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斯基连着看了几场选举,越看心越凉

2024年被认为是超级大选年,目前已经进行了几场重要的选举,包括俄罗斯大选、欧洲议会选举、英国大选。
除此之外,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美国大选仍在进行,虽然还没有出结果,但趋势也非常明显了。
这些选举产生的最直观的影响,将首先体现在乌克兰问题上,因为这些国家都是俄乌冲突的参与者。
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正在朝着乌方最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
图片
欧洲议会选举
泽连斯基关注多场选举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美国智库“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称,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正在密切关注这些全球性事件,并考虑所有信号,包括为特朗普重返白宫做准备。
美国智库指出,泽连斯基关注的重点是欧洲议会选举、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和美国大选辩论。
这三场选举,确实关系着乌克兰的命运,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泽连斯基连着看完这三场选举,应该会越看越心凉。
因为它们都不是泽连斯基期待的,如果按照这个方向发展下去,乌克兰将难以从西方持续获得援助,进而导致其在战场上的失败。
图片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右翼登台
这几场选举有一个共性,就是右翼占优。
本届欧洲议会选举,极右翼政党在多个国家取得了显著的进展,包括法国的国民联盟和意大利的兄弟党,这些政党的崛起可能会对欧盟对乌克兰的支持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它们往往反对增加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并且对欧盟的统一行动持怀疑态度。
如果极右翼力量继续扩大影响力,可能会削减对乌克兰的支持预算,并对乌克兰的欧盟成员资格产生更大的阻力。
法国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就是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导致的,国民联盟已经赢得了第一轮选举,获得最终的胜利只是时间问题,掌握一定的权力之后,势必会像在欧盟层面反对支持乌克兰那样,在法国内部也展开相同的宣传攻势甚至是具体措施。
此外,国民联盟还有可能让法国脱离欧盟甚至北约,这对乌克兰也不是好事。
美国这边的情况就更直观了,拜登坚决支持乌克兰,特朗普则对支持乌克兰没什么兴趣。
首轮辩论之后,拜登战胜特朗普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根据最新的民调,拜登已经落后特朗普6-8个百分点,他是否能够继续竞选都是个问题,更别说战胜特朗普了。
图片
特朗普和拜登
未来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些选举的趋势实际上都是一样的,就是右翼逐渐成为主流。
欧盟和法国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右翼会立即掌握一定的权力,进而影响欧洲的对乌政策。
美国这边,还要等着特朗普上台,如果特朗普获胜了,西方集体右转的倾向将会进一步加剧。
目前,泽连斯基正密切关注这些国际动态,并调整其外交策略,以应对可能的变化,进而寻求更持久的支持。
但乌克兰的能够进行的调整非常有限,顶多是态度改变一下。
作为炮灰和棋子,乌克兰只能任人摆布,而不是变成一名棋手。
取材网络,谨慎甄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