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人聚会有多可乐?酷酷的滕爆梗不断,马东控票吕严差点没配合上

怎么办,感觉《喜人奇妙夜》的衍生节目《现在开始喜人聚会》比正片还好笑。
40多分钟的节目,大家坐在一起聊天,玩游戏。
大家都是搞喜剧的,氛围又很轻松,所以,笑点格外密集。
图片
本文,叨姐就来盘盘第一期喜人聚会那些爆笑的梗。
图片
1.爹来了。
酷酷的滕入场,张嘴就是一句:“孩子们”。
图片
看到马东已经落座,有点不好意思。
马东多玩得起啊,起身大喊:爹来了。
图片
你们相声世家的人真是一点不怕认爹啊。
酷酷的滕还能怎么办,只能跪地以示尊敬了。
图片
后期也是非常会搞事,配上了酷酷的滕在作品中的台词:咱俩谁是谁的爹。
这一来就更好笑了。
2.他们是多巴,你是“氨”。
这期节目服装的主题是“多巴胺”。
图片
吕严指着黑T的王天放问:他“多”哪儿了。
王天放表示,自己没有别的颜色的衣服。
图片
穿着跟桌布一个颜色的何欢反应非常快。
他拉起桌布:那你就应该像我似的找个桌布剪一块。
图片
马东有自己的解读:他们就都是“多巴”,你是“氨气”的一部分。
图片
3、谁是土豆?
马东cue吕严,说上次见面的时候,吕严,邓帅,何欢正在为起队伍名字而苦恼,没想到起了个“量子力学”。
吕严表示,确实是想不出来了。
图片
马东搞事情,说我觉得在自己的搭档身上找到一些优点和美德,就能够自然产生出一个名字。
图片
天放吐槽:那更起不出来了他们。
图片
马东补刀:你认真地爱自己的队员怎么会想不到名字呢?
吕严让何欢说说他想的名字。
何欢说:地三鲜。
图片
马东称赞:这多美啊。
吕严一脸嫌弃地吐槽:谁是土豆呢?
图片
众所周知,地三鲜就是茄子青椒和土豆。
图片
吕严这个吐槽太精准了,不愧是中国第一吐槽人。
最搞笑的是酷酷的滕说:但是吕严在很多的时候也就是土豆啊。
这还真是实话。
图片
吕严说自己跟酷酷的滕去参加演出,有观众认出来,叫他们土豆吕严。
但在观众眼中,吕严是土豆,酷酷的滕是吕严。
吕严不解感慨:为什么啊!
图片
后期配上土豆的台词:我是你的双胞胎哥哥呀。笑死。
图片
4、他是猝死。
节目里,喜人们一起玩狼人杀。
罗圣灯自告奋勇担任法官,但实在不熟练。
图片
先是把查验的狼人示意为好人,幸好及时反应过来,重新告知预言家。
又在白天忘记了猎人何欢已经被刀,且女巫没有解救,宣布是平安夜。
图片
节目组的导演看不下去了,提醒他猎人没了。
罗圣灯赶紧找补,宣布何欢被刀。
图片
酷酷的滕吐槽:那跟狼人没有关系,他是“猝死”,因为已经天亮了。
图片
虽然离谱,但又很合理是怎么回事。
5、那就说明你睁眼了。
狼人杀环节,天放表现突出,第一天就裸点三狼——马东,酷酷的滕和邓帅。
图片
游戏结束后,发现自己居然全点对了,震惊又兴奋。
图片
酷酷的滕吐槽:那就说明你睁眼了。
图片
不愧是亲队友,你就不能信人家是玩得好,或者直觉准吗?
6、我是老年。
马东是第一夜被预言家查验的狼人。
复盘的时候,他说:刚才朱美吉(预言家)说验了一个中年狼,我说这桌里我不算中年,我是老年,不是我啊。
图片
天放吐槽:他以为验的何欢。
图片
听到这话之前的何欢:嘻嘻。
听到这话之后的何欢:不嘻嘻。
图片
不过话说回来,马东也才56岁,跟老年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何况他总是跟年轻人一起做节目,心态很开放,所以,给人的感觉远远比他实际的年龄年轻。
图片
7、吕严太抢戏了!
大家在复盘狼人杀的事后,吕严一直在玩手里的小道具。
图片
马东宣布要在全场选出一个大家最想吐槽的“不争气的小东西”。
图片
桌子另一头,吕严的位置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只见吕严的额头上有一坨白白的东西。
图片
原来,他把捏捏乐捏爆了。
酷酷的滕吐槽:你说这个人为啥会自己惩罚自己呢!太抢戏了。
图片
说完就跟吕严贴贴:得亏我坐他旁边,要不咋整啊。
图片
看似他吐槽,实则夸奖,美美蹭镜头是吗?
8、我是那心眼大的人吗?
在选谁是那个“不争气的小东西”时,酷酷的滕提名王天放。
图片
原因有二,一是王天放玩得不够好,二是如果是王天放,惩罚的时候比较能下得去手。
至于不能投的人,那肯定是马东,理由是你惩罚完他,他不惩罚你啊。他不惩罚你,米未不惩罚你啊。
图片
小伙子人情世故拉满了哈。
马东也顺坡下,自嘲:我是那心眼大的人吗?
图片
这叫啥,说你胖你就喘是吗?
9、马东“控票”,吕严差点没配合上。
提名完毕后,大家集体投票。
罗圣灯5票,王天放4票,酷酷的滕2票。
图片
马东打算搞事情,于是cue投给酷酷的滕的吕严,明面上是问他到底指的哪儿,实际上就是暗示他改票。
图片
吕严没get到,说自己指的是酷酷的滕。
图片
看马东欲言又止,吕严指向了罗圣灯。
不是,怎么有点不太聪明的样子。
罗圣灯本来就比天放多一票,如果马东是让罗圣灯当选,还有什么改票的需求呢?
马东只能继续释放信号。
图片
吕严这才反应过来,改投王天放。
都这样了,马东还要演一波,问吕严:你没改票吧?
吕严总算是配合上了,连声表示:没改没改。
图片
然后一指酷酷的滕:我把他认成王天放了。
图片
行,睁眼说瞎话是吧。
如果是这样,下次吕严和枯藤再出去演出,就叫他们酷酷的滕。
吕严是酷滕,酷滕是王天放。
10、为啥不能是两个人。
按理说,罗圣灯跟王天放平票,应该PK一轮。
图片
在整个狼人杀游戏中都没机会发言的刘思维表示为啥不能是两个人呢?
这话正中马东下怀,当即宣布,用一根绶带把两个人捆一块。
图片
虽然王天放很拒绝,但抗议无效。
这两兄弟不仅要被捆在一起,还成了打卡点。
图片
喜人们纷纷摆出姿势,打卡留念。
最后甚至还要来个大合影,公开处刑了属于是!
图片
大合影的时候,酷酷的滕跳起来,脑袋撞到了吕严的头。
图片
于是,合影里的吕严就成了捂脸娇羞的样子。
虽然知道吕严可能很疼,但对不起,这真的很好笑。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