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城市空间美起来|处处MISA之声,浓浓上海风情

昨晚,捷豹上海交响音乐厅里,来自春天少年合唱团的“上海囡囡”唱了陪伴几代人的童年歌谣;上海城市草坪音乐广场上,“80后”的爵士上海大乐队用音乐呼唤《给我一个吻》;怀旧艺术长廊里,温柔了岁月的老物件让爱乐人开启一场属于自己的“致青春”之旅。
这个周末,申城“夏日限定”——2024上海夏季音乐节“上海腔调”十足。洋溢浓浓海派风情的歌声和旋律充斥在城市各个角落,嗲溜溜的“上海声音”让阳光照耀下的这座城市更加鲜活,更具烟火气。
图片
音乐厅:“上海囡囡”歌声里有“春天”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一组上海童谣串烧拉开了昨晚《上海囡囡乓乓响》音乐会序幕。和记忆中朗朗上口的儿歌旋律略微不同,经过改编的童谣更抒情、更富感染力,清澈纯净的童声无须过多伴奏就能轻易敲开人们的心门。惆怅的《送别》让刚刚经历毕业季的孩子多了一份愁绪,而当那首传唱两代人的《歌声与微笑》响起,不但小观众跟着摇头晃脑,就连年轻的爸爸妈妈也轻声跟着和。
10岁的侯显亭来自上海市徐汇区田林第四小学,加入春天合唱团三年多,即便学业越来越繁忙,她也从未放弃过歌唱。唱歌看似是最简单的触摸音乐的方式,但要唱好却极难。她从不觉得这是负担,“开心或者不开心都可以唱歌,这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图片
音乐会中,侯显亭最喜欢两首参演曲目——无伴奏作品《老鸟小鸟》和《歌声与微笑》。她说:“《老鸟小鸟》诙谐有趣,用歌声告诉我们尊老爱幼是中国传统美德。而《歌声与微笑》虽然唱过很多遍,但这次唱的版本经过爵士风格改编,有不一样的味道。我喜欢把老歌唱出新味道。”听着女儿唱出自己童年时的歌谣,侯妈妈也很感慨:“沪语童谣让我们的孩子真真切切感受到沪语的魅力,也唤醒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美好回忆。”
大草坪:“爵士乐队”奏出“上海风情”
还有什么比在夏夜的大草坪上听爵士更带感呢?“春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我爱你。”昨晚,爵士上海大乐队带来的音乐会满是上海风情。这支平均年龄40岁的乐队,既有来自上海本土的音乐人,也有来自美国、哥伦比亚的乐手。这群80后属于年轻的“老上海”,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怀有一个“上海梦”。
图片
乐队指挥是来自美国的阿雷克·哈维克,他1990年首度来到中国,逗留时间虽不长却对中国文化产生浓厚兴趣。200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一张为期3个月的合同,于是便有了留在上海的理由。工作之余,他在JZ Club听到了很棒的爵士乐。出于对音乐的喜爱,他定居在这座城市。他说:“上海老歌有种别样的风情,就和这座城市一样,风格多元又包容。而我喜欢老歌的韵味,更喜欢用不同的编曲方式去诠释它,将熟悉的老歌演绎出不一样的味道。”
图片
音乐长廊:在怀旧老物件里“致青春”
和本届MISA同时开启的还有展现上海人间烟火的海派文化特展《印迹上海》。近日,前往上交音乐厅的乐迷,都会在B1层长廊看到见证着上海人生活变迁的老物件。申报馆50周年纪念刊、商务印书馆的文教用品、《新闻报》卖报童的书包、老式放映机、双妹雪花膏、明星花露水、“UB”上海牌啤酒、正广和汽水、永安及先施公司出品的生活用品……展览显微镜般聚焦老上海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林林总总汇聚百余件上海老物件。
图片
这些老物件参差斑驳却又散发着时光淘洗过的温暖气息,伴随音乐厅里流淌的旋律,为“摩登”注入了新的内涵。有来看演出的观众“惊鸿一瞥”后,特地另寻时间来看展,有些还会带上父母甚至年迈的祖父母。老物件于年轻人而言,就像穿越漫长时间照见城市从前的模样;而于老年人而言,则是深藏于记忆深处的一份温情,那是他们的青春印证。(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