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P-1赛道热度急剧升温,诺和诺德、礼来强势垄断,国内药企如何破圈?

全文2690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近一个多月来,多款GLP-1明星产品在华相继获批,如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和礼来的替尔泊肽注射液。

02招商证券预计,到2030年,针对2型糖尿病和肥胖症的GLP-1药物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03然而,随着更多企业涌入GLP-1赛道,头部企业如诺和诺德和礼来在双寡头垄断下,后来者突出重围的难度骤增。

04专家建议,企业应从靶点创新、不良反应改良、剂型改良等方面进行差异化发展,以提高药物疗效和降低副作用。

05同时,药企在扩增产能和降低成本方面也面临挑战,如诺和诺德计划投资41亿美元扩大美国制造产能。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张羽岐
近一个多月来,多款GLP-1明星产品在华相继获批。
6月25日,丹麦制药巨头诺和诺德宣布,国家药监局(NMPA)于近日正式批准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商品名:诺和盈)的新适应证上市,适用于在控制饮食和增加体力活动的基础上对成人患者的长期体重管理,患者的初始体重指数(BMI)大于等于30kg/㎡(肥胖);或在27kg/㎡至30kg/㎡(超重)之间,且存在至少一种体重相关合并症,例如高血糖、高血压、血脂异常、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或心血管疾病等。
同日,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下属企业正大天晴开发的利拉鲁肽注射液(商品名:贝乐林),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控制血糖。
更早之前,5月底,礼来制药大单品之一替尔泊肽注射液(商品名:穆峰达)在华获批上市,适用于在饮食控制和运动基础上,接受二甲双胍和/或磺脲类药物治疗血糖仍控制不佳的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
招商证券(香港)研报预计,到2030年,针对2型糖尿病和肥胖症的GLP-1药物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此外,GLP-1头部企业正在开发2型糖尿病和肥胖症以外的适应证,包括心血管风险代谢性功能障碍相关性脂肪性肝炎(MASH)、慢性肾病(CKD)、睡眠呼吸暂停以及神经退行性疾病等。
多位受访对象在6月28日举行的“GLP-1药物产业领袖闭门私享会”现场表示,针对GLP-1赛道的变革与快速发展,当下更多应该考虑如何利用创新突破来解决内卷,如从新的机理技术层面等改变,才能真正解决临床需求。
图片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GLP-1赛道内卷加剧
GLP-1,即胰高血糖素样肽-1,是一种由人胰高血糖素基因编码,并由肠道L细胞分泌的肽类激素,可以促进胰岛素的合成和分泌,并抑制食欲,延缓胃内容物排空等。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们发现GLP-1能够促进胰岛素分泌,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意识到,这种在人体内发挥生理作用的GLP-1可与胰岛β细胞及多种其它细胞表面的特异性受体结合,发挥降糖作用。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自2005年第一款GLP-1受体激动剂药物艾塞那肽上市以来,全球已有超10款GLP-1受体激动剂产品上市。其中,在国内批准上市的药物包括贝那鲁肽、艾塞那肽、利司那肽、利拉鲁肽、艾塞那肽微球、度拉糖肽、聚乙二醇洛塞鲁肽、司美格鲁肽等。
尽管在司美格鲁肽诞生之前就已有多款GLP-1相关产品获批,但风头都不及这一“后来者”。随着司美格鲁肽在全球多个国家上市并大卖,GLP-1赛道内卷日趋升级。
2017年12月,司美格鲁肽正式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用于辅助饮食控制和运动以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这是司美格鲁肽在全球市场首次获批。此后,司美格鲁肽席卷全球糖尿病市场及减肥市场,截至目前,司美格鲁肽在美国市场的剂型共有3款,分别是Ozempic(注射用降糖药)、Wegovy(注射用减重药)和Rybelsus(口服降糖药)。
在中国,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的糖尿病版及减重版均已获批,司美格鲁肽片(商品名:诺和忻)也于今年1月下旬在华获批,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
时至今日,司美格鲁肽俨然成为诺和诺德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诺和诺德今年一季报显示,司美格鲁肽支撑起了诺和诺德约2/3的营收,三款相关产品共计实现营收422亿丹麦克朗(折合汇率约60.81亿美元)。
另一款GLP-1明星产品替尔泊肽注射液也已经在中国获批,去年5月和11月,其降糖版Mounjaro和减肥版本Zepbound分别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上市以后亦大卖。财报显示,2024年一季度,替尔泊肽为礼来贡献了23.24亿美元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约为26%。
深圳湾实验室资深研究员,转化医学中心主任沈卫军在上述活动现场表示,“尤其是GLP-1领域,行业与企业均感受到了它的火热,这一赛道非常卷。”据沈卫军介绍,在国内外,GLP-1赛道中临床阶段的管线项目已有300多个,已经批准的有15个,其中有9个是真正的创新药分子。此外,GLP-1的双靶点项目有超过40个管线,三靶点项目有20多个,赛道的热度正在急剧提升。
药企纷纷上马相关项目,源于对GLP-1药物市场前景的看好。
来自高盛的报告提到,到2028年,服用GLP-1药物的美国人可能多达6800万,约占美国人口的20%。
而众生睿创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陈小新则在上述活动中表示,代谢性疾病拥有巨大的未满足需求和市场空间。“据《IDF全球糖尿病地图(第10版)》中指出,2021年,估计全球有5.37亿糖尿病患者,至2030年,全球糖尿病患者将达到6.43亿;2045年将达到7.83亿。”陈小新称。
司美之后,产业如何创新?
如今,越来越多企业涌入GLP-1赛道,而头部企业也已经进入到收获期,尤其是在诺和诺德和礼来“双寡头”的强势垄断下,后来者突出重围的难度骤增。
7月3日,时代财经检索智慧芽新药情报库发现,以关键词GLP-1R为例,总计检索出2594条临床试验,试验药物包括司美格鲁肽、利拉鲁肽、度拉糖肽等,适应证包括2型糖尿病、肥胖、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参与企业包括诺和诺德、礼来制药、恒瑞医药通化东宝等多家企业。
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在上述活动中表示,“当下,GLP-1赛道的内卷问题一如当年的PD-1赛道,产业人士扎堆进入,但最终只有头部的几家公司是成功的,其他的大部分公司是失败的。要想将多肽及GLP-1整个领域向前推进,仍希望企业及研发人员从靶点创新考虑,不要局限在一个方向上。”
面对内卷,小微企业的处境更加困难。重庆浦诺维总经理罗华在上述活动中坦言,“GLP-1及整个多肽领域是非常火热的,但同样也非常卷,像我们这种小公司如果单打独斗是没有办法走下去的。”
“在这一赛道中首先要明确差异化发展,包括现在GLP-1中最后的减肥药市场,并非用药后体重减轻得越多越好,而是要有一个度,要考虑减肥的速度与减肥的效应达到平衡。同时也要考虑药物的副作用,例如,我们在做动物实验时发现多靶点效果可能会更好,但可能也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副反应,这一变化即是过度的。因此在研发中不仅要注意药物的效果,还要考虑药物的副作用。”罗华指出,“在差异化发展方面,可以从不良反应方面改良做创新性的测试,考虑如何减少不良反应,增加人群的适应性。此外,包括剂型的改良、质量控制、提高生物利用度等方面均有创新的空间。”
在GLP-1上下游产业链中,企业们不仅在卷药物,亦在卷产能和成本。随着糖尿病市场及减重市场对GLP-1产品的需求量激增,各企业也在持续扩增产能。
日前,诺和诺德对外宣布投资41亿美元,以扩大公司在美国的制造产能,其计划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克莱顿建造第二座灌装和精加工制造工厂,增强其生产司美格鲁肽相关药物——“维格威”(Wegovy)和“诺和泰”(Ozempic)的能力。
南京工业大学教授苏建斌在上述活动中表示,药物从0~1需要很多创新,在工艺层面的创新也非常重要。“如果工艺改良,提高产能,也能够降低成本,能让老百姓用得起药物。”苏建斌进一步称。
艾捷博雅创始人汪群杰进一步从工艺改良及差异化方面解释如何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从我们上游企业而言,我们更多的是为大家提供一个工具,这一个工具能够为成药提高效率,带来价值。具体来看,从多肽领域来看,这一个改良过程就是帮助企业达到差异化的目的,或者协助企业定制化或开发新的材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