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示威游行中,意外遭遇危险的华人

全文2541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自6月25日起爆发反对增税的游行示威活动,已导致39人死亡,361人受伤。

02示威活动给中国游客带来安全隐患,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提醒当地中国公民和游客加强防范,避免前往游行区域。

03由于游行活动,内罗毕市区街边的墙上、广告牌被喷上抗议涂鸦,店铺窗户破碎,城市逐渐恢复平静。

04然而,部分在肯尼亚的华人仍对游行活动的安全和未来感到担忧。

05当地时间7月4日前后,游行活动暂停,内罗毕市区交通畅通,但仍有防暴警察在街头执勤。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在6月末、7月初的肯尼亚,安莉莉见到了向往已久的动物大迁徙。绚烂的金色余晖下,成群的斑马和羚羊自在奔跑,她看见了豹子如何一步步逼近猎物,看见了火烈鸟栖息在湖边,好像燃起一大片粉色火焰。然而当地时间7月2日上午,安莉莉和朋友们乘车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附近时,却意外遭遇了抢劫。一群人围在车外,一边用石头砸玻璃,一边喊叫着要钱,直到警察赶来。
这样的状况,不少近期在肯尼亚的华人都见到过,甚至经历过——当地时间6月25日起,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爆发反对增税的游行示威活动,并向其他地区蔓延。肯尼亚国家人权委员会在当地时间7月2日表示,两周的示威活动已经导致39人死亡,361人受伤。
暑期也是中国游客到肯尼亚旅游的高峰,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在北京时间7月2日提醒当地的中国公民和游客,密切关注所在区域的安全形势和局势发展,提高警惕,注意安全,加强防范,避免前往游行区域或人群密集地区。
近日,紧张的局势有所缓和。北京时间7月6日,多位在肯尼亚的华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游行已经暂停,内罗毕主城区里,停业的店铺已经恢复了营业,城市正逐渐恢复平静。
图片
6月末的内罗毕街头。 受访者供图
“战场”
游行和示威给内罗毕留下了不少“伤痕”。
城区街边的墙上、广告牌,不少都被喷上黄色或白色的抗议涂鸦,大门和窗户的玻璃破碎,堆在窗框里、散落在地面,海报也烂得不成样子,雕塑上被插上了抗议的牌子,店铺里柜子倒了大半,一地纸壳和塑料垃圾。
在网上刷到的这些图片和视频,让今年年初去过内罗毕旅行的冯原有些陌生。那时,这座城市充满活力和希望,尽管横穿赤道,但因为海拔高,早晚格外凉爽,甚至还要穿起长裤长袖。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人行道、高架桥等基础设施齐全,还有各种现代化的商场。餐厅里放着流行音乐,人们在草地、在酒吧休闲,愉悦又放松。
几个月后,这里却变成了“战场”。
在游客大罗的镜头里,6月末的内罗毕时常飘起浓烟,到了夜晚,冲天的火光更加明显。他住在市中心附近,路上总能看见持枪的警察、装甲车和飘着红十字旗的救援车辆,时不时地,还有一群群拿着棍子的人在街道高喊着经过。
肯尼亚地接导游阿奇也在6月看到了示威者游行的场景。一些示威者坐在车上缓慢前行,挥舞着旗帜,也有示威者小跑着喊口号,路上飘起爆炸的烟雾。当地警察则会抛出催泪瓦斯,人们路过时,很容易流眼泪。
蒋希是跟随旅行团来肯尼亚看野生动物的游客,却意外遇上了游行。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样的混乱已经持续三周左右,每周二、周四都是游行的固定时间,主要集中在下午,他们打、砸、烧,“刚开始只在首都内罗毕闹市区,后来愈演愈烈,蔓延到内罗毕周边地区。”
另一位在肯尼亚旅行的中国游客也意外地在内罗毕经历了游行事件。
“我之前不知道有游行,就订了市区的酒店,结果第二天发现,外面到处都在放火。”她回忆,6月末的一天,她独自坐车出行,在游行队伍前,车突然出了故障,停了下来,“太吓人了。”
幸运的是,游行的人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之后,这位游客前往肯尼亚其他地区,路上再没有碰到游行相关的事件。
“肯尼亚的游行都是在当地报备后在限制区内进行,如果游行队伍超出了区域,附近的警察就会采取行动。”一位常去肯尼亚旅游的游客介绍。但也有长期生活在肯尼亚的华人担忧,“这次确实挺严重。游行、示威、暴乱,规模大、损失大、人员伤亡多。”
图片
6月末内罗毕街头游行的人群。 受访者供图
危险时刻
“本地人根本不当一回事。”导游陆露说,6月25日,她在内罗毕的国会大厦前看到有人群聚集,人们把建筑外的旗帜烧掉,把车也砸了,但在她看来,这场骚动对景区的影响并不大。“景点很多都是一个又一个的保护区,离内罗毕市区比较远,车程在三到五个小时不等。”
她没留意的是,内罗毕与各个景区之间,有些路程并不是那么安全。
6月末,阿奇从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回到内罗毕的路上看到,示威者会放火烧轮胎堵路,还朝过路的车辆砸石头。当地时间7月2日上午,安莉莉搭的车就是在同样的地方,被同样的方式拦下的。
“我们在路上经过一个路口,遇上一群人拦车,司机给了1000肯尼亚先令(人民币约57元),对方就让我们通行,后来刚走大约200米,又来了另一群人,把扎着钉子的木桩放在我们轮胎下面,手上还拿着石头。我们给钱,他们说不够,围着我们要东西,还一边大喊一边砸玻璃。”不知怎么,车窗被打开,安莉莉的一位朋友被抢走了外套和背包。
车上的人不敢反抗,司机试图倒车,和抢劫者们拉开距离,警察也在这时持枪赶到,对方把证件扔在地上,带走了其他财物。被警察带回警局做笔录后,安莉莉发现这里陆陆续续又来了十几辆车,有白人、有印度人,都被抢了财物。
图片
被砸碎的车窗。 受访者供图
蒋希也遭遇过多次拦路,每隔几百米,甚至一百米,就会有人拦下要钱。“我一般会给钱走人,一个路口给200到300肯尼亚先令。即使没有生命危险,路途也不畅通。”
警察告诉安莉莉,先待在警局,外面在暴乱,警局很安全,然而大约两小时后,外面的人围住了警局,安莉莉听见枪声,吓得全身发抖,一直冒冷汗,哭得止不住,后来才知道没有伤亡,警察开枪是想吓走对方。与此同时,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也不断与警察沟通,请警方务必保证中国公民的安全,在警局停留差不多12小时后,外面人群散去,安莉莉被警察护送着回到了内罗毕的酒店。
另一位游客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也有朋友在同一天遇到了警局被围攻的情况,最终在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和当地警察的帮助下平安离开。
恢复平静
这场突如其来的骚乱给当地的生活和工作都带来了许多不便。
柳萌2023年来到内罗毕做生意,平时居住在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附近。游行发生后,这里物价没有明显上涨,但出门前,她还是要时刻关注社交媒体的动态信息,来了解游行时间。而每逢游行,客户也基本不出门,交流少了,生意自然差了。6月25日,她计划前往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参加展会,却突遇暴乱,周边道路拥堵混乱,她的行程也被迫取消。
外贸从业者小白就在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工作。6月28日,她到内罗毕出差参加展会,尽管事先就知道游行的消息,但机票和酒店早已订好,因此她没有改变计划。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距离她居住的酒店大约900米,每天往返时,她都会和另一名女同事打车,以防意外情况发生。
图片
6月末,内罗毕街头的黑烟。 受访者供图
这场游行影响的还有当地华人旅游业。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每年7月至10月是肯尼亚动物大迁徙的高峰期,而每年7月到8月,也是肯尼亚当地华人旅行团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之一。
一位在肯尼亚经营旅行团的华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有不少客人因为肯尼亚的游行事件,考虑改去坦桑尼亚。另一位在非洲做当地接待的华人也表示,肯尼亚不稳定,几乎每年都有暴乱。“我不愿意接纯粹的肯尼亚旅游。”
多位在内罗毕的华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地时间7月4日前后,游行活动暂停,内罗毕市区交通畅通起来,但还有很多防暴警察在街头执勤。当地时间7月6日,街头已经恢复平静。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彭镜陶 左琳 实习生 张皓雯 徐梦妍 郝梦
编辑 刘倩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