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复盘 | 战术混乱不怕,总会有人救驾,这样的英格兰能好运到何时?

图片
过去几天,是英格兰媒体最热衷于战术的时候。
面对英格兰在前四场比赛中半死不活的样子,英格兰媒体不再把焦点放在教练的身上,放在教练和球员的关系身上,放在某个球员的发挥身上,大部分人都在讨论一件事:
要不要改成三后卫?
虽然英格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打三后卫了,但索斯盖特有过先例,一旦在平时的欧国联或友谊赛表现不佳,或者在大赛的小组赛阶段表现不佳,他脑子里那根叫做三后卫的弦都会在某个时刻绷起来。
如今,又到了把三后卫捡起来的时候。
图片
开场之后,当萨卡依然出现在右边路的时候,看起来很像是索斯盖特并没有做出变化的样子,但这一点不好观察的话,福登的位置则是发生了非常清晰的变化:
图片
和前几场比赛他打在4231的左边路不同,本场比赛的福登出现在了右肋。
而从这一点开始,英格兰的逼抢结构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福登、贝林厄姆、凯恩和梅努会一起在中前场进行逼抢,萨卡则会落到后面:
图片
这个时候你就能意识到,萨卡打的就不再是个右边锋或右边前卫了,而在比赛的第6分钟,有球阶段的英格兰逐渐展开,343的结构非常清晰:
图片
无球的时候,萨卡则会很自然地落到沃克的身侧:
图片
所以,英格兰确实改成了三后卫,只是两侧的翼卫都是逆足,而且萨卡的落位要求没有那么严格,这在某些时段看起来似乎是没有变化。
然而,是否变阵三后卫这件事情很重要,但也没那么重要。
因为变阵三后卫,意味着福登不用再和特里皮尔组成一个极其尴尬的左路组合,他的能力不必因为位置和特点的局限而被埋没,四后卫结构里的这一区域的问题可以因为变阵三后卫而绕开了。
而且变阵三后卫之后,梅努的防守问题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因为后腰线和斯通斯,这对英格兰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但是,这件事情不重要的地方在于,英格兰的进攻不畅不只是因为站位和结构,而是因为球员之间糟糕的主次搭配。
这个问题贯穿了英格兰在本届欧洲杯的剧情,在上一场对阵斯洛伐克的比赛中就体现得很严重,而这场改打三后卫,依然不会因此得到改正。
于是在比赛开始之后,当瑞士队的进攻浅尝辄止时: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作为实力更强的英格兰,他们只能通过萨卡一侧打出效率有限的传中进攻,而且你也别嫌效率有限,萨卡能传出来就不错了:
图片
因为仔细看,当萨卡在右边路接球时,来到肋部的福登既没有给出接应的线路,也没有一路冲刺带走防守,从而给萨卡创造内切的线路。
所以,看似在提供无球层面的帮助,但实际效果和没有接应和穿插一样,因为最后都是萨卡自己硬突罢了。
然而,这一点是非常别扭的,因为萨卡是一个逆足的右翼卫,不管是他从外线硬突,还是这样接应身后球横传门前:
图片
最后都是只能用他的逆足右脚来衔接传中,先不说队友会不会信任他的逆足质量,他自己其实都只能边打边看。
所以,这个进攻套路就是非常别扭的。
放在俱乐部环境里,两条边路用逆足球员来打开宽度,那么就应该是他们拉边牵制对手,然后再由顺足球员穿插肋部,以此来打破对手的防守。
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曼城用左脚的贝尔纳多-席尔瓦打右边,那么这里就应该有右脚的德布劳内来穿插右肋,所以,要么是德布劳内从右肋接贝尔纳多-席尔瓦的传球,然后传中送到门前制造威胁,要么就是德布劳内用无球跑动带走防守,贝尔纳多-席尔瓦用左脚送出斜传打到后点。
这才是正常且高效的打开方式,内线、外线皆有对吧?那么你再看看今天英格兰的进攻端配置:左脚的萨卡和左脚的福登一起打右半扇,右脚的特里皮尔和右脚的贝林厄姆一起打左半扇。
天才之举。
就是这样天才一般的进攻端布置,才让英格兰打出了第29分钟这样搞笑的进攻:
图片
这样的进攻,瑞士根本不用五后卫就能防得下来。
包括第36分钟这次进攻,贝林厄姆和萨卡的配合算是不错了,那么谁能告诉我,一度站在线路之上的福登在这次进攻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图片
所以在上半场结束前,英格兰队还是只能由萨卡的强行突破来制造威胁,这一次突进来联系到了右脚的梅努,这才一度形成了威胁。
所以,一个三后卫根本不足以解决问题,因为英格兰队的问题相当多。
除了上半场就已经出现的线路和点位上的自相矛盾,英格兰队的问题还包括进攻节奏相当缓慢,因为贝林厄姆和福登都倾向于无时无刻接球,然后无时无刻再短传出球。
整个上半场比赛,英格兰的明显提速只有凯恩的这次回撤衔接斜传和梅努的转身:
图片
图片
只不过,这个问题已经倾向于不会解决了,因为从小组赛打到现在,凯恩被归属为角色球员,主要职责是为二线的贝林厄姆和福登制造空间的定性已经基本确定了。
而在这场比赛,你指望他力扛阿坎吉,为队友们制造出空间是非常困难的:
图片
这就意味着,太子们终归还是要自己想办法。
在他们想出办法之前,下半场的瑞士队开始加强了自己的进攻。上半场比赛,瑞士队受限于恩博洛被孔萨的盯人所限制,很多进攻都只能从外围勉强展开,这体现在他们有传中的空间和机会,但很难据此打出威胁。
于是,英格兰打成这个样子,瑞士队也就有了更多向前投入资源的信心,于是在第51分钟,瑞士队在左路形成连续配合,为恩博洛创造了在禁区里和孔萨较量的机会:
图片
而在第56分钟,恩博洛为瑞士队的转移球提供支点作用,自己则在左路送上传中之际回到禁区,再次制造压力:
图片
第61分钟,瑞士队从右路也发动了一次进攻:
图片
很显然,瑞士队的进攻势头带动了起来,场边的雅金则已经做好了换人的准备,这个时候的英格兰除了靠后卫线上的队员硬顶之外,进攻端也需要有所提升。
确实有提升,但也确实有限,因为英格兰只是由福登穿插左肋,送上了一次没有找到目标的传中:
图片
你不能说没有,因为这是上半场比赛中英格兰从未打出来的内、外线球员的有效配合,但你也不能说有多少,因为英格兰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彻底压制住瑞士,而不是一个回合里的成功传跑配合。
英格兰当然无法做到,所以在瑞士队先行换人之后,后卫线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到需要凯恩回到禁区线上救驾:
图片
这就是凯恩在这届欧洲杯的定位,有球时做牛马,无球时也要做牛马,他当然不是没有缺点的球员,只不过你让凯恩来做牛马,那就来看看其他人有多强呗。
第75分钟,瑞士队打穿右肋,传中球在斯通斯的脚边发生变线,让恩博洛在后点完成了破门:
图片
这个时候你再看斯通斯在第67分钟的这次失误,这真的只是失误吗?还是体能下降之后出现的身体失控?
图片
考验英格兰队的时候又来了。
替补席上,索斯盖特为场上的球员换上了卢克-肖、艾泽和帕尔默这些新生力量,而场上的球员这个时候也明白,再不拼命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在第80分钟,仔细看,是右脚的赖斯穿插到了右肋,而且他的一个加速带走了瑞士队的一名防守球员,这让萨卡在那一瞬间获得了和对手一对一的机会,他用加速打开内切的通道和射门的角度,用远射为英格兰队扳平比分:
图片
3分钟后,这次换作右脚的沃克穿插肋部,为萨卡制造了内切传中的通道,再次帮助英格兰队制造了进攻威胁:
图片
而在第87分钟,可以看看这次进攻打得如何:
图片
这次你挑不到逆足的瑕疵,因为贝林厄姆也是右脚,只不过和赖斯和沃克不同,他没有一路冲到底,而是冲到一半就准备接球,连扣两次被扎卡下球,最后球权回到他的脚下,他为萨卡送上了一脚只能用逆足才能衔接传中的球。
赖斯和沃克的能力绝对不如贝林厄姆,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为什么赖斯和沃克来到这块,就能帮助萨卡打出进攻,能力更强的贝林厄姆来到这块,却只能和萨卡一起尴尬。
说白了,就是分不清主次。
赖斯和沃克甘愿做配角,所以我上来就是来做空跑的,就是来牵制防守的,就是来帮助萨卡的,那么萨卡就可以在这里化身阿森纳的他,但贝林厄姆不是,他是来要球的,他是来做主角的,但两个主角在这一区域唱的戏反而难听。
更不用说首发战术里,既不跑到底,也没有右脚可用的福登了。
就连另一侧的艾泽和卢克-肖都能打出配合:
图片
贝林厄姆和福登主导的英格兰进攻却打不出来质量,这就是英格兰在淘汰赛连续率先丢球,丢球后开始拼了才有所提升的原因。
等到比分扳平了,一切再重新照旧,毕竟这届欧洲杯上,索斯盖特也没有换上中锋,让凯恩回撤到二线主导球权的战术计划,所以到了加时赛,萨卡再次开始一打二:
图片
他附近的贝林厄姆、福登和帕尔默,没有一个人去穿插肋部,没有一个人去冲击禁区,全部都在外围就那么看着萨卡。
这就是索斯盖特治下的大英帝星、亿元先生的表现。
所以在这样的阵地战水平之下,英格兰队表现糟糕、比赛难看,甚至进球难寻,这一切都并不令人意外。
不仅如此,凯恩做牛马做到抽筋下场,连点球大战都无法参加,甚至还被瑞士队在加时赛末段连续打出威胁:
图片
图片
图片
最终,英格兰通过点球大战晋级半决赛,索斯盖特和他的太子们又能开心好几天了。
本场比赛,英格兰通过改打三后卫,在防守端有了一些提升,尽管还是丢了一球,但长时间限制住恩博洛,包括对斯通斯和梅努的保护都因为变阵而有所提升。
但是,三后卫体系终归意味着进攻人手的缩减,今天进球的萨卡在防守时还要落到沃克的身侧,如果他因为这额外的防守职责而没能取得进球,索斯盖特什么都说不出来。
所以,英格兰赢就赢在这一点比瑞士队更强的个人能力上。
个人能力比瑞士队更强,但却被瑞士队拖入点球大战,背后的原因就是索斯盖特糟糕的进攻端布置。
从整体的角度来说,凯恩才是应该主导球权的那个人,但在这届欧洲杯,这一点显然已经被改写了。凯恩做牛马,让贝林厄姆和福登主导球权,这一点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但在太子们以逆足的方式活跃在肋部时,他们的身侧却是同样逆足的翼卫。
这一神奇的布置,索斯盖特又该如何解释呢?
图片
卢克-肖还没好利索,右边路又不敢信任阿诺德,所以逆足翼卫是早已确定的点位,这个时候不应该据此让贝林厄姆和福登多冲击、多跑动吗?
你不这么做,最后球队陷入麻烦,还是依靠萨卡的远射才扳平比分,但看到赖斯和沃克用跑动让萨卡变得更强,然后萨卡来拯救球队的时候,索斯盖特、贝林厄姆和福登不为此自惭形愧吗?
十有八九是不会的。当凯恩可以被对位换下,当萨卡可以被用作左后卫,当索斯盖特嘴上说想换贝林厄姆却根本没换的时候,索斯盖特这一届的思路可能已经锁死了。
与此同时,被锁死的可能还有英格兰的上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