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鲸”记丨期待相见!“海棠”的运动轨迹最近时距离船只仅有几十米

图片
央广网海口7月7日消息(记者 索迪)7月6日是出海的第三天、寻找短肢领航鲸“海棠”的第二天,早上5时30分,天刚朦朦亮,渔政船大副找到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称“中国科学院深海所”)研究员、航次首席科学家李松海,说海面上看到有很多海豚。
李松海赶忙走出房间,确定是海豚群后,大副边敲大家的房门边喊:“有海豚,快起床!”当大家睡眼惺忪走到甲板上,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朝阳映照在海面,好几群海豚在船头游动,露出水面呼吸的声音清晰可听见。
图片
弗氏海豚(央广网发 张丽芸 摄)
图片
弗氏海豚(央广网发 张丽芸 摄)
“这是弗氏海豚,背鳍短而独特,从眼部到鳍肢有黑色条纹,背部呈深灰色到棕灰色,腹部呈白色。”李松海向大家介绍,弗氏海豚伴随船游的主要原因是海豚在船前游动时可以借助船行使时劈开波浪的外力,这样可以让自己游得更节省力气。
中国科学院深海所的欧阳明玥说,弗氏海豚是她最喜欢的一种海豚,平时喜欢跳出水面、喜欢侧泳还喜欢把肚皮露出来仰泳,性格非常活泼,还经常和其它鲸豚动物混游。
欧阳明玥告诉记者,在南海远海区最常见的小型海豚有四种,主要是热带斑海豚、弗氏海豚、长吻飞旋海豚、条纹海豚。热带斑海豚和长吻飞旋海豚更苗条一些,弗氏海豚的喙很短,身体圆润看起来胖乎乎的,翻腾起来像“小粉猪”一样可爱,很好辨认。
图片
弗氏海豚浮到海面换气(央广网记者 索迪 摄)
“送走”了这群弗氏海豚,整个海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没有风,也没有浪,那种极致蓝,眼见之处都被“蓝”住了双眼,美极了。
午后的海面,轻风吹过掀起了片片鳞浪,像无数只银色的小船在大海里航行,又像千万根银针从天空中射下来,海是倒过来的天,我们是“追鲸”的人。
图片
午后平静的海面(央广网记者 索迪 摄)
在海上观鲸是极为享受的,知道在何处可以观鲸以及如何观鲸是成功观鲸的关键。李松海团队选取的位置除了是“海棠”所在活动区域的10公里内,更是短肢领航鲸群的栖息地。所以,海面上经常能同时发现多个短肢领航鲸群体活跃的身影,最多时候有看到44头短肢领航鲸一同出现在海面。
图片
短肢领航鲸群(央广网发 张丽芸 摄)
图片
短肢领航鲸群(央广网发 张丽芸 摄)
慢慢的,大家也基本掌握了辨识短肢领航鲸的“小技巧”:短肢领航鲸体形粗壮,身体呈深灰色到黑色,背鳍较低、基部宽。“海棠”是雄性,成年雄性领航鲸的背鳍明显大于雌性,更接近镰刀状。
寻找“海棠”的过程中,经常能看到一些短肢领航鲸把上半身浮出来充满好奇地浮窥船只,还能看到鲸豚混游的现象。几十头弗氏海豚与十几头短肢领航鲸在一起嬉戏游玩,有的弗氏海豚在短肢领航鲸前面故意溅起水花,迫使短肢领航鲸向前游得更快,而前面的海豚则正好可以利用短肢领航鲸游动产生的波浪来冲浪,画面相当温馨。
图片
短肢领航鲸在浮窥(央广网发 张丽芸 摄)
船上的网络信号不算好,但只要一有信号,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秘书长蒲冰梅就会把自己拍到的视频分享到群里,群里的成员都是参与“海棠”救助过程的志愿者。得知蒲冰梅此行,大家纷纷让蒲冰梅“带话”给“海棠”,有催“找对象”的、有催“生孩子”的,像极了操心的家长们。蒲冰梅看到在船艏前乘浪的弗氏海豚,就会对着弗氏海豚喊:“你们知道‘海棠’在哪吗?快带我们去找它吧!”
图片
蒲冰梅寻找“海棠”身影(央广网发 王程龙摄)
一天下来,虽然还没见到“海棠”,但共发现了短肢领航鲸两三百头,弗氏海豚数百头,还发现一头“低调又神秘”的喙鲸。而除了上千头的鲸豚,还“偶遇”海龟悠悠地在我们船只前经过,“偶遇”一种很漂亮的大鱼鲯鳅,以及成群的红脚鲣鸟在甲板前飞来飞去。南海像好客的主人一样,大方地展示了它美丽的生物世界,这种绝美,非亲眼所见难以体会。
图片
游动的海龟(央广网发 张丽芸 摄)
晚饭后的总结会上,李松海说通过跟踪到信标发出的信息,“海棠”今天的运动轨迹最近时距离我们船只仅有几十米,也许就在我们没注意到的地方与我们擦肩而过。
“海棠”,我们“鲸”过你的世界,你是否感应得到,明天是我们在海上寻找你的最后一天,期待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