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笔下的“猹”出没上海中心城区!它到底是什么动物?

“猹”,鲁迅根据家乡人所说的声音生造出来的动物,在小说《故乡》中,猹会在夜间偷咬瓜。
鲁迅并不清楚猹到底是什么动物,“只是无端地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也许是一种獾。
有一种观点认为,《故乡》中,将獾猪、刺猬、猹并列为“偷瓜贼”,这就排除了猪獾,由此推测,猹可能是狗獾。
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适合狗獾的生境逐渐破碎化乃至消失,这种“土著”如今很难在野外遇到。
上海去年启动了首次全面的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近期,长宁区传出喜讯,当地多年不见的狗獾现身了。
从泵闸平台走到陆家浜西南岸,踩着雨后湿滑的落叶和泥土走了十几米,生物多样性保护志愿者周其云停下脚步,指着竹林深处墙根下的洞口:“这里就是小家伙们经常出入的地方,附近至少还有两三个类似的洞口。”这些狗獾把陆家浜西南岸一些中空的墙洞和假山改造成了“卧室”。
狗獾广泛分布于亚欧大陆,在我国,主要分布在东北、西北、华南、中南等地区,常见于农田、森林和靠近河流的山坡等区域。
狗獾属于鼬科狗獾属哺乳动物,体长50厘米至90厘米,体重可达十几公斤,四肢短健,背部褐色与白色混杂,面部具黑白条纹,吻部突出,具有软骨质鼻垫,耳小尾短,性情较为凶猛。
它们夜间活动,食性杂,以植物根、茎、果实和各种昆虫、蚯蚓等为食,也会将小型兽类、鸟类和一些爬行动物作为食物。有研究显示,狗獾会灵活地根据栖息地的特点调整“食谱”。
狗獾还是高超的“建筑师”,用自己锋利的前爪用心刨洞。这些洞十分复杂,常分主洞巢与次级洞巢。每个狗獾家族占据一个主洞巢,主洞巢通常有多个洞口,最多可达50个至100个。
对于这些狗獾的来源,目前专家们意见不一,有的认为,此前没有记录不代表不存在,它们可能长期“潜伏”,近年因环境变化等因素,活动范围发生改变后才与人有了交集。
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陈珉表示,长宁区记录到的这几只狗獾还有许多谜团待解,但目前可以断定的是,位于中心城区的它们和它们赖以为生的生境极其脆弱,希望社会各界默默关注关爱它们即可,不打扰它们其实是对它们最好的保护。
图片
疑似有狗獾出没的洞口。 陈玺撼摄
图片
狗獾有个猪鼻子。 图片来源:长宁区生态环境局
图片
狗獾有个猪鼻子。 图片来源:长宁区生态环境局
图片
探头探脑。 图片来源:长宁区生态环境局、陈玺撼
图片
拱落叶觅食。 图片来源:长宁区生态环境局、陈玺撼
图片
后面一只有点羞涩。 图片来源:长宁区生态环境局、陈玺撼
图片
上海地区狗獾的分布(2007年至2009年)
图片
2022年,嘉定区华亭镇双塘村村民在稻田里发现一只受伤的狗獾,脾气很爆。后经悉心照料、隔离检疫,放归自然。
图片
上海动物园内狗獾的窝,这已经算是很简单的版本。
图片
狗獾和猪獾都是“土著”,如何区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