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高考时不来月经,她们决定给自己用药

每一个迎来中考和高考的六月,都有一些女孩在为可能跟考试日撞上的例假发愁。
在社交平台搜索“高考”“月经”等关键词,便会弹出一系列求助帖:“如何让月经避开高考?”“例假正好跟高考时间重合怎么办?”
2021年发布的《中国女性生理健康白皮书》显示,有六成女性存在痛经症状,其中33%的女性经历过中度痛经,10%的女性则经历过重度痛经。
月经可能只是影响高考状态,但痛经直接能让你没法高考。2013年高考期间,四川宜宾曾报道过这样一则新闻——宜宾的一中考点,一名考生在开考前20分钟因痛经在考场内昏迷,被一名考生发现后抱到校外求助。最终,昏倒的考生打完止痛针后坚持回到考场考试。
图片
2013年6月7日,四川宜宾一中考点,一女考生因痛经在考场内昏迷,一男考生抱起她到校外求助(视觉中国)
使用药物推迟经期的女孩们就是想避免这种状况。当月经与重大考试撞上,毫无意外地,考试总是被置于第一顺位。女孩们求医问诊,在互联上发帖求助,服用避孕药或黄体酮等药物推迟月经。
这些方法奏效吗?有什么具体影响?高考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推迟月经后,她们真的收获了满意的分数吗?《南方人物周刊》找到了几位曾经或正在使用药物推迟月经的考生,跟她们聊了聊这段经历。
当月经撞上考试
2024年3月初,学校一模考试时,樱桃发现自己来月经了。
樱桃的月经周期一直不太规律。“一模”那次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还好穿的是黑裤子,书包里有预备好的卫生巾。”但她还是弄脏了衣服。发现月经来了时,她正在考数学,“本来数学题就很难做,当时就崩溃了。”
那次考试樱桃“发挥得不太好”,只考了522分。那次之后,她开始担心“高考和月经撞在一起。”
痛经是樱桃想要推迟月经的最主要原因,“我经期的时候每次都很疼,心情很烦躁。”后来樱桃和母亲一起去了医院,医生给她开了一盒地屈孕酮片,用来延迟经期。
樱桃的经历当然不是个例。决定推迟月经之前,许多女孩都经历过痛经带来的挫败。
张颖是上海的一名应届考生。与樱桃一样,她有着严重的痛经史。痛感袭来时,她常常觉得“头懵”,只能蜷缩起身子。
她试过艾灸和热水袋保暖缓解疼痛,都没啥用。而效果最明显的止痛片,她觉得“伤身体不能经常吃”。
三年前张颖参加中考时,刚好撞上感冒和经期,在头一天的语文考试中,她发挥失常。最终“比平时少考十多分”,没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市重点高中。这件事被父母念叨了三年。尽管不是她的错,她还是内疚了许久。
今年参加高考的希希上一次由于痛经发挥失利是在中考期间。三年前,希希中考体育的时间刚好撞上月经,痛经导致她考跑步时比平常练习多用了一分钟。
图片
痛经不是大病,但痛起来要命(视觉中国)
碰运气
进入高考倒计时,希希的月经周期一直是月末。直到考前一个月的5月初,她的月经突然来袭,而且一来就是18天。
在密集的考前训练中,她请了半天假去医院,“医生说高考压力大,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向医生表达了想要延迟月经的诉求后,医生给希希开了一盒地屈孕酮片,建议她半个月后再复查。
地屈孕酮片又称达芙通,处方药,一般用于治疗痛经、子宫内膜异位、月经周期不规则等病症。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科的副主任医师高绿芬告诉《南方人物周刊》,地屈孕酮片和黄体酮同属孕激素类的药物,是调节经期的方案之一。另外两种方案还包括服用避孕药,以及皮下注射GnRHa药物暂时抑制患者的下丘脑-垂体-卵巢轴,从而进行月经干预。
“除了最后一种方法,前两种都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每年4至5月,高绿芬都会接诊一些想要进行月经干预的考生。“我们用药的前提是指征要明确。这种干预只针对月经量特别多、痛经特别严重到影响日常生活的考生。另外,用药的原则是不扰乱她们的内分泌,不影响健康。”
张颖第一次接触地屈孕酮片是几年前。因为痛经和月经不调,母亲带她去看医生。那时医生给她开了两盒地屈孕酮片,建议她先调整月经周期,再治痛经。药吃完后,她“月经的周期变规律了”。可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半年。
吃了两天地屈孕酮片后,希希就停药了,因为副作用有点大,“头晕,白天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做题。”5月末,月经止住后,医生开的药就被她搁置一边。
社交媒体上,许多女孩表达过相似的担心——害怕副作用,到底要不要吃药推迟月经?发这条帖子的樱桃说自己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吃药,“因为痛经是我目前最痛的经历了。”
高绿芬指出,服用避孕药推迟月经可能会引发不规则的阴道出血,这个方案不是首选。服用黄体酮等孕激素类的药物则可能引起头晕、恶心、乳房胀痛等症状。“每个人对药物的耐受性不同。虽然推迟了月经,但可能会出现别的不舒服症状。”
关键是,吃药能否成功推迟月经是一件碰运气的事。
4月,张颖动念推迟月经是因为一个月后上海进行的“小高考”。医生重新给她开了地屈孕酮片,她吃了十天后停药,月经准时到来。等她5月想继续如此操作时,时间却卡不准了。担心撞到高考,她去医院新开了药,一直吃到了高考结束那天。
尽管吃药后,希希的月经止住了,可进入6月,她的月经又来了。幸运的是,“这次没那么痛”。
樱桃则没那么幸运。从5月下旬开始吃药的她在高考语文考试期间还是来了月经,她举手向老师示意,“当时没带卫生巾,只好先用纸巾凑合了一下,感觉自己挺倒霉的。”
图片
2024年6月10日,北京,考生家长用亲手编织的向日葵迎接女儿完成高考(视觉中国)
“即使考砸了,你的人生还是要继续”
第一次听说吃药可以推迟月经时,希希还在读高二。她读高三的学姐就是这么做的。等她读了高三,化学老师在课堂上语重心长地提醒,可以吃药避开高考时来月经。
早在资讯远不及现在发达的2009年,肖涵已经在母亲的建议下尝试服药推迟月经。
肖涵的母亲听邻居说自家孙女吃避孕药成功推迟了月经,于是从社区妇联那里领了避孕药。
离高考不到两天,肖涵开始吃药。但她的尝试还是失败了。考最后一门英语的下午,她的月经突至,做题的思路一下子被打乱。
回忆中,那不是一段能量化的时间,“监考老师提醒还剩几分钟的时候,我的作文才写了不到一半。”她最终的英语分数比平时少了将近30分,与江苏省当年的一本线擦肩而过。
现在聊起这件事,肖涵觉得是那个年龄的人认识上的局限。“当时觉得人生只有这么一件大事,需要做很周密的准备,一直在做高考时间倒数,我整个人都特别紧张。”
分数出来后,肖涵报考了青岛一所高校,“当时录取我的专业是当地本一的重点专业。”阴差阳错地,她实现了高中三年的目标。
如今已经成为母亲的肖涵反思,“如果不是特别不舒服,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么一次大事件去改变自己的生理。高考固然重要,但即使考砸了,你的人生还是要继续,还是有很多其他的可能性。现在我也当妈妈了,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把高考看作人生唯一重要的事。”
图片
吃药能否成功推迟月经,是一件碰运气的事(视觉中国)
与肖涵的感悟类似,高鑫鑫也认为“高考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但她为了获得这点感悟付出过更大的代价。
2016年夏天,本该参加高考的高鑫鑫在考前十天被送进了医院急诊。诊断结果显示,她患上了脑血栓。
这之前的两个月,高鑫鑫由于不希望月经影响考试,在本地一家三甲医院医生的建议下开始每天服用毓婷,“我一般也不痛经,也不会因为月经影响生活。当时很简单的心态是,高考要做万全的准备。”
服药不到一个月后,她开始出现“没完没了的”头痛。试过针灸,也问过医生,“当时大家都不会想到一个18岁的女孩会中风。”
确诊那天的一早,她记得自己先是视力变得模糊,接着反应能力变缓,“班主任点了我的名字我都没反应,还是同桌推我才知道。”
随后,她发现自己不认识正在做的卷子上的一行行字……
高鑫鑫被送进医院,确诊脑血栓。后来她认真读了毓婷的说明书,“上面说它有引起血栓问题的风险,但那个概率很小,就让我碰上了。”
高鑫鑫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错过了2016年的高考。
一直以来,她的目标院校都是某大学,并将该校的缩写刻在书桌上。进入高三,她的理综成绩一度下滑得厉害,于是周末被她排满了补习。“很卷,心态也很不好——为了不痛经去吃避孕药,心态能有多好?”
等到复读那年,她像是变了个人,沉稳了许多。2017年的高考结束后,她笃定自己考得好。“不是超常发挥,但也不会出岔子。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更能沉住气,大概是经历了上年的变故后一夜长大了。我比其他同学更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知道高考不是最重要的东西,真的不是。”
(本文除高绿芬外均为化名)
• (记者注:如果想延迟月经,请遵从医嘱服药。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妇儿科副主任邓敏端建议,月经干预的最佳时间是高考前1-2个月左右。毓婷属于紧急避孕药,不宜长期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