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善还是作恶?人工智能需要全球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