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脱口秀 | 汤唯的好运

有一个当导演的老公是幸运的,比如刚演了导演金泰勇新片《梦境》的汤唯,即使这次没有美出新高度,其整体表演也显出前所未有的自然松弛,让人领略到文艺女神生活化的一面。尤其是她为人妻为人母之后的变化,被金泰勇敏锐捕捉且呈现,导演拍的恐怕也是自己眼中的妻子,在这个意义上,《梦境》分明就是他写给汤唯的一封情书。
为了写这封情书,《梦境》动用了孔刘、朴宝剑、裴秀智等一线演员,还祭出软科幻这一类型。电影招致一些负面评论的原因也是在此,比如浪费豪华阵容,也包括说是关于AI人的故事,如果拿去与《上载新生》等同类题材相比,很有些捉襟见肘,因为它骨子里还是不折不扣的文艺片。中年人玩小清新并不丢人,如果是以丈夫的名义来观照爱妻,那么一切对于影片的质疑似乎也有了名正言顺的合理性。但这些话偏不明说,缱绻爱意还要欲迎还拒地藏在多条故事线索底下,倒不如更坦诚一点:这就是献给爱人的作品。人家导演作品有“含涛量”,金泰勇的作品有“含汤量”再正常不过。
图片
走入婚姻生活的汤唯,现实中是什么状态,从这部电影里可窥一二。她在电影里是一个虚拟世界中的AI人,通过电话视频与现实世界中的母亲和女儿嘘寒问暖。但她并不知现实中的自己已经死去,这个AI人入戏太深,最后甚至要冲破两个世界的界限,完全因为母爱无敌。对待女儿、对待鲍起静饰演的母亲,她这个三代之间的夹缝人,不仅始终维持着一位东方女性的诸多美好品质,还带有一种近乎天真的雀跃少女感——当然,这不是鼓吹女明星们必须逆龄成长,而是演员身上的这一特质并未被婚姻生活磨砺与消耗,你可以将其解读为独立、热情、勇敢等等。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她既要当妈妈,又要当女儿,就如同黄舒骏歌里写的情人,“她那种像是母亲,又像是女儿的安慰,我想在这世间,她不会再给谁。”导演舍不得把她托付给任何男星,除了慈眉善目的孔刘,当年《晚秋》里的浪子玄彬显然已经不能完成此任。
汤唯近年演艺事业风生水起,未必全部靠着运气。新近出版的《李安访谈录》里,李安在2010年接受采访时形容汤唯“很情绪化,喜怒无常”,能很快进入片场气氛,但后来就会走神。这样的评价显出导演调教新人的严苛,这是演员的幸运,更大的幸运还在于电影拍完后,李安还在帮助汤唯从角色中走出来,“过去,我认为这不是我的工作。”演员未必就是导演用完即弃的工具人,他们的演艺成就也仰仗于诸多推手接力棒式的慈悲,比如李安、江志强,以及成为家人的金泰勇。据说汤唯现在挑选剧本非常严格,按照《梦境》剧本的成色,如果不是出自金泰勇之手,她接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换过来讲,如果不是因为汤唯,金泰勇也不会拍这部《梦境》。这是二人以电影为媒介进行的又一次感情互动,也可能是《梦境》这部电影的最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