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弦歌丨这个古村里的小石头如何成为大文章?

央广网北京7月6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报道,日前,总台中国之声记者孙鲁晋前往湖北大冶,成为当地的一名“大喇叭广播共建员”。一锤一錾,琢石为美。从明朝开始,湖北大冶尹解元村的先人们便开山取石,吃起了石雕饭。如今的尹解元村,被誉为“中国民间石雕艺术之乡”,各式各样的石雕遍布了村中各个角落,村里石匠艺人众多。2008年,大冶石雕还跻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美术项目。古往今来,石雕师如何在传承千年匠心的同时,拥抱创新之潮?古老的村落怎样借助石雕艺术的传统技艺,探索并开启一条发展之路,既促进经济增长,又传承和弘扬这一悠久手工艺?
图片
尹解元村的石雕门楼巍然耸立,这座9.6米高、11.8米宽、最长横栏7.5米、耗费22立方米石料筑刻而成的石牌坊,既是尹解元的地标式建筑,也是当地匠人们精湛、高深的石雕技艺水平的体现。
尹解元村,坐落于湖北黄石大冶的一处幽静之地,是一片沉淀着深厚历史文化的古老村落,青砖灰瓦上覆盖着苔藓,岁月的痕迹在这里凝固。
图片
村民家大门横梁下的“瓜瓞延绵”(寓意:家族繁盛,子孙延绵)
图片
六角亭挂板上雕刻的牡丹花草与凤凰栩栩如生
漫步在村里,踩的是石板路,登的是长条石台阶,清一色的石头门甲,连窗户、后门也是石头制作而成。不少建筑建于明清时期,石门上雕刻的狮子、大理石栏杆上的喜鹊登枝栩栩如生,就连飞檐翘角也无不展示着古代工匠的精湛技艺。这片石头雕琢的村落里,盛满了大冶石雕第八代传承人尹国安的童年记忆。
“我们以前在稻田里种地的时候,田沟里过那个水渠的时候有石头都有石雕,工艺是非常精细,什么麒麟、卷草、龙凤,都做得非常好。我有的时候拿纸去拓,有的时候拿纸去画,画出来就慢慢地学习。”
图片
国家级非遗项目大冶尹解元石雕省级传承人尹国安在工作室
图片
村中随处可见的石狮子
就这样,从模仿开始,尹国安与石头的缘分开始了。无论是浮雕、透雕还是镂空雕,想要将石头雕好,首先要掌握书法与绘画,在那个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的年代,尹国安一门心思钻研,渐渐地,也有了脱稿的本领。
“我先是按形学,再就是脱稿以后自己画,后来自己慢慢地自己创作,技术沉淀起来。这个工艺没有美术基础,就只能够做石工不能做石匠,更不能提升大师级别,所以一定要有美术技术。”在尹国安的讲述中,我逐渐认识了这个“只要是拿得起锤子的人,都会石雕”的村子,在乡村大喇叭的共建工作中,也加深了我对石雕技艺的了解。
图片
大冶石雕是以大冶保安镇尹解元村为代表的集浅浮雕、深浮雕、圆雕、镂空透雕等石雕工艺为一体的传统民间石雕艺术。
石雕技艺,融入了绘画、书法艺术,分为浮雕、透雕、动物雕刻、人物雕刻等多项技术,承载着丰富的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和历史记载。因此,一块好的石雕,除了技艺打底,更多展现的还是其文化内核。尹国安说在大冶,石雕上的每一块图案都有丰富的寓意,饱含了石雕匠人的巧思与美好愿望。
“以前讲农耕文化,就是‘渔樵耕读’,另外还有‘鹿鹤松’,农耕跟吉祥地结合起来。这些工艺人、手艺人都有文化的基础,他不是随随便便就表达这个词就随便做,它体现一定文化题材,要赋予后代怎么样的思想。”
图片
村中保存的两百年前的渔樵耕读图
今年73岁的尹维镜老人,是尹国安的父亲,据他介绍,尹解元村田地很少,但山上有石,所以许多村民都因地制宜,掌握了“打石头”,也就是石雕手艺。不过只靠着给远近的乡亲们打打墓碑挣钱,还是无法改变尹解元村落后的面貌。于是,历史性转机出现了。1986年,尹维镜牵头组建队伍,带领村民第一次走出村子,为武汉东湖风景区雕刻《盲人摸象》等寓言组雕,造型栩栩如生,开创了立体群雕的新篇章,荣获当时全国城市组雕优秀作品最佳奖。大冶石雕也由此一炮打响。
“我们尹解元古建队石雕(知名度)提高了很多,走向了现在更进一步的艺术境界,像《猎人争雁》看起来是很古老的故事,我们现在也可以看出来和理解。”尹维镜说。
图片
尹解元民间石雕《盲人摸象》
与许多人想象中不同,虽然是远近闻名的石雕之乡,但尹解元村并不是石渣满地、尘土漫天,随着技术的发展,机械化的生产设备、专业的除尘设施,让生产雕塑的每个过程都有条不紊。“数控雕刻”的生产效率和精确度大幅提高,可怎么才能在流水线作业中融入“手手相传”的石雕技艺、让作品更有灵气呢?2016年,以大冶石雕技艺创立的团队受邀为G20杭州峰会主会场进行原创设计。这个宝贵的机会让尹国安兴奋,尹国安说,当时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想这个事情。
经过9个月的设计、施工及安装,主会场的16座桥梁石雕,以16种风格的造型亮相G20峰会,融入了陶瓷、旗袍、动车等元素,传统与现代元素的结合让人耳目一新。
“我就调研它的地方文化,它的建筑特色、周边的环境。融入浙江风采和杭州特色进行深化设计,像钱江潮水,就是勇立潮头,敢为人先,有文化有故事。”尹国安说。
图片
尹国安主要设计并雕刻的作品世界文化遗产“杭州良渚文化大型浮雕工程”
过去,尹解元村的石雕技艺一直是“传内不传外”,如今当地95%以上的家庭投身石雕装饰工程,有的在家开厂,有的在外创业,祖传的技艺发扬光大,不仅是一种传承,更成为创新的商业模式,而这,也让这片充满诗意的古村落彻底脱胎换骨。“所以说现在(石雕师)人不够,周边很多村都做石雕,很多人都跟我们学习的,从平台上发展,从经济上也有突破,现在我们一年都好几十个亿的经济产值。”尹国安说。
2018年,大冶石雕跻身湖北省首批十大乡村产业振兴项目,有了国家政策的支持,当地石雕装饰产业的发展更加兴旺红火,通过“师带徒”的模式,掌握该项技艺、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传承人有1000多人。目前,大冶正在建设占地近1000亩的石雕产业园,即将打造出具有产地优势的全国石雕产品生产地、石雕专业人才集聚地。未来,全国各地大冶石雕的关联产值将达到200亿元。
图片
新一代石雕师尹国安的“徒孙”周会武
工作室中,尹国安经常指导徒弟有效利用数字设备同时结合手工技法,有别于家族环境的传统培养模式,数字雕刻和手工精修的相互补充中,年轻的“石雕师”也正在成长。
“自己做就像尝试一个图画作品,能做出来,心里有一些成就感。”周会武说。
一锤一錾,由粗而细,从外至内,琢石为美。石雕艺人们用勤劳而灵动的双手,在一块块古朴的石头上雕刻着一花一物一世界,也雕刻着一段段生动而厚重的文化传承和历史印记。
尹国安说:“我们也是传承人,实际上是个名分给你,但是更多的是一个责任跟担当。老一辈传给我们手上,不能在我们这毁了,我们一代代要传下去。”
石不能言,但艺人们的这份匠心与初心,将在一代代人漫长的自我雕琢中不断传承,历久弥新。
监制丨高岩 刘钦
编审丨樊新征 栾红
策划丨孙鲁晋
记者丨孙鲁晋 凌姝 王镜雅
音频制作丨刘逸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