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士被刷146万,年轻小伙被办4张卡还要背网贷!乐暴健身工作人员买豪车、戴名表!

全文2324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南京乐暴健身房被指忽悠学员办理信用卡充值,其中一名退休女士薛女士被刷走146万元养老钱。

02另一名年轻会员小李被办理4张卡,还背上了网贷,共被刷走85万元课时费。

03会员们发现健身房工作人员购买豪车、戴名表,质疑公司利用虚假承诺骗取钱财。

04据天眼查系统显示,南京乐暴健身有限公司涉诉案件多达27起,大多数为服务合同纠纷。

05目前,多名被刷走天价健身费的会员已报案,经侦部门已搜集相关报案材料。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近期,《零距离》栏目关注了南京乐暴健身房忽悠学员办理信用卡充值一事。学员之一的小丁只是一位刚入社会的年轻人,却被乐暴健身房刷走了22万元。对于小丁而言,这一笔“负债”可谓不小的负担。
然而,更加令人感到离谱的是,同样在该门店健身的一名退休人员薛女士表示,短短半年时间, 她被这家健身房忽悠刷走了146万元,并且这些都是她的养老钱。
图片
薛女士今年55岁,因身体原因在2021年时就提前办理了内退。2022年10月,薛女士来到南京乐暴健身马群店,想游泳锻炼身体。在工作人员的推荐下,她购买了一万多元的课程,没多久,教练便以种种理由,要求她每个月都要购买几万元的健身课。就这样,薛女士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就缴纳二十多万元的课时费。
图片
2023年2月,健身房的负责人又找她“谈心”。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 薛女士:
图片
乐暴健身的主要操盘人韩丽丽告诉我,做股东能快速把钱挣回来,还说健身房运营非常成功,乐暴马群店三个月就收回了投资。有一个要求,必须让我购买50万以上的课,消费满50万才能够享受股东待遇,快速收回课时费的投资。
在这位负责人的鼓动下,薛女士又向对方的账户上转了80万元,并和对方签了一份认购20%股份的协议,成为了南京乐暴健身马群店所谓的股东。薛女士本以为成为股东后可以收回前期投入的钱,没承想对方却变本加厉,尤其是那位韩丽丽,经常以“支持工作”为由,要求薛女士继续买课。
图片
薛女士课没上多少,但已经先后打给对方146万元。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 薛女士:
我觉得进入了一个骗局,我提出在(其他)新店开业之前退股,并且把买课的钱退给我,他们相互推诿,投资人也推诿,操盘的韩丽丽也推诿,韩丽丽直接让我通过法律渠道起诉。
和薛女士有类似遭遇的会员有不少。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李,为了减肥,2023年4月来到位于南京江宁区天印广场的乐暴健身房健身,之后一步步落入“圈套”,在健身教练的推荐下,他办理多张银行信用卡,甚至是网贷,被刷走85万元课时费。
图片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小李:
店长中止我的课程,在没有答应的情况下,一直在中断我的课程,让我无法继续上课。从去年五月份到六月份,办了4张信用卡,2家网贷,再往后2家信用平台,如果不给他们刷钱,就中止课程,不允许你去。
然而到了今年一月份,小李发现门店经营出现异常,并且每个月近两万的贷款着实压力不小,于是便提出退费。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 小李:
图片
就以健身房业绩不佳,流水不够等理由,让你自己支撑一下,等待健身房流水恢复以后,才能给钱。
小夏也是南京乐暴健身马群店的会员,他先后被刷走约8万元课时费,在小夏看来,乐暴健身马群店为了让会员充值,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 小夏:
图片
如果一两个月没有在健身房出费用,就会停你的课,以教练人手不足为由,把课停掉。再不充钱,就会打感情牌,出去吃个饭,去喝酒。
我听说有一个老大哥,四个教练,两男两女,围着老大哥,敬酒,两个女教练一围,两杯酒一敬,老大哥就把控不住,就刷卡了。
据薛女士等人的不完全统计,乐暴健身通过以上种种手段,已经刷了十多名会员近400万元的“课时费”。
花费大几十,甚至是上百万去健身,这样的行为让人匪夷所思。
天眼查系统显示,南京乐暴健身有限公司涉诉案件多达27起,大多数为服务合同纠纷,其中被法院判决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就有7起。
图片
从时间节点来看,早在去年9月,该公司及公司法定代表人就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但不少会员表示,大家都是在这之后购买的课时。另外,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仅3万元,也没有实缴资本。
图片
薛女士介绍,之前有多位会员曾起诉过乐暴健身,要求其返还课时费,却遇到“赢了官司拿不到钱”的尴尬局面。在薛女士看来,健身房和法定代表人根本就没有偿还债务的能力,法定代表人即俗称的“职业背债人”。
图片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 薛女士:
乐暴下属的几家门店,收银都是绑定投资人的个人卡,钱不是进入了公司的账户,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查一查。
薛女士表示,在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同时,她却发现门店几位受益人在“消费升级”!
南京乐暴健身会员 薛女士:
图片
从教练口中,也从自己眼中看到的,乐暴经营没几个月,经理樊武就买了一百万左右的路虎车,操盘手韩丽丽买了七十万以上的豪车,包括樊武戴的手表也是劳力士高价位的手表。
根据《江苏省预付卡管理办法》的规定,经营者或者其法定代表人、控股出资人、实际控制人等人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或者有其他严重失信行为,信用尚未修复的,经营者不得发行预付卡。同时,行业主管部门应当及时掌握辖区内预付卡经营者的经营动态,根据投诉举报、风险警示等情况,对经营者实施分类监管,确定重点监管领域、监管情形和监管对象,会同有关部门协同监管、联合执法。
图片
对于乐暴马群门店,属地的栖霞区文旅局(体育局)作为体育健身预付卡的行业主管部门,有没有发现乐暴健身公司存在问题,并向消费者做出预警?
南京市栖霞区文旅局(体育局)群众体育科科长 侯璇:
图片
目前,对于纳入失信名单的企业,是要求相关企业立即停止预付卡的销售的。但是目前由于信息推送的原因,我们对辖区内的健身企业,不能及时掌握失信情况。
栖霞区文旅局群众体育科侯科长表示,会把乐暴健身的问题向栖霞区政法委进行反馈,由预付卡专班牵头处理。
法律界人士表示,如果这家公司找来的法人是“职业背债人”,而且收取的课时费用于个人高消费,那么公司则涉嫌诈骗。
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杨韵桃:
图片
公司以各种理由,说穿了就是设定的套路,不断让会员充值,而且还承诺返还,但是到了时间又反悔。会员要求退费,就以各种理由来拖延,可能前面的承诺是虚假的,《刑法》中所谓的“虚构的事实”,这种行为从《刑法》上来说,是典型的虚构事实进行诈骗的手段。
如果资金被挪用,被转移,被挥霍,导致不能及时返还给投资人,属于非法占有,这种行为,我认为是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的。
乐暴健身“背着”多起诉讼,甚至打赢官司的学员也拿不到退费,对于这样的情形,律师表示,这些案件看似是民事纠纷,但从本质来看,已经涉嫌了刑事犯罪。
图片
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杨韵桃:
图片
达到利用民事诉讼的形式,逃避刑事处罚的目的。法院判决以后,实际没有钱来执行,公司的注册资本又很少,没有财产可执行,最后导致学员们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经济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近几天,多名被刷走了天价健身费的会员来到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马群派出所进行报案,目前,经侦部门已搜集了相关报案材料。
来源:南京零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