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连锁健身店Space决定重启

全文1414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高端连锁健身品牌Space宣布于7月8日与会员重聚,此前曾因无法继续运营停业两个月。

02Space创始人马修表示,新资方已进入公司,将补发教练们4月的工资和一个月的社保,之前欠的几个月的社保之后会补齐。

03然而,Space面临留住老会员、挽回新老会员信任的难题,以及准备足够资金面对会员退费的问题。

04目前,Space在北京、上海两城各开了一家门店,有近30名教练的课程重新开放。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停业两个月后,高端连锁健身品牌Space宣布重启。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7月1日,Space官方微信公众号“Space音乐健身”发布了《致全体会员的一封信》,Space表示,将于7月8日与会员重聚。就在两个月前,Space曾宣布4月30日后无法再继续运营,是“无奈的选择”。
图片
截图自微信公众号“Space音乐健身”
“第一次遭遇健身房跑路竟然还能复活!”在看到Space宣布重启的消息后,Space会员张女士感叹道。
“轻舟已过万重山”,Space在信里写道。
新资方进入,Space复活
五月底,Space停业一个月左右,Space健身教练们被召集开了一个线上会。
Space员工明女士(化姓)7月1日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会上,Space创始人马修告诉大家,Space会重新开,希望教练们不要着急签新工作,并表示将补发教练们4月的工资和一个月的社保,之前欠的几个月的社保之后会补齐。
“大家当时都特别开心,都愿意回去。”明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她听说有新的资方进入Space。“可能是大家的惋惜声太大吧,资本看见了市场可能。”明女士猜测说。
龙先生(化姓)也是不愿看到Space关闭的用户之一。“不知道如此充满活力激情、专业风趣可爱的教练们走向哪里?友好和谐的社群氛围又何处再寻?”5月2日,龙先生在社交媒体发布上述文字。龙先生7月2日告诉红星资本局,4月30日当天下午,他刚上完Space的两节课,当晚就听到相关消息时,他难以置信,直到看到了官方发布的通知。
Space发布的公开信证实了新资方进入的消息,也谈到了用户声音对公司产生的影响:“在暂别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看到了广大会员在社交平台上的用心分享,感受到用户对于品牌的认可和怀念,正是这份情感支持,才得以让Space重新启程。我们迎来了与品牌愿景共鸣的新股东,这也更坚定了Space对未来的承诺和展望。”
如何妥善解决员工、教练问题是难题
龙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5月底,维权群里便传出了Space要重开的消息。
明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在5月底的那场线上会后,她等待公司通知复工。但后来,公司一直没消息。之后她了解到,公司单独找了一些教练谈,还带了其中一些教练见了新投资人。若有教练不愿意回去,公司再找下一个谈。
“如果公司公开说只有一两个场馆,不需要这么多人的话,我们也能理解,公司正常赔偿,我们离职就好。但公司并没有这么做,一直拖着大家,他们希望我们把劳动仲裁撤掉。”
明女士表示,“在刚宣布停业的时候,公司欠了我们4月份的工资,没给我们交12月至4月的社保,大家就集体仲裁希望获得赔偿和补齐工资。5月下旬,我们被通知公司可能会重开,会补给我们4月的工资和1个月的社保,5月底我们发现公司在没有和我们沟通的情况下把所有人的社保都加回去了,给交了5月的社保,但公司并不需要这么多人,想去其他地方入职的同事,就需要向他们主动提离职断社保,这样公司就不需要给任何赔偿了。”
同时,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此次重启,Space在北京、上海两城各开了一家门店,有近30名教练的课程重新开放。而在之前,Space在北京、上海有5家线下门店,光是北京地区,全职教练就有30名左右。
在Space,教练是核心资产,不少学员可能会因为教练的离去而流失。如何留住老会员、挽回新老会员的信任,是Space面临的又一难题。
除此之外,Space或还需要准备足够资金面对会员退费。龙先生向红星资本局提供了一份维权群里的《Space北京史贝斯健身管理有限公司·会员损失统计表》,表中数据显示,上千名会员登记的需履约的课包、律动卡、押金等金额超560万元。
不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社交媒体上仍有不少会员表示愿意回Space继续上课。住在上海的张女士7月4日告诉红星资本局,自己目前已经约了课,打算先把原有的课包消耗完。
红星新闻记者 张露曦
编辑 邓凌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