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大低成本航司进军非洲大陆,亚航长途公司重启长航线网络扩张

全文4428字,阅读约需13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亚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亚洲航空集团(AirAsia Group)计划在今年11月15日开通一条直飞非洲肯尼亚内罗毕的新航线。

02亚航长途首席执行官Benyamin Ismail表示,预计每年将有超过156,000名乘客通过这条航线出行,促进马来西亚与肯尼亚之间的旅游和发展。

03除此之外,新航线还将为亚航长途的其他重要市场提供极佳的连接机会,包括澳大利亚、中国、韩国、日本和泰国。

04亚航长途曾在2016年尝试开通飞往非洲毛里求斯的航线,但因运营不到半年便停止运营。

05目前,亚航集团正快速恢复在大中华区的航线网络,在中国航点共有20个,其中中国内地有16个。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王潇雨 摄影)
在经过一系列重组和架构调整工作逐渐开始走出危机之后,随着航空市场需求快速回升,亚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亚洲航空集团(AirAsia Group,下称“亚航集团”)也已经开始着手重建其航线网络,尤其是在亚太地区之外更广阔市场区域的长航线网络。
7月1日,亚航集团旗下亚洲航空长途公司(下称“亚航长途”)宣布将在今年11月15日开通一条直飞非洲的新航线,目的地是肯尼亚的首都,被誉为野生动物园天堂的内罗毕。通航后亚航长途将成为马来西亚唯一一家提供直飞内罗毕的低成本航空公司。
重返“新”大陆
“我们预计每年将有超过156,000名乘客通过这条航线出行,这不仅会加深马来西亚与肯尼亚之间的联系,也将促进两国的旅游发展。此外,这条航线为我们的其他重要市场——包括澳大利亚、中国、韩国、日本和泰国——提供了极佳的连接机会。”亚航长途首席执行官Benyamin Ismail于7月1日在吉隆坡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包括《华夏时报》记者在内的媒体表示,“这些地区的旅客可以更加经济实惠地前往肯尼亚,并在吉隆坡享受便捷的中转服务。”
这并非亚航长途第一次尝试将航线网络拓展至非洲市场,2016年10月,亚航长途曾开通过吉隆坡飞往非洲岛国毛里求斯的航线,但在开通后不到半年便停止运营。
此番再次尝试进军非洲市场,按照亚航集团母公司壹必投集团(Capital A)首席执行官托尼·费尔南德斯的说法,“尽管我们的起源在亚洲和东盟,但我们始终怀揣着将吉隆坡建设成为全球低成本航空枢纽的宏伟梦想。”
“此航线开通是我们向非洲这一新大陆迈出的第一步,为建立全球网络和探索新的机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进一步体现了我们一直致力于提供经济实惠的旅行选择。”在托尼·费尔南德斯看来,这条航线的开通,不仅为亚洲与非洲之间搭建了直接的桥梁,也预示着两大洲间旅游、商业和贸易往来将持续加强。
新航线将在周一、周三、周五和周日每周运营四次,其中D7101航班将于19:00从吉隆坡起飞,23:00抵达内罗毕,回程航班D7102于00:30从肯尼亚起飞,于15:10抵达吉隆坡。对于转机旅客来说这是个非常友好的航班时刻表。
肯尼亚以其广阔的翠绿草原、无边的开阔天空和丰富的野生动物而闻名,是游客们热切向往的目的地。内罗毕不仅能够观赏到濒临灭绝的北方白犀牛和马赛马拉壮观的动物大迁徙,而且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大都市。但内罗毕的魅力不止于此——这座城市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大都市,以其繁华的夜生活、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多元的传统风味而闻名。
作为亚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亚航集团走出疫情影响,重新开始航线网络的拓展也承载了马来西亚旅游业的期待。
马来西亚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长YB拿督斯里张庆信表示:“亚航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成功缩短了亚洲、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区与马来西亚之间的距离。如今,我们期待着迎接更多来自肯尼亚的游客,让他们探索马来西亚的美丽目的地,包括古晋、亚庇(沙巴)、槟城、兰卡威等地。特别是在我们朝着2026年马来西亚旅游年的目标迈进时,我们预计将吸引3560万游客,目标创造1471亿令吉收入。”
当然,除了本地的航空和旅游业之外,航空公司以其航线网络的覆盖以及低成本航空的低票价吸引力也将有机会争夺更多往来于非洲的游客和商务旅客。亚航长途方面表示,将通过中转联程服务,为肯尼亚和东南亚、北亚、中亚至澳大利亚的130个目的地之间建立重要联系。这一举措将为所有旅客提供既经济又便捷的旅行选项,同时强化公司对全球连通性的坚定承诺。
亚航集团方面表示,内罗毕航线将是连接亚洲和非洲的重要纽带,未来将会为该区域内的贸易、旅游和商业之间的往来赋能。亚航长途通过提供吉隆坡与内罗毕之间的直飞航班,提升两地的互联互通,进一步促进两国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机遇。
非洲作为能够提供独特旅游体验的目的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游客眼中,已经成为一个日渐受到欢迎的目的地。这也为亚航长途以及亚航集团其他几家区域航司通过中国市场吸引到更多客流通过其枢纽和网络前往更多目的地提供了机遇。
目前亚航正在快速恢复在大中华区的航线网络,根据亚航集团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航点共有20个,其中中国内地有16个(宁波将在8月1号开通),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中国台湾共有4个。这些航点共运营60条航线,其中亚航长途公司(D7)及泰国亚航长途公司(XJ)目前在中国运营的航线数量为9条。
联合国旅游组织不久前发布的《世界旅游业晴雨表》显示,2023年到访非洲的国际游客数量达到6640万人次。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际游客到访量达3960万人次。据外媒报道的数据显示,肯尼亚去年国际游客数量达175万人次,同比增长18%,旅游收入同比增长24%。肯尼亚旅游局也在去年公布“2023—2028年旅游发展战略”,提出到2028年实现每年吸引国际游客550万人次、旅游收入约66.3亿美元的目标。
如果再考虑到非洲地区也是中资企业“出海”的一个重要目标市场,连接中国与非洲之间的航空运输市场实际上潜力巨大。这当然也吸引到其他航空公司的注意,包括一些中东和欧洲的航空公司一直以来都是通过枢纽中转非洲市场的主要竞争者,而一些中国航司也通过开通直飞航线加入其中,比如今年7月15日起,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就将开通每周两班的广州-内罗毕直航。
不过与传统全服务航空公司相比,亚航长途在价格上的巨大优势显然是竞争的“杀手锏”。按照亚航长途公布的票价,从中国内地城市飞往内罗毕的单程含税起步价是1582元人民币,而本报记者从OTA等平台查询今年11月15日从广州前往内罗毕的单程价格,亚航长途的价格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而其他航司的价格一般都在3500元-7900元不等,由此可见低成本航空杀入非洲航线市场的“搅局”作用明显。
重启扩张
亚航集团方面将内罗毕航线的开通称为“历史性的扩张”。
实际上,从亚航的宣传语“现在人人都能飞”到亚航长途“人人都能飞得更远”,亚航长途成立以来的目标就是将亚航集团在亚太地区几个区域市场的成功经验在长航线市场进行复制,从而实现其创始人托尼·费尔南德斯打造一个全球低成本航空公司网络战略的雄心。
为此亚航长途还曾经开通过包括伦敦、巴黎在内的欧洲热门航点,与一批传统的全服务航空公司展开竞争。但结局也和此前曾经尝试过运营远程洲际航线的其他很多低成本航司一样,并没能站住脚。
此后的新冠疫情对跨国旅行的影响更是对亚航长途带来沉重打击,这也成为亚航集团随后启动一系列资产重组以及架构变革的重要原因之一。
亚航集团在2022年更名为Capital A Berhad (壹必投)集团,并在2024年初宣布将旗下航空业务尽数剥离,全部出售给亚航长途。今年4月底,壹必投集团宣布与新成立的即将控股亚航长途的亚洲航空集团(AirAsia Group)签署有条件买卖协议。这标志着壹必投集团战略性地出售其航空业务,而亚航集团则通过此次收购进一步拓展其航空版图。该协议象征着壹必投集团的战略性出售及亚航集团航空业务的战略性收购(“交易”)。
这项交易分为两部分,亚航航空集团有限公司(AAAGL),由亚航在泰国、印尼、菲律宾和柬埔寨的子公司组成,将通过向壹必投集团发行价值30亿令吉的亚航集团新股份来完成出售。在完成撤资后,壹必投集团将立即以实物股息形式向其股东派发价值22亿令吉的亚航集团股票。在完成撤资的提案和亚航长途的提案后,壹必投集团将持有亚航集团扩大后的股份总额的18.39%。
亚航有限公司(又称马来西亚亚航),以38亿令吉的价格出售给亚航集团,用以偿还壹必投集团对亚航有限公司的相应债务。
按照亚航集团方面的说法,通过这一系列重组将实现其“单一航空公司”战略,巩固其作为亚洲最大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地位,并重塑全球低成本旅游市场。
按照计划,交易之前,亚航长途的股份及上市地位将转移至亚航集团,这一举措将使得亚航长途的股东在持有亚航集团股份的同时,有效地扩展了航空集团的企业架构。此外,亚航集团还计划发行免费认股权证,以表达对股东持续支持的感激之情,并提供给他们一个增强股权参与的机会,这将进一步促进扩大后的航空业务在未来实现增长。考虑到该交易的规模,亚航集团还被建议进行私募,以巩固集团财务状况、扩大股东基础并提高股票交易的流动性。从亚航长途股东的角度来看,通过发行30亿令吉的新股获得68亿令吉的未锁定价值,凸显了该战略的吸引力。
亚航集团方面表示,这笔投资使他们拥有了成熟且现有的航空业务运营的所有权,该业务由四家东盟最广泛短途航线的航空公司组成,从而巩固了亚航集团在东盟作为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地位。
通过这一系列动作,以及航空运输市场重回正轨,亚航长途也终于可以“轻装上阵”。按照亚航集团方面说法,亚航长途今年开局表现强劲,财务状况稳健,载客率保持高位,在航线网络上巩固了其市场领导者的地位。
对亚航长途来说,另一个标志性动作就是一些新的长航线的开通。目前亚航长途除了与大洋洲之间的航线之外,还在今年3月开通了飞往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航线,以及沙特阿拉伯吉达航线。开通内罗毕航线也成为亚航长途将其网络拓展至更广阔市场的又一步。
航空市场的恢复以及需求的快速上升也是航空公司愿意重启扩张节奏的关键原因。根据亚太航空协会(AAPA)发给《华夏时报》记者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亚洲地区航空公司共运送了2,790万名国际旅客,比去年同期增长23.9%。流量平均为2019年水平的89.4%。以收入旅客公里数(RPK)衡量,需求同比增长27.4%,反映了长途旅行市场的强劲势头。考虑到可用座位容量增长26.4%后,本月平均国际客座率小幅上升0.6个百分点,达到79.0%。
AAPA总干事Subhas Menon表示:“今年前五个月,亚太地区航空公司共运送了1.44亿名国际旅客,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4.8%。同期,国际航空货运需求增长了16.0%。”
但在谈到其他扩张计划比如是否考虑重回欧洲市场时,Benyamin Ismail在7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关注点是非洲,对于其他地区或者城市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Tony Fernandes此前曾表示,“自2001年成立以来,亚航一直致力于实现一个愿景:打造一个简单、高效、注重成本效益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模式,主要针对短途航班的优化运营。为了拓展中程市场,我们在2007年推出了亚航长途,同样坚持低成本和高效运营的理念。空巴A321LR和A321XLR的引入为我们开启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使我们能够抵达新的目的地,开拓新的和服务不足的航线。这是亚航成功的关键。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盈利的、低成本的航空网络,与全球航空业的领军企业一较高下。”
亚航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Bo Lingam此前也曾透露:“亚航和亚航长途的运营将整合为统一的单一机型机队,摆脱了传统混合机队的复杂性。这些飞机具备7至10小时的远程飞行能力和卓越的燃油效率,超越了以往窄体飞机的航程和效率。”
这实际上也反映出亚航在运力结构上正在发生变化,制造商推出航程更远的窄体机,使得航空公司有机会用其执飞更长的航线,从而不必像从前那样担心运营宽体机队所造成的成本风险。
根据planespotters数据库显示的信息,亚航集团目前远程宽体机队有26架A330系列,而此前曾经创纪录订购的百架规模A330neo订单已经“淡出”,即便是已经接收的两架A330-900新飞机也在此前退出其现役机队。
按照Benyamin Ismail此前的说法:“展望未来五年,我们计划通过利用新型飞机的扩展航程能力,将东盟与欧洲、非洲、中亚和北美紧密连接,进一步巩固我们作为全球航空市场关键参与者的角色。‘单一航空公司’的战略将极大加速我们的成长轨迹,使我们得以利用现有的航线网络、监管批准和航班时刻表进行快速扩张。”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