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郡工巧 琢玉成器

图片
  子冈款青玉合卺杯 资料图片
图片
  子冈款玉荷叶洗 资料图片
图片
  子冈款茶晶梅花花插 资料图片
图片
  青玉薄胎餐具 资料图片
图片
  “秋语江南”系列之银杏 资料图片
图片
  莲莲有鱼 资料图片
图片
  “山川之见”系列之一 资料图片
【艺匠中国·苏州玉雕】
  苏州玉雕,因其温润雅致、精巧秀丽的特质而闻名。明清时期,苏州玉器的琢治工艺达到极高水平,尤以细腻、精巧、空灵、飘逸享誉天下,并以琢玉嵌宝名家陆子冈为代表,开启了“诗书画印”入玉的新风潮,赋予苏州玉雕以江南文气古韵,进一步发展出独特的苏作韵味并延续至今。
“玉”喻美德
  考古发掘证实,距今六七千年前的苏州地区已有玉器出现,如苏州唯亭镇草鞋山遗址中就发现了精美的玉琮。据南宋范成大所著《吴郡志》记载,苏州最早出现琢玉的工坊和名匠,可追溯至唐和五代时期,北宋朝廷也曾在苏州设立造作局。
  在《礼记》中,玉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内涵,如“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体现了玉的重要地位及其与国人的关系。玉的“五德之美”源于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其云:“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不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玉的“仁德”主要体现在其温润雅致的特性;“义德”指向玉的品质表里如一;“智德”表现为敲击玉器时发出的和悦悠扬的声响,如同智者发出的智慧之声;“勇德”意为纵使刀刃划过也不易留痕,显示出玉的坚贞和百折不挠;“洁”则表示人如玉一般清澈剔透,拥有洁身自好的品质。这些美德不仅体现了古人对玉的重视和喜爱,更彰显出玉所拥有的丰富的审美维度。因此,精美的玉雕也成为文人雅士高尚品格的象征。
  明清时期,苏州文人对玉更是青睐有加。明末画家文震亨在《长物志》中对玉的文化内涵进行了阐述,认为玉之美,不仅在于其外在的温润光泽,更在于其内在的品格和气质,强调了玉与人之间的紧密联系。此外,人们常以“玉立”一词形容人如玉一般操守坚定,保持内心的纯粹,不为外界的各种诱惑所动摇,正如《论语》中所言“君子如玉”。
“玉”见苏作
  苏州玉雕的艺术特点主要表现为雅与细。雅即雅气、文人气,雅致而不粗俗,带有浓厚的人文气质;细则是精雕细琢、巧夺天工。苏州玉雕以文人喜爱的物件为主,多为炉瓶、鸟兽等陈设摆件,以及珮、坠、环、簪、镯等,材料多采用名贵的白玉、翡翠等。其制作分为选料、开料、设计、雕刻、抛光等多道工序。在整体设计上,苏州玉雕展现出文人雅士的审美趣味,形成了“文人玉雕”的独特风格。同时,历代苏州工匠在玉雕创作中融入丰富的历史故事、神话传说和民间风俗,使得每一件作品都充满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情怀。
  明清时期,苏州玉雕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以工妙而闻名京师。宋应星曾在《天工开物》中盛赞苏州玉工:“良玉虽集京师,工妙则推苏郡。”当时最为知名的苏州玉雕名家陆子冈,大胆创新,一改传统玉器之风,人称“鬼斧神工”,其自创的“子冈牌”声名远播。《苏州府志》中也记载:“陆子冈,碾玉妙手,造水仙簪,玲珑奇巧,花如毫发。”其代表作有故宫博物院所藏子冈款青玉合卺杯,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子冈款白玉“海屋添筹”方盒、雕玉竹节臂搁、白玉簪等。其中,“海屋添筹”方盒以仙鹤、海涛、宫殿为装饰内容,四壁均有浅浮雕山茶花,右上角以草书阳文刻四字,做工精美、设计巧妙,乃传世之作。
  清代初期,苏州专诸巷成为全国知名的琢玉中心,并出现了“光玉行”“打眼行”等专业作坊。乾隆帝曾写诗称赞:“相质制器施琢剖,专诸巷益出妙手。”从玉文化研究专家杨伯达所著《仿古玉》一书中可知,出身于苏州专诸巷玉工世家的郭志通、姚宗仁等人,曾为清宫造办处玉作名匠。乾隆元年,宫廷建造如意馆,苏州成为宫廷玉料的供应地,苏州玉匠更是参与了造办处玉器的加工与制作等任务。
  乾隆时期,主要来自中亚地区的痕都斯坦玉器,凭借独特的艺术风格、浓厚的异域风情赢得了宫廷的喜爱。痕都斯坦玉器主要以日用器为主,如橄榄式碗和杯子等,并多采用植物纹。痕都斯坦玉器常以纤细的金丝或银丝在玉器表面勾出花纹,并且多镶嵌各种玻璃、宝石、金银片或玉片,展现出华丽的风格。乾隆帝曾专门下令专诸巷仿制“痕玉”,因此,在苏州玉雕中可以看到许多借鉴了痕都斯坦玉器元素的作品,如在玉上錾刻诗文,或是在胎体上镶嵌红色料石等。由于对异域风格的借鉴,苏州玉雕获得了进一步发展,呈现出更加多元的面貌。
“玉”艺传承
   苏州玉雕在岁月的长河中不断流传,并在一代代匠人的手中传承创新。
  当代苏州玉雕仍以中小件器物为主,并多以和田白玉为主要材料,涉及人物、动物、花鸟、山子、器皿等,做工精美、设计雅致,倍受大众喜爱。自2008年以来,苏州“子冈杯”玉雕精品展的持续举办,也为提高苏州玉雕的影响力发挥了积极作用。
  当代苏州玉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融入了现代设计元素,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新一代苏州玉雕传承人与时俱进,致力于探索新的设计语言和表现手法,大量新作展现出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共生之美。如“青玉薄胎餐具”系列作品采用了薄胎工艺,体现出精、细、雅、巧的特点,将精美繁复的花纹与薄如蝉翼的器壁相结合,展现出当代苏州玉雕的巧妙构思与匠心琢磨。同时,艺术院校培养的年轻一代玉雕人才锐意探索,创作出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如“秋语江南”系列作品一改传统玉雕的造型方式,将平面设计与现代雕塑语言相融合,以透雕、浮雕结合的方式表现空间的虚实关系,凸显作品的唯美意境。此外,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收藏的“速写江南”系列作品,则以江南水乡为题材,以线面结合的写意方式展现了水乡民居的独特意蕴,为当代苏州玉雕的创新提供了新的思路。
  玉,如同一位恬静的智者,默默地诉说着中国数千年来亘古不变的文化之美。苏州玉雕,这门古老而富含人文精神的技艺,经由一代代匠人的双手,焕发出无限的生机。在专诸巷的碾玉声中,在赏玉人的把玩摩挲中,苏州的文气和古韵被注入每一块玉石中,展现出独特的东方美学意蕴。
(作者:金晖,系上海大学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