国很多家族办公室因为经历的周期很多,亏钱的次数更多,所以整体偏保守;对英伟达也比较慎重,因为伟大的公司,历史上也见多了。
现在的英伟达并不是一笔很好的投资,他们想去找下一个“英伟达”;或者担心在美国配置得太过集中,想在不同国别之间做分散。
还比如,在美股做烟蒂股、困境反转,投中小市值的投资者,苦恼得不行,市场就是不给兑现,业绩达到预期不一定大涨;业绩不及预期立刻暴跌,越便宜的公司反而风险越大。
不同的市场,不同的体感,并没有觉得买美股=万事大吉。
我看,今天中国投资者积极拥抱纳斯达克的这种观感,其实和21年初大家拥抱核心资产一样,没什么本质不同。
唯一的区别在于,过去十年,美股科技股,确实靠着强大的盈利能力和股东回报,把估值消化了;而A股的这些公司,因为各种原因,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困难。
所以,跨境配置是有意义的;大型科技股,也确实是全球的核心资产;但还是要警惕,打着跨境名义,争着炒作高溢价QD-ETF的那颗心。
美股他都慢牛、长牛了,为什么就还得,一夜暴富呢?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