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时隔14年工党再上台执政,斯塔默将如何带领英国前行?

图片
当地时间7月4日,英国迎来议会下院选举投票。根据5日公布的正式计票结果,工党赢得议会下院过半数席位,时隔14年后,再次成为英国执政党。
按照规定,英国首相苏纳克5日将向国王查尔斯三世递交辞呈,获得批准后卸任首相一职。斯塔默将获国王任命,成为新一任英国首相并负责组阁。
“史上最差战果”
根据截稿前的正式计票结果,在议会下院650个席位中,工党已赢得410个,保守党获得114个,自由民主党获得70个,苏格兰民族党获得8个,改革英国党获得4个,绿党等其他党派及独立候选人亦有所斩获。
目前,剩余选票仍在进行统计,但大局已定。
当地时间5日凌晨,英国首相苏纳克祝贺工党获胜,并表示对败选负责。他说,这一结果“发人深省……我很抱歉”。
工党领袖斯塔默说:“改变从现在开始”。
这一结果总体符合外界预期。多项民调显示,近几个月来,执政党保守党的支持率一直落后工党约20个百分点。
对保守党来说,这是一个灾难性的夜晚。从席位数看,此次选举结果被视为保守党“史上最差战果”。不但前首相利兹·特拉斯、国防大臣格兰特·沙普斯的议席输给工党,雅各布·里斯-莫格、佩妮·莫当特等保守党名人也败给工党。
相比之下,在2019年的议会选举中,时任党魁约翰逊带领保守党强势拿下365个席位,而时任党魁科尔宾领导的工党只获得203个席位。如今,朝野两大政党格局发生逆转。
从党魁命运看,苏纳克的首相任期将就此戛然而止。有舆论指出,如果苏纳克卸任党魁,保守党将在关键时刻面临一场内部争夺战。
从保守党执政经历看,这是该党连续执政14年后遭遇毁灭性打击。保守党的这一轮执政周期可以追溯到戴维·卡梅伦2010年带领保守党赢得大选。
有分析称,此次选举结果体现出选民对保守党的惩罚。
14年来,英国经历了“脱欧”、新冠疫情蔓延、生活成本高企、经济陷入高通胀低增长……这导致民众特别是低收入群体面临极大生活压力,罢工接二连三发生。
在未能兑现扭转国家局势承诺的同时,保守党内部曝出“聚会门”等各类丑闻,不断透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在竞选期间,英国经济萎靡不振被视为保守党执政一大罪状。此外,非法移民管控、公共医疗就医难等也是热门议题。
四年完成蜕变
对工党来说,这是时隔多年之后的又一场历史性胜利。
鉴于工党赢得议会下院过半数席位,即650个议席中的至少326席,能够单独执政,现年61岁的该党领袖斯塔默将受英国国王邀请组阁执政。
工党上一次执政还是从1997年至2010年。此次斯塔默带领工党赢得的胜利也接近1997年时的情况,当时,托尼·布莱尔带领工党赢得418个席位。
此后,布莱尔担任首相长达10年,但于2007年因丑闻缠身,加之跟随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声誉大跌,不得不辞职。他任内的财政大臣戈登·布朗接任首相后无力回天,工党政府在2010年5月的选举后下台。
此后,工党持续处于在野党地位。四年半前,工党遭遇1935年以来最严重的选举失败。当时,时任保守党党魁约翰逊带领政党取得大胜,随后推动英国正式“脱欧”。
当时,这对工党造成不小打击,引发领导层更迭,时任工党领袖科尔宾随后“交棒”给斯塔默。
从表面上看,斯塔默是一个典型的建制派人物。他曾是一名律师,2015年成为英国议会下院议员,曾担任工党影子内阁“脱欧”事务大臣。
但是,相比其他政治领导人,斯塔默的出身相对卑微。
斯塔默在伦敦南部的一个小镇上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工匠,母亲是一名护士,患有严重残疾。斯塔默曾说,他注意到人们看不起他在工厂工作的父亲,欺负他的兄弟。
不过,斯塔默的父母都热衷政治,他们给长子起名基尔·斯塔默便缘于英国议会第一任工党领袖基尔·哈迪。
不负众望,在过去四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斯塔默完成了一场“蜕变”——带领工党从英国政治外围回到核心地位。
有分析称,此次选举结果似乎表明,在经历了保守党执政多年带来混乱和分裂之后,工党的口号——“是时候变革了”引发选民共鸣。
斯塔默的成长经历也可能发挥了一定作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顾问叶江注意到,工党提出不会向工薪阶层增税、将向弱势群体倾斜等草根主张,吸引选民支持。
“与此同时,相比科尔宾时期,斯塔默领导下的工党政策出现向中间靠拢的变化趋势。”叶江说。
执政挑战不少
但是,斯塔默能否带领工党解决英国内外面临的一系列挑战,就百姓真正关心的问题拿出有效解决方案,有待观察。
在竞选期间,斯塔默提出多项改革主张,包括通过改革规划法和投资新的工业战略来发展国家经济等。但右翼批评说,斯塔默需要增税来为他的计划提供资金;左翼怀疑说,他的宣言不够雄心勃勃,无法让英国变得更好。
此外,有舆论指出,此次改革英国党的表现似乎表明,这个右翼政党在全国范围内挤压了保守党的势头,同时对中间偏左的工党构成挑战。
在此次议会选举中,英国“脱欧”运动推手奈杰尔·法拉奇首次成为议员,其领导的改革英国党被视为今后英国政治中不可忽视的一个角色。工党可能不得不应对强硬右翼崛起的势头,这在欧洲范围内已经有所体现。
有英国媒体说,工党看似受益于公众对保守党普遍的不信任情绪,“好日子”可能也不会太久。
叶江指出,眼下,工党执政得益的一个因素是英国经济出现好转迹象。英国官方数据显示,一季度英国经济环比增长0.6%,为两年半来最快增速。“这也是苏纳克押注提前大选的原因。”
此外,工党会如何处理外交事务,包括对华政策等,颇受关注。
舆论注意到,妥善处理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是英国政府不可回避的课题。工党影子外交大臣拉米近期表示,在保守党执政的14年里,英国对中国的态度“摇摆不定”,工党正计划对中英关系进行全面审查,“以便我们能够确定方向和路线”。
有分析称,工党有理由延续英美“特殊关系”,但将于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将是一大变数。这是因为如果特朗普上台,英国可能需要适应一个更具保护主义色彩和难以预测的美国。
叶江预计,英美“特殊关系”不会发生明显变化。从历史上看,在布莱尔执政时期,曾与美国共和党总统小布什打交道。
但如今,不排除英美在巴以局势等问题上出现步调不一的情况。上月,工党表示将承认巴勒斯坦国,以推动和平进程重启,这与美国的立场存在差异。
此外,既然斯塔默承诺要改善英国经济,那么就需要妥善处理与全球大型经济体中国和欧盟的关系。
叶江表示,工党向来反对“脱欧”,如今虽然不可能“走回头路”,但从斯塔默表态来看,在工党领导下,英国对欧盟的政策可能出现调整,英欧关系会比保守党执政时期更柔和。
斯塔默也将成为英国在8年间产生的第六任首相。有舆论称,如此频繁的首相更迭是19世纪3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也折射出以政治稳定和务实著称的英国当前在政治上的动荡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