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安全危机为何难解?

全文1814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厄瓜多尔国内局势恶化,总统诺沃亚宣布六省一市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这是今年以来其第三次颁布此类法令。

02厄瓜多尔凶杀率为每10万居民47.25人,跻身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前十个国家,安全形势严峻。

03诺沃亚政府推出“凤凰计划”,建立专门情报部门,推动监狱系统改革,引进无人机和雷达等安全辅助技术,但执行效果不佳。

04由于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和贫困率攀升,厄瓜多尔社会不稳定和安全问题加剧。

05厄瓜多尔安全危机频发的背后,也有域外势力的干预和操纵,如美国对厄军方提供武器支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章婕妤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当地时间7月2日,由于内部骚乱和武装冲突,厄瓜多尔国内局势恶化,总统诺沃亚宣布六省一市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这也是今年以来其第三次颁布此类法令。当前,厄瓜多尔社会治安问题趋于严峻,暴力行动不断升级。目前,厄凶杀率为每10万居民47.25人,在不到10年时间里跻身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前十个国家,也从南美洲仅次于智利的第二安全国变成了最暴力的国家。
厄瓜多尔安全形势之所以经历了如此剧烈的转变和倒退,与国家治理能力弱化有密切关系,其中厄政局动荡为暴力行为滋长提供可能的空间。现任总统诺沃亚是厄知名“香蕉大亨”之子,有深厚的西方教育背景,是典型的拉美精英阶层。2023年10月,厄瓜多尔因爆发严重政治危机而提前举行大选,政治素人诺沃亚高票当选并接替上任总统。
作为年仅37岁的厄政坛最年轻领袖,诺沃亚誓言解决安全领域沉疴痼疾,为此制定“凤凰计划”,建立专门情报部门,推动监狱系统改革,引进无人机和雷达等安全辅助技术。诺沃亚还首次将境内22个有组织犯罪集团列为恐怖组织和非国家交战方。但囿于从政经验有限,执政时间不长,可资利用的窗口期过于短暂,诺沃亚各项行动计划执行效果不佳,且时常由于资金和人员安排不到位而搁浅。除此以外,安全机构腐败行为日渐猖獗,出现犯罪组织和政府官员互相勾结的乱象,国家公共安全政策一度被既得利益集团左右。在安全局势不断恶化的情况下,2023年4月1日,政府仍批准了多项扩大合法枪支市场的措施。
与贩毒相关的危险因素也是导致厄形势变化至此的一大原因。厄瓜多尔处于世界四大毒品来源地的“银三角”,拥有南美地区通往世界各地的便利港口,是国际毒品供应的重要中转站,被视作“通往美国和欧洲的可卡因高速公路”。政府疏于边境管理,对领海领空的控制能力也有限,很大程度上助长了毒品泛滥。2022年,厄凶杀案和毒品查获数量双双达到创纪录水平。今年初,黑帮头目毒枭“菲托”成功越狱,拉响厄新一轮暴力冲突警报。不同黑帮之间经常为争夺贩毒路线控制权而发生对抗,甚至不惜通过血腥暴力手段与当地政府“分权”,也会借助贿赂行为与本国政界、警界和司法部门勾结。近年来,哥伦比亚和秘鲁两大可卡因生产出口国产量过剩,随之开始转向包括厄瓜多尔在内的周边国家进行“内销”。因此,国际上大型跨国犯罪组织与厄帮派之间建立紧密联系,开启所谓“商业外包”的模式,本地黑帮成为“保护伞”和分包商。为此,诺沃亚政府公开应允厄武装部队在非紧急状态下与警察共同开展禁毒行动,却因此招致国家重返军事化的担忧。
后疫情时代,厄经济前景黯淡也成为暴力滋生的主要推手。2019年至今,厄瓜多尔经济经历严重衰退,失业率明显上升,贫困率攀升至32.2%。当前,全国劳动人口正规就业率不足40%,大多数人收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经济不景气为社会不稳定和不安全提供温床,大规模失业则为犯罪团伙培养大批潜在新成员,一批失学儿童和失足青年被卷入帮派战争。目前,厄40%的监狱人口年龄在18岁至29岁之间,大部分收押人员甚至未完成最基础的正规义务教育。诺沃亚上任以来,以增加就业机会、提高教育质量为己任出台一些举措,但短时间内仍很难改变落后现状。
需要补充的是,厄瓜多尔安全危机频发的背后,也有域外势力的干预和操纵。本世纪初,厄在经历严重经济危机后决定全盘美元化,此举不亚于为非法经济活动大开方便之门。从2022年至2023年,美厄先后签署与安全有关的多份合作协议,包括允许美军驻扎在厄国境内。美还承诺为厄军方提供2亿美元的新武器,但最后有一部分“无意”流入黑市,无形中加大了政府的管控难度。数据显示,近三年,厄瓜多尔便缴获了4500余件专供武装部队和国家警察使用的武器。
拉美是世界上最魔幻也最现实的大陆,其安全形势一直备受关注,国家层面也衍生出多种对待暴力的方法。以软化和感化为主的“墨西哥模式”,是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任内推出的应对国内治安恶化的方式。考虑到洛佩斯任内犯罪率不降反增,其口号“拥抱而非子弹”始终饱受争议。今年墨大选期间情况也未曾改观,边界地带和高危地区局势一度失控,多名候选人受到迫害。与此同时,拉美还存在另一种与之相反的极端处理模式,却取得良好效果。“布克尔模式”下的萨尔瓦多治安状况显著好转,从“世界谋杀之都”转变为“拉美最安全国家”。这一模式的兴起,凸显地区国家在应对民主困境、平衡安全与发展任务以及实现良治等方面的共同难题。
但以上模式均难以解决厄目前面临的处境,无论是被证明失效的墨西哥怀柔模式,还是以暴制暴的布克尔硬汉模式,尤其是考虑到厄的国家大小和经济体量要远超萨尔瓦多,且多数是有组织犯罪,而非萨街头的小型黑社会组织,其管控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总而言之,厄瓜多尔安全危机能否化解,在于“解药”能否立足本国国情、能否符合人民的“美好生活”愿景。
【责任编辑:申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