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客母公司薇美姿“行路难”?多项股权被冻结,公开拍卖鲜有问津

全文2808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薇美姿实业(广东)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十周年,宣布品牌战略升级并聘请新任代言人。

02然而,薇美姿在营销上的高投入和研发投入低的软肋使其在口腔护理市场竞争中面临挑战。

03由于多次对簿公堂,薇美姿的股东股权被冻结,导致投资者信心下降。

04薇美姿的主要供应商倍加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

05目前,薇美姿的市场估值约为15.92亿元,较一年前的28.55亿元已接近膝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时值口腔护理服务商薇美姿实业(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薇美姿”)成立十周年,该公司宣布其将在品牌战略上进行重大升级,并分别为旗下品牌舒客、舒客宝贝聘请新任代言人,注入发展活力。
诚然,能够在众多口腔护理品牌中突出重围,杀入行业头部的薇美姿有其独特的经营路径。但占领行业高地的同时,薇美姿失败的上市经历将其规模效应背后的营销成本高、研发投入低的软肋显露无疑。
图片
此外,屡屡对簿公堂的股东,以及司法冻结频发的股权,也昭示着投资者们对薇美姿信心的下挫。若想再度冲击上市,薇美姿前方亟待填平的鸿沟不少。
一、营销破开市场,蚕食盈利空间
公开信息显示,薇美姿成立于2014年,致力于通过一站式和多元化的产品供应改善消费者的口腔健康卫生,现已覆盖成人基础口腔护理、儿童基础口腔护理、电动口腔护理和专业口腔护理四大口腔护理产品类别。
薇美姿旗下最广为人知的品牌,当属舒客(Saky)。舒客品牌由王梓权、曹瑞安孵化于2006年,彼时的薇美姿还是一家名叫GWPC的公司,但舒客已早早地将口腔预防、口腔护理和口腔治疗紧密结合,迅速在市场中打响名号。
此后,薇美姿又将目光投向儿童清洁,推出子品牌舒客宝贝(SakyKids),进一步巩固自身的市场地位。经过数年布局,走向成熟的薇美姿于2022年年初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冲击“港股国货牙膏第一股”之位。
之所以能够在高手林立的清洁护理赛道中脱颖而出,薇美姿的营销路径功不可没。在招股书中,薇美姿将自身的线上运营模式定位为“3D模式”,即高度重视消费者的评价及反馈,并在社交平台上与关键意见领袖建立广泛合作。
要想深化这一营销逻辑,薇美姿的销售开支自然居高不下。2019年、2020年度和2021年前三季度,薇美姿的收入分别为16.62亿元、16.16亿元和12.30亿元,销售及经销开支分别为7.34亿元、6.31亿元和5.08亿元,占比高达四成。
图片
大额的成本支出吞噬了薇美姿的经营效益,其同期内的净利润分别为5049.4万元、2.11亿元和-4.94亿元,一度出现亏损。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该公司的经调整净利润为4819.3万元、1.52亿元和1.29亿元,规模依旧不及营收端。
图片
二、曾陷版权争议,研发成色不足
不同于高调的营销打法,薇美姿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堪称吝啬。该公司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540.4万元、2740.3万元和1188.3万元,研发费用率仅为1.53%、1.70%和0.97%,且并未详细披露开支流向,仅将其简单归纳在行政开支中。
图片
薇美姿引以为傲的研发成果,在用户端的口碑也参差不齐。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与关键词“舒客saky”有关的投诉帖近160条,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口腔护理产品质量不佳、牙膏发现异物、冲牙器存在火灾隐患等。
此前还有消费者向媒体反映,称自身使用舒客品牌美牙贴后出现牙龈萎缩、牙齿敏感症状。另在2023年的一款儿童牙膏测评中,舒客宝贝被检测出产品中的糖精钠含量高达1.71 g/kg,甚至高于普通食用果酱。
不仅如此,薇美姿旗下的“舒客”商标名还曾存在知识产权争议。该公司于2016年完成对“舒客”的防御性商标注册,但因品牌名称与“童话大王”郑渊洁笔下的《舒客和贝塔》小说主人公名字同音同字,而遭到公开维权申诉。
2019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薇美姿注册的第17195498号“舒克”商标无效,但第9303795号“舒客+”胜诉,得以被保留下来。然而薇美姿方面并不满意此次判决,将国家知识产权局告到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这场有关“撞名”的申诉持续了整整三年,为彻底扫清上市障碍,薇美姿于2021年9月主动提交撤诉书,并宣布与郑渊洁达成授权合作,郑渊洁授权薇美姿使用“舒克贝塔”品名,推广各类儿童口腔护理产品。
但可惜的是,即便已经为上市做足了准备,薇美姿的IPO申请没能等到通过港交所聆讯的消息,上市计划也就此陷入停滞。相比之下,与薇美姿同期递表的冷酸灵母公司登康口腔已于2023年4月登陆深交所,股票代码为“001328”。
三、股东变现“出逃”,大供应商“救火”
实际上,野心勃勃的薇美姿曾在2016年与Oceanview Express、苏州钟鼎等A轮、B轮投资者签署对赌协议。协议书中提到,若薇美姿未能在2020年之前实现上市,投资者有权要求薇美姿及创始人赎回全部或部分投资。
结果显而易见,薇美姿的上市计划未能实现,而Oceanview Express、苏州钟鼎与宁波钟鼎也先后向王梓权、曹瑞安、余立涛提起仲裁程序,三人持有的共计36.55%的薇美姿股权被冻结,直至2021年三人进行股权回购得以解除。
在这之后,薇美姿的不少股东也相继将手中的股权变现,先是崔毅、黄晓霞、刘水和傅湘涛相继将持有的部分或全部股权,以约2.10亿元的价格转让出售,A轮投资者中的北京翰盈、君联茂林、百利宏也纷纷减持。
而上述股权转让中,一家名为“珠海沄舒”的公司屡次出现在受让人名单中。天眼查信息显示,珠海沄舒背后的大股东正是与薇美姿处于同一赛道的倍加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603059,下称“倍加洁”)。
倍加洁是薇美姿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二者于2015年开始合作。薇美姿方面表示,其通过ODM代工模式安排,向倍加洁采购手动牙刷、牙线棒和牙膏。换句话说,倍加洁是薇美姿的代工厂之一,且二者构成关联交易。
据招股书披露,薇美姿2019年、2020年度和2021年前三季度来自倍加洁的采购金额分别为5071.4万元、4682.8万元和3157.6万元,分别占采购总额的6.8%、7.9%和7.3%,虽然采购金额有所下降,但倍加洁已成为其第二大供应商。
图片
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倍加洁共持有薇美姿15.78%的股权。随后,该公司又于2023年2月以4.7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薇美姿16.49%的股权,共计持股32.165%,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
天眼查App信息显示,本轮股权转让过后,薇美姿的市场估值约为28.55亿元。
图片
四、市值明显下挫,高管股权冻结
2024年5月,倍加洁子公司南京沄洁又参与了薇美姿1.59%股权的网络竞拍。由于只有南京沄洁一家公司报名,其最终以起拍价 2531.47 万元竞得了后者 1.59% 股权。本次竞拍后,倍加洁合计持有的薇美姿股权比例增至 33.8612%。
图片
按照价格与持股比例进行折算,薇美姿如今的市场估值约为15.92亿元,较一年前的28.55亿元已接近膝斩。另根据拍卖网数据,按照收益法评估测算,薇美姿全部股东权益的评估值为22.74亿元,总市值亦有所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倍加洁本次竞得的股权,正是两个月前薇美姿股东之一陈子红被冻结的178.6万元股权数额。薇美姿曾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已无法与陈子红取得联系”,陈子红本人更是身负47条失信被执行人记录。
图片
贝多财经发现,薇美姿的其他股东也正处于股权被冻结的泥潭中。根据倍加洁2023年财报,兰馨亚洲已向薇美姿创始股东及薇美姿发出《回购通知》,要求创始股东和薇美姿回购兰馨亚洲持有的公司全部14.2761%股份。
图片
2024年开年,兰馨亚洲就上述合同纠纷仲裁案,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申请,要求相关方支付回购价款等。一个月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王梓权、曹瑞安、余立涛及薇美姿名下合计6.30亿元的财产。
其中,薇美姿股东王梓权和曹瑞安持有的1752.81万元、1671.64万元股权数额,在两天内相继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此外,余立涛也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180.20万元股权数额。
种种迹象似乎都表明,薇美姿如今的市场吸引力与感召力已大不如前。而在口腔护理市场步入新增长空间,各大品牌推陈出新、争取更多市场份额的当下,留给薇美姿的窗口期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