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义勇军进行曲》:唱响国歌诞生的历史必然

黑白影像描绘着破碎的天空大地,澎湃的旋律牵引出上海街头躲避战火的人们与奔走救国的先锋,《义勇军进行曲》就诞生在这样的危亡关头。日前,上海歌剧院原创民族歌剧《义勇军进行曲》由著名指挥家许忠执棒,登台国家大剧院,将国歌背后的故事、凝练的精神化为舞台上恢弘壮阔的艺术表达,激昂道来。
图片
歌剧《义勇军进行曲》剧照。曹家苗/摄
从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在岁月洗礼与时代发展中被赋予了无与伦比的精神内涵,其珍贵的历史意义是歌剧《义勇军进行曲》生发的土壤。作曲孟卫东、编剧游暐之、导演廖向红等艺术家组成的主创团队以纪实文学作品《起来——〈风云儿女〉电影摄制与〈义勇军进行曲〉创作历程纪实》为文献依据,讲述了田汉、聂耳、夏衍、司徒慧敏、许幸之等进步青年参与、亲历、见证《义勇军进行曲》诞生的过程,同时塑造以他们为代表、“用笔做刀枪”的左翼文艺工作者群像。
图片
歌剧《义勇军进行曲》剧照。曹家苗/摄
《义勇军进行曲》与电影联系密切,因此,电影成为歌剧《义勇军进行曲》中的重要表现形式。除了在剧中“复现”《桃李劫》《风云儿女》等电影排除万难的摄制过程,舞美设计丁丁还把整个舞台变为一个巨大的“片场”,利用大量轨道以电影蒙太奇手法“丝滑”换景。充满层次感的实景配合流动的影像,将炮火纷飞的淞沪抗战、斑斓浮华的十里洋场,以及田汉、聂耳等艺术家描绘的精神世界一一展开。本着“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编剧游暐之易稿12次,详实的剧本不仅讲述了《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始末,更诉说着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里,这首歌曲诞生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文化运动之中的历史必然性。
图片
歌剧《义勇军进行曲》剧照。曹家苗/摄
在音乐创作上,《义勇军进行曲》融致敬与创新为一炉。作曲孟卫东曾说,他对前人留下的作品充满敬畏,于是在剧中,原汁原味的《毕业歌》《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等经久流传的歌曲逐一唱响。与此同时,孟卫东非常注重通过音乐的响弱、配器的“浓淡”来塑造剧情节奏,比如,当“白色恐怖”笼罩上海时,重复的、“难听”的不和谐音迅速将观众拉入时局的紧张气氛,而当朋友们相聚在司徒慧敏家中时,“汤团过年”的唱段温暖舒缓,是志同道合的左翼文艺工作者之间深厚情谊的见证。孟卫东还为田汉、聂耳、王人美等主要角色写下了“凤凰的再生”“上海,我热爱的地方”“字字重千钧”“铁蹄下的歌女”等鲜明刻画人物性格的唱段,在孙砾、李新宇、宋倩等歌唱家动情到位的演绎下,一次次将故事情节和演出气氛推向高潮。
图片
歌剧《义勇军进行曲》剧照。曹家苗/摄
在红色的七月,歌剧《义勇军进行曲》于毗邻天安门广场的国家大剧院唱响,舞台内外彼此呼应,让作品延伸出令人动容的情感力量。“每天,天安门广场都有数以万计的游客在国歌声中观看升降国旗仪式。这一次,我们在祖国的心脏演绎国歌诞生的故事,希望乐声、歌声能跨越时空,抵达观众的内心。”上海歌剧院常务副院长赵蕾说。此前,《义勇军进行曲》已在剧场、院校、社区演出31场,在以舞台美育浸润红色精神的实践层面,它留下了一个生动的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