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殷:伊朗总统大选改革派“黑马”胜出,能带来多大改变?

全文1221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伊朗总统大选改革派候选人马苏德·佩泽希齐扬获胜,成为唯一一位改革派总统候选人。

02佩泽希齐扬在第二轮投票中获得超过1600万张选票,超过强硬派候选人贾利利的1300多万张选票。

03然而,从改变伊朗的角度看,佩泽希齐扬的胜选可能已是他仕途的巅峰。

04由于时间不在佩泽希齐扬一边,他在外交上可能难以取得重大突破。

05另一方面,伊朗总统是二把手,哈梅内伊的立场长期倾向强硬派,佩泽希齐扬的政治基础可能限制他的作为空间。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从改变伊朗的角度看,“黑马”佩泽希齐扬可能出道已是巅峰
□作者 储殷(四川传媒学院研究员)
经过两轮角逐,伊朗总统大选落下帷幕。据新华社报道,伊朗选举委员会发言人穆赫森·伊斯拉米6日宣布,伊朗前卫生部长马苏德·佩泽希齐扬(前译马苏德·佩泽什基安)在总统选举中获胜。
图片
↑7月3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总统候选人佩泽希齐扬参加竞选活动。图据新华社
值得提及的是,佩泽希齐扬是此次伊朗总统大选中唯一的改革派候选人。这位69岁的前心脏外科医生,当卫生部长已经是快20年前的事,后来当副议长时,在改革派阵营中不算是头面人物,于伊朗强硬派得势的背景中存在感并不强。
但他的胜选历程,堪称黑马逆袭。佩泽希齐扬2013年和2021年先后两次竞选总统,但第一次主动退出,第二次被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了参选资格。这一次,在领袖哈梅内伊的支持下还是参与了选举。 
根据伊朗内政部当地时间6月29日宣布的结果,在首轮总统选举投票中,四名候选人无一得票率超过50%,因此得票率最高的两名候选人——改革派候选人、前卫生部长佩泽希齐扬以及强硬派候选人、前首席核谈判代表贾利利,进入第二轮决选。在第二轮投票中,贾利利拿了1300多万张选票,基本等于第一轮投票中强硬派所获选票的总和,但佩泽希齐扬的得票数超过1600万张,这是更多改革派出来投票的结果。他们或许能接受比较务实的卡利巴夫,却可能担心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贾利利:他对内主张严格遵守宗教规范,对外则不惧与西方对抗,反对伊核协议,号称强硬派中的强硬派。
在对手的衬托与助攻下,主张宗教上宽松,外交上缓和,通过谈判争取减轻西方制裁、为经济松绑的佩泽希齐扬笑到了最后。只是,客观而言,他可能难以给伊朗带去多大改变。
从外交角度看,时间不在佩泽希齐扬一边。据媒体此前报道,2023年9月,伊朗原本与美国达成换囚与资金解冻协议,但在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伊朗与以色列关系继续恶化。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总统拜登不太可能顶着压力去与伊朗改善关系。曾在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2020年决策“斩首”苏莱曼尼的特朗普一旦再次当选美国总统,伊朗的处境可能更加不妙。
从内政角度看,空间或许也不在佩泽希齐扬一边。伊朗总统是二把手,而掌舵者始终是最高领袖。本次选举中,哈梅内伊的操盘和布局令人印象深刻。他改变了在此前选举中否决几乎所有改革派候选人的做法,将佩泽希齐扬送入选举,减轻了选民的不满情绪,提升了投票率,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潜在的社会动荡。毕竟2009年总统选举后,伊朗曾爆发大规模抗议,导火索就与选举结果有关。
而且,哈梅内伊的立场长期倾向强硬派,但也不乏与其代表人物翻脸的经历,其中就包括2005至2013年曾连任两届总统的内贾德,其一度与哈梅内伊公开争吵,最终分道扬镳。时移世易,如今相比树大根深的几位强硬派候选人,佩泽希齐扬与教士集团、革命卫队等权力中心与强力部门都素无牵连。这种较为单薄的政治基础,能令他成为哈梅内伊心目中安全的总统人选,却也可能限制他作为的空间。
从政权安全的角度来说,本次选举是佩泽希齐扬的胜利,也是哈梅内伊的胜利。而从改变伊朗的角度看,“黑马”佩泽希齐扬可能出道已是巅峰。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媒体立场)
编辑 汪垠涛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