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队员讲述湖南平江抗洪见闻:两米半洪水中,三人托举孕妇3小时

全文2569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受强降水影响,湖南平江多地发生洪灾,岳阳蓝天救援队队员刘军等人在救援现场救了许多被困在水中的人。

02在救援过程中,刘军和队友们遇到了三位在水中托举孕妇三小时的男人,以及一位仅头部能仰起勉强呼吸的老人。

03由于语言障碍,刘军在救援过程中遇到了困难,但他仍然坚持救援,最终成功救出了孕妇和老人。

04蓝天救援队队员在救援过程中忍饥挨饿,完成了大量的转运工作,他们表示救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

05刘军表示,他希望通过推广岳阳蓝天救援队,让更多的人加入公益,宣传他个人的意义不大。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受强降水影响,湖南平江多地发生洪灾。7月1日下午3时左右,湖南岳阳蓝天救援队队员刘军赶到平江救援现场,和队友易景林、何鑫三人一艇,乘冲锋舟进入城关镇东街小巷。
洪水漫进街道,有三个男人在水里托举孕妇三个多小时,还有一位老人浸泡在洪水中,只剩头部能仰起来勉强呼吸。这些天,刘军和队友们救了无数被困在洪水中的人。
“看到灾难,你没有办法不上,这已经成为一种信仰,没办法再舍弃了。”刘军说。
【1】“再晚来几分钟就坚持不住了”
刚进入街道,刘军就听到有居民在大声呼喊。“四处都是喊叫声,看到我们之后就拼命喊。”刘军听不懂平江方言,还以为居民是要他把大家转运出去,于是只能一遍遍大声安抚道:“不要着急,我们来了。”然而他越喊,周围的声音反而越大,其中夹杂着零碎的“救命”、“快一点”的声音。
刘军感到奇怪,随后便看到远方三四米左右,二楼窗边有个人在拼命地喊他们,边喊边把手往下指。十秒后,他发现三个男人死死地拉着床单吊在窗户下面,他们的另一只手里托举着一个女人。
易景林把船开近四人,一个男人说:“先救我老婆,我老婆已经不行了,她是孕妇。”听到这里,刘军毫不犹豫地就跳了下去,洪水瞬间没过了他的头顶,他还被水中的杂物撞到了腿,剧痛在他上船后仍然持续了五分钟。此时的水深已有两米半,但他此前并不知情,因而也没有多加防备,跳进水后他的脚都没有踩到底,隔了一两秒才重新浮出水面。
图片
刘军正在救援四人。图/潇湘晨报
这四人是在涉水逃离时被洪峰冲走的。水里的四人都已经失温,刘军先往孕妇身边游去。“她一直在哭,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也配合不了我,我只好两手放在她的腋下,就这样一直把她拖到船边上,配合队友何鑫才把她拉了上去。”
把几位男士也顺利上冲锋舟后,孕妇的丈夫已完全处于失温状态,“像打摆子一样控制不住地颤抖,”但他嘴里仍然不住地说着“感谢救命之恩”。“他跟我说,他的妻子已经几次说要放弃了,不想扯床单了。三个男人一直托举着她,他们也说,要是再晚来几分钟他们就坚持不住了。”
刘军被三位男士的行为深深感动,“人在有流速的水体里,其失温速度是在静水里的十几倍,他们三人能在那里撑三个多小时,已经很伟大、很坚强了。”“当我们在救别人时,看到他们也在顽强自救,没有让身边的生命流失,作为一个救援队员我也很感动。”
【2】语言障碍加大救援难度
虽是岳阳人,但刘军听不懂平江方言。他表示:“平江话是我们岳阳话里唯一一支和其它各县方言完全不同的语系,语气完全不在一个调上面,其他县讲方言我们基本能听懂,但平江话基本上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平江又在山区,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也听不懂我们讲普通话。”
此时,救援工作增加了难度和障碍。
“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有时旁边的邻居还要帮忙翻译。我要救人时,问他们哪里有通道可以过去,他们也说不清楚,我很着急。”急了声音就容易大,救援的三天时间里,刘军一直在“吼叫”。“救援的全程都在下暴雨,雨的声音非常嘈杂,这种情况下你要和别人去交流,而且你还听不懂,我好像聋了一样,就会特别大声。”
他的声音已经嘶哑,吃了两天药才有所好转。救援后期,他们也掌握了一些工作方法。比如接到救援信息后,事先询问已到高地的平江本地人,希望这些人能够带路到具体的救援地址。但在救援前期,这项工作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成百上千的人“争先恐后地要上船。”
下雨下得最大的二十分钟里,刘军劝退了一对想要从三楼跳水的夫妻。他们两人住的是老房子,害怕楼房坍塌,但楼下又被水堵住出不去,两人就把防盗窗全部砸开了,想要跳下来让救援人员接住。
刘军喊:“不能跳,真不能跳!这样跳很危险!”因为洪水里会携带电冰箱、洗衣机等大量杂物,他之前就被杂物撞到了腿。在暴雨中和两人沟通了二十分钟后,刘军终于劝住了他们。“我承诺不会走,如果水涨到了二楼,我可以第一时间把他们接过来,是这个承诺才让他们不跳的。”
【3】“救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
7月1日队员们到达平江后,均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刘军工作了18个小时。“三天睡了九个小时,”他说,“也不觉得困,只是到后来拿不住东西了,才觉得累。”队友接替他换班时,他才到营地里准备休息,“上一秒还在和队友说话,下一秒就睡了过去。”
前期大量的转运工作完成后,救援人员会在应急群里接公单。“救不完,根本救不完,单子一直在派。”由于时间紧张,队员们抵达现场时并没有带多少物资,加上后来水位继续上涨,救援队原先经过的道路已被完全淹没,物资也无法迅速送达,他们是忍饥挨饿完成救援的。刘军表示:“我们一没得吃,二没得喝,我们几个队友都失温了。”
队员陈立玮连续泡在水中18小时,身体已经完全失温。“我们搞了个保温毯,用雨衣给他裹着,然后把他放在车里,把车门关上,他才活过来。”刘军的另一个队友刘宇杰是一个健美运动员,“他是全场救援,像那种二楼没有梯子可以下来的,都是踩着他的头,再到肩膀,然后一点点接下来的。”
刘宇杰的体能消耗非常大。“他真的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完了,但我们那个地方是个孤岛,没法进出,我们只带了点干粮。”刘军形容。直到18个小时后水退了一点,队友才送了吃的过来,“刘宇杰饿得眼睛都发绿了,他一个人把我们九个人三分之一的物资都吃完了。”
现场有一个老爷爷需要紧急救援,当时洪水距离他的房顶只有30厘米,老人只能仰着头出气,刘军和易景林、何鑫三人没带任何补给,直接进去施救。他们见到老人时,水位已经到了他的嘴边。“他已神志不清了,不停地呛水,水在他的嘴巴和鼻子周围一上一下。”
图片
水位已经到达老人脖颈。图/受访者提供
岳阳市蓝天救援队由负责人陈华于2009年开始组建,2011年正式成立。成立15年来,他们一共施救6000余次。刘军表示:“我们不管去到哪个城市,不管去到多远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我们没有收过被救者一分钱。来往路费、吃饭住宿都是AA制,包括个人装备包里的手电筒、衣服、鞋袜等也都是自己购买,没有一分钱工资,也没有一分钱福利和补贴。”
图片
蓝天救援队队员正在急流水域训练,其中第一排左一为刘军,左三为陈力玮,左四为刘宇杰。图/受访者提供
2015年6月,长江东方之星号客船倾覆,中国蓝天救援队当时在岳阳集结。正在岳阳开酒店的刘军发朋友圈表示,救援人员、工作人员以及遇难家属都可以免费住酒店。就这样,他和蓝天救援队相遇了。
“他们睡过的房间就像没睡过一样,干干净净的,从来没觉得自己一个救援人员做了什么很骄傲,都非常谦虚,我就想我必须加入。”3天后,刘军成为蓝天救援队的一员。
截至目前,刘军的志愿服务时长已达6000多小时。他的酒店生意也因此受到影响,7月1日,他刚准备跟别人签约新的合作项目,但因救援工作也只能暂且将其搁置。“在合作之前,我首先要承认自己蓝天救援队的身份,我是一个救援队员。”
十年来,刘军也曾无数次想要放弃,但救援早已融入了他的生活。“看到灾难,你没有办法不上,这已经成为一种信仰,没办法再舍弃了。”接受采访时,他再三强调,一定要把他的队友都写进去,“救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他说,“我希望能够推广一下我们岳阳蓝天救援队,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公益,加入这种团队,宣传我个人的意义不大。”
九派新闻记者 闫华阳
编辑 王佳箐 肖洁
【来源:九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