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范》:时代中,生命个体如何活成自己

《样范》是作家龚曙光继《日子疯长》《满世界》后的第三部散文作品,作者以生动的故事和朴素的笔法,从个人交往视角回溯了与韩少功、张炜、黄永玉、锺叔河、唐浩明、残雪、水运宪、盛和煜、宋遂良、蔡皋、蔡测海、何立伟、邹建平、孙健忠等十几位文坛名家交往的点滴,通过一群生命个体鲜活、独特的样貌,致敬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的湖湘样范乃至时代风尚。
图片
“风尚与风度——龚曙光散文新作《样范》首发式”现场
值此书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了“风尚与风度——龚曙光散文新作《样范》首发式”。
湖湘风度与时代样范
“样范”是湖湘方言里随处可闻的常用词,除了赞美人样貌有型有款,更赞扬其为人做事有范有度,堪称样板和模范。
龚曙光所记录的这十几位名家大都是湖南籍文士,他们已经在各自的领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自己的时代:
无论是“寻根文学”的倡导者、《马桥词典》的作者韩少功,纵横文学与美术两界的怪杰黄永玉,“晚清三部曲”《曾国藩》《张之洞》《杨度》的作者唐浩明,《乌龙山剿匪记》的编剧、小说《戴花》的作者水运宪;还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获得国际大奖的绘本画家蔡皋,诺贝尔奖的热门候选人残雪;以及出版家锺叔河,学者宋遂良,编剧、作家盛和煜,等等;他们置身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潮流中,都曾是时代的参与者、推动者。
图片
《样范》书封
首发式采取线上线下同步直播的形式,嘉宾们围绕“样范”与《样范》进行了探讨。
龚曙光谈到,作为一个记录者,他所做的努力是用自己的微叙事还时代于鲜活的生命个体。他们与作者或因性情相似而引为一生知己,或因作品而常有酬和,或因学业而师友深情。因而在作者笔下,有叱咤风云也有一地鸡毛,有高雅淡泊也有偶尔的入世计较、些许投机,有从容镇定也有难免的一筹莫展,这些都是生动的风范侧写。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说:“一个人生命的可敬与可爱,只有样范,才能蕴藉而生动地表达。”
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阎晓宏在发言中谈到:湖南人特有的豁达、幽默和语言赋予这部作品独特的魅力,“样范”就是湖南的口语,十分贴切而且非常有内涵。作者笔下讲到的十四个人物——韩少功、张炜、黄永玉、何立伟、残雪等,都是龚曙光的老先生和挚友,这些先生活得通透、性格迥异,却都有高尚的人格品质,确实都是样范。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认为,《样范》作为一部散文集,充满敬意,充满热情,也充满坦诚。不仅所写人物具有深厚的湖湘文化传统,而且从书名到笔法都体现了浓烈的湖湘文化性格。
图片
《样范》内页
同一个时代的生命个体如何活成自己
在阐释所选的书写对象和如何写作时,龚曙光说:“首先,写作的时候,视如常人,尊重自己的眼睛和体会;其次,我探求同一个时代的生命个体如何活成自己,如何在大时代中让自己立定来作为写作追求,力求从这个角度去表达对这些人的生命形状的敬仰,以及对他们成就的褒扬。另外,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尽可能忠实于亲眼所见。对于他们的作品,尽可能忠实于亲身所感。”
龚曙光用了五年时间完成本书,每篇书稿写完之后都要沉淀一段时间,基本定稿后还要发给所写的对象知晓。被写之人也都是君子样范,除了纠正个别史实,无人干预作者的文本内容、立场方向。
龚曙光说:“如果《日子疯长》是对我个人生命历程的一种回溯,那么《满世界》就是我对人类文明历程的一种回溯;而《样范》则是我对文学生活的一种回溯和致敬——我所写的是我身边这些可以称为朋友的艺术大家、文学大家,写的都是我跟他们的交往。……他们也有信念上的纠结、情感上的徘徊等等,他们是一个人,他们是一个在大时代中经历艰苦、经历风雨、经历摇摆,最后立定的一个人。”
图片
《样范》内页
作为书中被书写的人物之一,作家韩少功在首发式上表示:作者不仅有小说家的文字造型能力,又有很深刻的卓越的思考、洞见,有一句老话叫作“文学即人学”,对于文学里的任何一种文体,观察、描写、表现和读解人物,都是核心的核心,所以这本书中所记录的群像,其实凝固或者积累了作者龚曙光多年来所有的思考、观察,还有在他脑海里跟所有人无声的交流。这种对人物的捕捉、发现、表现能力,是对一个作家、学者的综合性考验,需要在长期的摸爬滚打过程中慢慢才能慢慢拥有。
青年评论家、北京大学副教授丛治辰认为,作者将当代人写出了《史记·刺客列传》一样的古意,写出了很多只能在《左传》《史记》当中看到的人物风范。而作者所说的一个人在社会中安身立命的所在恰恰就在这里,在这极富个性的、特殊的、浪漫的、出乎仪表之外又极富侠义情怀的中国样范,也在于热血自矜、骄傲实干、建立事功的湖湘样范。而这种识人论事的精准与深刻独到,在于作者磨自己的透镜,让自己变成更完善、更深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