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减肥“神药”的中国人,吓坏丹麦巨头

全文3736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司美格鲁肽被曝会增加患“致盲眼病”的风险,引发关注。

02诺和诺德表示将确保患者用药的连续性,增加诺和盈在中国市场的供应。

03然而,部分医疗机构反馈和电商平台的销售情况显示,诺和泰尚未出现大规模断货。

04专家指出,中国肥胖人群不宜短期内减重太多,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控制体重、保持好身材的终极解决方案。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出品 | 虎嗅科技医疗组
作者 | 陈广晶
编辑 | 苗正卿
头图 | 视觉中国
司美格鲁肽真是“药红”是非多。
7月3日,司美格鲁肽被曝会增加患“致盲眼病”的风险——根据哈佛大学附属波士顿麻省眼耳医院的一项研究,用药者患“非动脉炎性前部缺血性视神经病变”的风险增加3倍到6倍。此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和参议员还在向药企喊话,要求“必须大幅降低Ozempic和Wegovy的价格”。
一系列打击甚至令诺和诺德的股价一度下跌2.87%,所幸,还不足以浇灭中国人对减肥“神药”的期待。只是,司美格鲁肽进入中国的过程还是难免坎坷。
6月25日诺和诺德刚宣布“减重版”产品在中国获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开卖了,6月27日就又传出“在中国限售”的消息,一下在舆论中炸开了锅。
对此,诺和诺德告诉虎嗅,他们将“本着对患者负责的原则,上市后以周密计划的方式供应诺和盈(虎嗅注:司美格鲁肽“减重版”,Wegovy)”,从而确保患者用药的连续性,即确保已经开始接受治疗的患者能够持续获得治疗。
据诺和诺德介绍,诺和盈已经在全球超10个国家上市,为了满足患者的需求,他们“正在努力增加GLP-1类药物的产品供应”,并将以“负责任的方式在全球市场分配现有产品供应”,遵循的也将是“一致标准”。
这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了大众的情绪,不过,仍有行业人士认为这个回应太过官方,并直指目前“降糖版”的司美格鲁肽(诺和泰)已经在部分医院出现了断供的情况。
从部分医疗机构反馈和电商平台的销售情况看,诺和泰尚未出现大规模断货的情况。诺和诺德告诉虎嗅:“ 2023到2024年,我们持续增加诺和泰在中国市场的供应,以更好地帮助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
司美格鲁肽是一种活性分子,有多重作用机制,产品形式也比较多样。目前诺和诺德有三款活性分子为司美格鲁肽的产品,除了此次获批的诺和盈(Wegovy,目前在国内暂未上市销售),还有“降糖版”的诺和泰(Ozempic),以及口服成人2型糖尿病用药诺和忻(于今年1月获批,还没有上市销售)。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其减重用途。自从2021年“减重版”在美国获批,司美格鲁肽就点燃了整个投资界的热情,诺和诺德、礼来等GLP-1类药物研发企业,都走上了名利双收的康庄大道。
诺和诺德市值逐步逼近6500亿美元,礼来的市值更是达到8690亿美元的高度,正在赶超台积电。二者把制药界原本的“领头羊”强生(市值3500多亿美元),远远甩在了身后。
司美格鲁肽更是跑在最前面的。在GLP-1类降糖药中,该药占到了55%以上市场,在减重领域也占到了85%的市场份额。业界预计,今年其销售收入就将突破280亿美元,司美格鲁肽将晋升为新“药王”。
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司美格鲁肽“减重版”在中国上市,无疑是在这个红火前景上,又添了一把柴。
诺和诺德也向虎嗅表示:“自诺和盈获批之日起,我们已经按照计划正式启动了药品供应的相关流程,会尽快将这一重磅产品带入中国市场。”
要知道,中国有庞大的糖尿病、肥胖群体和旺盛的治疗需求,是药企新的掘金富矿。
2020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成年人中有16.4%肥胖,加上超重者,总比例超过50%。到2030年,中国成人超重肥胖率或将超65%,归因于相关问题的治疗费就将达到4180亿元。另据Frost&Sullivan预测,届时,我国GLP-1类药物市场规模也将达到515亿元。
这种情况下,诺和诺德真的会限制司美格鲁肽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吗?
图片
司美格鲁肽注射液。 来自:视觉中国
又是“饥饿营销”?
“司美格鲁肽销量的’天花板’,就是它的产能。”有医药行业资深人士向虎嗅调侃说。
事实上,因为试验数据太好、海外名人又频繁“带货”,司美格鲁肽的需求量增长太快,超出了药企的预期。
这导致欧美等地常曝出司美格鲁肽等GLP-1类药品断货的消息。司美格鲁肽和替尔泊肽都曾被FDA列为短缺药物。
在中国,过去两年里,也并不是每个人每次去医院都能开出司美格鲁肽的。一方面因为当时中国批准上市的是“降糖版”的司美格鲁肽,所以,原则上只有糖尿病患者可以拿到该药处方;另一方面,司美格鲁肽真的供不应求。在某电商平台上,官方店的司美格鲁肽也有在部分地区“缺货”的情况。
诺和诺德和礼来,都在投入大笔资金用于扩大产能。据诺和诺德介绍,为了扩大产能,应对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从2023年到2024年,诺和诺德将累计投资超过230亿美元,这是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投资。
同期,礼来的相关投入也有至少90亿美元了。
但是产能问题的解决看起来还有待时日,诺和诺德新增产能会在2026至2029年陆续投入使用;礼来的首席财务官Anat Ashkenazi更是公开表示,替尔泊肽到2025年还是会供不应求。
这使事件性质发生了变化。“所谓限售的说法似乎并不准确。”资深管理顾问贺滨告诉虎嗅,因为限售一般是指供应充足但对特定地区限制限售,但司美格鲁肽目前情况是供应不足,严格的表述,可能应该说是产能不足导致企业不得不做出销售规划
即便在中国销售量较少也称不上是限售,而只能是药品分发上的倾向问题。
“就像是我在家里举办一个宴会,邀请谁来参加,是与我产权相关的自主权。”贺滨向虎嗅表示。
随着中国这个大市场入局,GLP-1类药物的供需关系会更加紧张吗?
与海外GLP-1类药物的拥趸们担心的情况相反,该药刚进入中国之初,销量很可能并不会很高。正因为此,中国区市场是否能拿到更高的分发权重也是存疑的。
从历史经验看,先进疗法进入中国市场之初,供应不充分的情况很多。比如:新冠特效药辉瑞的P药(Paxlovid)就曾经“一药难求”。更早些时候,默沙东的HPV九价疫苗(商品名:佳达修9),也让都使丽人们抢到焦虑。这些情况也曾被指是“饥饿营销”。
业界认为,在其背后,实际上是企业根据市场情况给出了不同分发权重。尽管中国人口众多,患病人数和用药市场都很庞大,但是够购买力有限。有些产品,对于跨国企业来说,价格已经降到地板了,但是对于中国的患者来说仍然是价格高昂,难以接受。
比如司美格鲁肽“降糖版”产品诺和泰,在中国医保降价后,其1.5ml和3ml产品的单支价格分别是478.5元、814元,即便是在电商平台,也可以花七八百元买到一支,单月用药费用约800元,远低于该药在美国的费用(均价948美元/月,约合人民币6895元)。
然而,这个价格在糖尿病用药领域还是很高。因为集采、医保降价后,中国常见糖尿病用药的价格基本都非常低了,比如:“销冠”二甲双胍,单片售价甚至可以低至3分钱。即便是用于减肥,也有年轻人认为其价格偏高,转而选择利拉鲁肽等价格更低的GLP-1类药物。
从数据上看,诺和泰(司美格鲁肽的“降糖版”)2021年进入中国,3年以来其年销售额分别是3.03亿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3.19亿元)、21.96亿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23.11亿元)和48.21亿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50.73亿元),在全球销售额中占比分别是0.9%、3.7%和5.0%。
价格又低,市场规模又小,中国市场很难获得进口药的偏爱。在市场竞争激烈,企业面临巨大压力的GLP-1类药物赛道尤其如此。
图片
数据来自:诺和诺德2023年财报/虎嗅制图。
未必是中国人的最佳选择
当然,药品上市初期的“短缺”问题,一般在药品生命周期进入中后期,市场需求充分释放、价格持续降低之后,会最终得到解决。比如:佳达修9,2022年在华销售额增长22%,默沙东财报中也着重提到这一点,2023年该产品在中国的批签发量同比又增长了133%,不再“一苗难求”了。
GLP-1类药物在中国也有诱人的市场前景。米内网统计的数据显示,到2023年GLP-1类药物在中国降糖药市场上已经占据了首位,占比超过了25%。在总的年销售额上,也只略逊色于传统降糖“神药”二甲双胍。
另据中信证券测算,到2030年,中国GLP-1类药物仅减重市场就有383亿元的规模。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市场对于任何GLP-1类药品供应商,都是不能放弃的战场。
只不过,在产品迭代和仿制药(其在中国的专利将在2026年过保护期;在美国的专利也将在2037年到期)来袭的双重压力下,巨头们当下不得不更加重视发达国家市场,特别是“刚需”的糖尿病患者群体。
从诺和诺德的业绩报告看,即便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司美格鲁肽“减重版”在总销售额中的占比也不到四分之一。从治疗的角度说,无论是降糖还是减重,连续用药非常重要。
而在这个体系中,中国狂热的减肥者俨然成了最令人担忧的部分。尽管“限售”风波,让很多中国人感到冒犯,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司美格鲁肽、利拉鲁肽等,都在中国有非理性抢购、滥用的问题。
去年年底,就曾有医生通过报道怒斥减肥者抢糖尿病患者用药。
按照诺和盈说明书的要求,初始体重指数BMI≥30kg/m²(肥胖)或者≥27kg/m²至<30kg/m²(超重)之间,且存在一种体重相关合并症,如:高血糖、高血压、血脂异常、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或心血管疾病等,才能用药减肥。
根据《财经》杂志的报道,因为缺乏专业指导,有患者一次打进2.4mg药物,是推荐初次用量的8倍,直接把自己送进了医院。这位女士的BMI还不到22,在同事眼中是“身材姣好”的美女。她的行为,让救治的医生都感到“恨铁不成钢”。
图片
来自:视觉中国
针对“滥用”问题,诺和诺德在其官方网站等多个渠道强调,诺和泰和未上市的诺和盈均为处方药,是用于治疗两种疾病的两种药,不可互相替代。“请患者务必严格按照医生处方用药并通过正规授权渠道购药,以确保用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降糖版”进入医保以后,为了防止滥用,医保局早就出手了。几个月前发布的2024年医保基金违法违规问题专项整治活动方案中,国家医保局就把司美格鲁肽相关的超量开药、超范围用药、倒卖等行为列为查处重点了。在临床合理用药管理趋严的情况下,“减重版”处方开具预计也将更加严格。
而在硬币的另一面,诺和盈这个风靡全球的减肥“神药”,如何更好地帮助中国人健康减重,也是业界近来讨论较多的问题。
多位内分泌专家曾公开指出,中国肥胖人群,不宜短期内减重太多,一般以3到6个月减掉5%到10%的体重为宜。因为体重减轻,也会直接影响人体内的代谢环境,需要给机体足够的时间去适应。这样的标准或许也并不需要减重药的助力。
不过,鉴于现有减肥药仍存在肌肉流失、停药后反弹等问题,用药还是需要谨慎。而且世上也根本没有一劳永逸的减肥捷径,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控制体重、保持好身材的终极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