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超级应用什么时候出现?“说不定就在明天,也可能是明年”

全文1124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人工智能超级应用成为2024 WAIC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暨人工智能全球治理高级别会议上的关键词之一。

02专家表示,超级应用的出现不完全是一个技术驱动的事情,需要技术、市场和用户等多方面因素的成熟。

03目前业界对于超级应用的定义还很模糊,任何一项新技术的落地都需要一个周期。

04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认为,AI时代的超级应用比只看DAU的“超级应用”更重要,只要对产业、应用场景能产生大的增益,整体的价值就比移动互联网要大多了。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最近经常有很多同事、很多行业中人问我们,到底超级应用什么时候出现?”7月6日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周志峰在论坛中表示。
在2024 WAIC(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暨人工智能全球治理高级别会议)期间,“超级应用”或许是出现最频繁的一个关键词之一。2024年被称之为生成式AI应用元年,半年过去了,行业已经有不少大模型开始探索落地,此时行业迫切想知道的是,抵达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目标——一个AI领域的超级应用离我们还有多远?
“说不定就在明天,也可能是明年。”提及超级应用,上海人工智能实验室领军科学家欧阳万里在采访中表示。
智谱AI CEO张鹏也“总是反复被问这些问题”,在采访中他表示,从技术革命落地的周期来看,这次已经够快了,而对于超级应用大家应该保持一点耐心,因为它的发生不完全是一个技术驱动的事情。因此,不要只看到最终超级应用这一结果,不停去问问题,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
超级应用涉及很多因素,张鹏解释道,一是技术本身的成熟度,二是市场和用户是否准备好,第三是需求的发掘,甚至还需要加上有一点点运气,“所以变量太多,很难用我的大脑这么简单的一个神经网络去预测这种事情。”
此外,目前业界对于超级应用的定义到底是什么还很模糊。ChatGPT已经是历史上最快从0到1亿用户的应用,“如果这都不能称之为超级应用,什么可以称为超级应用。”张鹏认为,大家其实都描绘不清楚这件事情,不应过早去看结论,看向发生的过程,会发现相对于过去超级应用这件事已经发展得非常快了。
谷歌搜索引擎从成为世界第一的搜索引擎,到探索出成功的商业落地路径,花了6年,而Facebook同样也花了6年。张鹏感叹,“大家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呢?就像我们小时候玩打砖块的游戏一样,你想要瞄准缝隙将它很精准地打到一个缝隙里,这件事首先得把缝隙、路径在哪儿搞清楚,很多事情是要前赴后继地探索。”
任何一项新技术的落地都需要一个周期,这是自然规律,周期有长有短,张鹏认为,从客观历史来看,这一次技术革命的落地周期已经够快了,但正是由于它太快了,导致大家对这个事情的认知有一些参差,会形成碰撞。
对于超级应用什么时候出现,周志峰在论坛上引用了一句来自枪炮与玫瑰乐队的歌词来回答:All we need is just a little patience(我们只需要一点点耐心)。
图片
“我觉得人工智能在上层的超级应用出现是指日可待的,只不过我们需要一些耐心,它不会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一样,突然在明天迎来激烈巨浪的感觉,它会更像是远方传来若隐若现的一些鼓声,慢慢新的主旋律会出现。”周志峰表示,我们需要耐心静待这个超级应用的出现。
7月4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发表演讲时同样提到了超级应用,不过他认为,要避免掉入“超级应用陷阱”,觉得一定要出现一个 10 亿 DAU 的 APP 才叫成功,这是移动时代的思维逻辑。李彦宏表示,在 AI 时代,“超级能干”的应用比只看 DAU 的“超级应用”要更重要,只要对产业、对应用场景能产生大的增益,整体的价值就比移动互联网要大多了。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