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岚和魏大勋分手了:别抱不平,我不亏,也无感

1
前些天,传出秦岚魏大勋分手的消息。
图片
各大官媒,也纷纷下场确认。
图片
所以,消息准确性应该是挺高的。
但对这个新闻,我真没太大感觉。
不遗憾,不愤怒,不出所料,不存在谁利用谁,谁亏欠谁。
所以这段恋情的每一个点都无法戳中我。
甜?不甜。
虐?不虐。
我在心里设想了一下,如果替换了一个男方,或女方,我可能都有话想说。
但他们二人,就是搭伙走了一段所有人都知道必然会分开的路。
开始不值得祝福,分开不值得置喙。
都没什么好说的。
之所以有这种淡然,仔细想来,是秦岚本人带来的。
2
她就是一个淡到几无痕迹的人。
什么都不极致。
表演不极致,为人不极致,价值观不极致。
在艺术史上留下痕迹的人,无一不极致,费雯丽、章子怡、梁朝伟、张国荣......哪个不是如此。
“淡”的人,可能是个好相处的人。
但隔着屏幕,很难令观众感受到摧心肝的爱恨。
因为无力。
张爱玲就说过类似的话,最怕不极致。
毕竟,情不深,不动人。
力不至极处,不能破。
图片
我曾采访过她一次,是的,很漂亮。但如果你让我回忆,那段访谈中有什么留下来的东西。
我的答案是:
没有。
我记不清她说过什么,也记不清有什么细节。
你说奇怪不奇怪,那么大一美女,在你面前呆了大半天,观察了一遍又一遍,但你就是想不起什么。
这种“淡”,应该源于她先天的性情。
也根于她后天的追求。
她曾说过:要心态平和,做任何事情......也要做到平和。
图片
于是,她留给众人的印象,一直是温婉、宁和、稳重的。
注意到没有。
以上这些词,都非常中庸。
你不用将非常极致的词,去形容她。也不会将激烈的情节,投射在她身上。
这在私域之中,没什么好不好。
只是当她结束一段感情,粉丝也好,看客也罢,不会多分出一点情绪,去关注她的思与想。
新闻就像水一样过了。
然后不作他想。
当红女明星的恋情结束,舆情变成这样,也是少见。
3
秦岚最大的特点,我个人觉得,应该是美貌
她出道时,有一个奇怪的标签,叫“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
图片
我不太懂这个意思。
应该是哭得漂亮?
这好像也是琼瑶对女主角的一个硬性要求:要哭得好看。
而她的漂亮,走的也是“温婉”风。
其他琼女郎,比如蒋勤勤、林青霞、赵W......美貌之中,都带有一些自己的杀伐气。
或疯;
图片
或英气、邪魅;
图片
或元气;
图片
或美得极具冲击性......
图片
秦岚却始终困在一种风格里。
绵绵的、软软的、淡淡的。
你基本看不到她冲出屏幕的力量,整个人的气息,始终包裹在中国人对女子的规训里。
富察皇后,温婉大方;
图片
花魁,温婉大方。
图片
哪怕演反派,如果不是剧情刻意为之,你单从表演,很难看不出她性格的扭曲、激烈的嫉恨、病态的内心。
绿萍是反派吧。
但这不温婉大方吗?
图片
知画挺偏执、挺不正常的吧。
但这依然是温婉大方的既视感啊。
图片
《王的盛宴》里,她演一代毒后吕雉。
可是。
这不就是多化了点老年斑吗?
眼神、表情、状态,依然是温婉大方的呀。
图片
曹可凡曾说:“你是温婉可人的......”
秦岚说:“你怎么知道?”
也就是说,她自己也明白,自己的长处与短板在哪里。
演吕雉时,她一度很担心。
“吕后太恶毒,很担心演不好。”
演得比较舒服的角色,是富察皇后,因为很像她自己。
图片
一个好的演员,不是她自己。
你是人物。
是角色。
你必须是无属性的,可善,可恶,可正,可邪,可光明,可阴暗,可美,可丑......
你是水,剧本如容器。
流过不同的容器,你就呈现不同的状态,再生出不同的生命。
做不到这一点,就很难流进观众的心中。
4
有一次,她亲手提字:
“不求与人伦比,只求突破自己。”
图片
一句正确的废话。
可惜,真的不与人争的人,是很难真正突破自己的。
因为“和自己比”,太弹性,无标准,稍嫌阿Q。
禀持这种观念,容易心态平和。
却也因太容易安慰自己,难以积攒力量,在创造时力不从心,在工作时显得温吞水。
事业生命就此变得“淡”。
这种“淡”,影响了她的影视表达。
也影响了她的婚恋。
秦可凡问秦岚:“你想要什么样的婚姻?”
秦岚说:“平淡。”
图片
她想要的婚姻,是从一而终的。
“要么不结婚,要么不离婚。”
图片
婚姻细水长流。
生活平平淡淡。
这是她的婚恋观。
这种婚恋观,是求稳的——保守、传统、拒绝变动、回避变化。
当求稳的秦岚,遇见充满可能的魏大勋,分开是难免的。
如今秦岚45岁。
坚定地相信会等到一个人。
图片
这个人能契合她的所有期待。
能陪着她,在平淡的生活中,走过几十年,不会变节,不会背叛,始终有情有义不离不弃,不会多耗她一点力。
我希望岁月是温柔的。
能给予她一个如愿以偿的答案。
但我又不敢抱期望。
毕竟现实是悭苛的。
很多时候,可能就如秦魏恋一样,在无人祝福的开始里,走向无人问津的残局。
是与非,来与去,都是她自己的事。
而不论如何抉择,希望她别忘记一点:别躲在完美的套中。
近些年她作为个人,最出圈的,不是恋情,不是语录,是她病变的嗓子。
她用力且嘶哑的嗓音,一下子被大家记得。
由此被戏称“百灵鸟”。
也有人誉为“电音朵拉”。
破损的,成为迷人的。
残缺的,成为个性化的。
非完美人生之所以美丽,因为世有真实瞬间。
非永恒生命之所以有光照,因为内外用力击破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